神一般的責任,地獄般的設計費!建築師吐苦水 吳思瑤籲強化黨派遊說力

2016-03-06 19:04

? 人氣

建築改革社前社長、建築師呂欽文。(曾原信攝)

建築改革社前社長、建築師呂欽文。(曾原信攝)

「解密黑盒子:翻轉政府建築(公共)工程的思考」講座6日下午在學學文創展開,建築業者紛紛對當前法令、制度現狀的缺失大吐苦水。建築業者表示,台灣建築師要負擔「神」一般的責任,卻只有「地獄般」的設計費,還有權責不清等諸多問題,立委吳思瑤則當場呼籲建築業者們強化黨派遊說力量,讓政府看到他們。

對於政府的公共工程,曾永信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總監曾柏庭在座談中表示,台灣的政府好像是用「省錢」來決定一項公共工程,而不是以「讓民眾享受好的建築工程」以及「幸福」的角度來監督納稅人的錢,這與國外很不同,他認為,政府的願景很重要。

台北市政府公共建築工程展。
台北市政府公共建築工程展。

建築師:政府的願景很重要

曾柏庭舉例,他關心國內標案,日前發現,台灣要蓋一座國際認可的圖書館,邀標條件卻以每坪不到14萬作為邀標的預算條件,差不多就是桃園、台北的國小國中校內建設的價格,但這竟然是要蓋國際認可圖書館的價錢!

曾柏庭說,在台灣的法律與實質參與面,建築師被賦予的責任,已經接近「神」了,大學四、五年的建築教育中,要學會機電、排水、空調、消防,但這每一項都是需要耗時5年的專業,建築師卻像神一樣包山包海都要會,「神般的責任,地獄般的設計費」,他認為,改變的方式是把權責分清楚。

美國制度:設計、監造分開

他提到美國建築學會的例子,美國設計、監造分開,監造僅被賦予「觀察」(observation)的任務,像是綁鋼筋時,台灣的建築師有責任督導綁鋼筋,但美國的建築師卻沒有權力告訴工人綁錯了,建築師的責任只在回報業主,營造廠與業主分權,建築師只有「觀察」的責任。曾柏庭認為,建築師哪能擔起像台灣這樣多的權責。

對於公共工程的設計費問題,曾柏庭表示,10%的前期規劃費,常常被政府以規劃爭取預算用途取消,獲利瞬間只剩90%,另外有45%的建築設計費,不但過程工作量大、時間久,要向政府申請很久才有錢,若工程有複雜的設計,需要10個顧問,費用也得自己承擔起來,所以建築師都嘆錢難賺。

為政者的積極態度是推動參與者的重要指標

談到台灣的法規對於建築業創新的助益,建築改革社前社長、建築師呂欽文表示,為政者的積極態度是推動參與者的重要指標,有些契約、參與招標文字可以看出為政者的積極性,若看到八股的文字,限定這個那個,會讓熱情的民間業者覺得「熱臉貼冷屁股」。

參與討論的立委吳思瑤則表示,她今天聽到建築界的聲音,政府的視野會影響立法部門的視野,因為錢是行政部門所擬、立法部門審議。她指出,昨天陪同準總統蔡英文向牙醫師工會團拜,牙醫師們也要求要訂定專法、要求給予不同的制度,跟今天建築師們要求的東西一模一樣。她強調,若建築界的黨派遊說力量更強一些,政治人物就有很大的壓力,要去回應民間聲音,這是建築界要多一點努力的地方。

台北市政府公共建築工程展。
台北市政府公共建築工程展。

吳思瑤:兒童的美學教育很重要

針對今天討論的議題,吳思瑤也提到,兒童的美學教育是很重要的,萬事從「教育」做起,若學校採購的課桌椅不是用最低的價格取得的,而是具有美學的,那學生就有不一樣的視野。吳思瑤說,她曾前往美國東部的學校,頂尖的學校都有博物館,她問,台灣能這樣做嗎? 

她指出,台灣很民粹,民眾要求政府「你給我省錢」、「不要花大錢」,但2016年台北市政府在辦設計之都,她問現場的民眾「有誰記得這件事?」她認為,應該要用這一年改造僵化的行政體系、政府思維、好好檢討各界的相關法令,這是一個起點。

今天原定是北市府都發局長林洲民與民間建築業者的對話,但林洲民臨時有會議而取消出席。對此,建築改革社前社長呂欽文表示,安排很久的講座,局長卻沒來,他很遺憾。今天業者的苦水全吐向出席的立委吳思瑤,希望她能協助在國會監督中央政府、推動立法,改革建築師當前的處境。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