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極地戰略
  •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經濟佳需靠稅制的健全與廉能政府

作者認為,合理的稅制、銀行借貸、股市交易、外匯等金融運作,能夠把資金在適當的時機以適當的數量交給需要的人,所以形成了發展經濟的正循環。(圖/Pixabay)

作者認為,合理的稅制、銀行借貸、股市交易、外匯等金融運作,能夠把資金在適當的時機以適當的數量交給需要的人,所以形成了發展經濟的正循環。(圖/Pixabay)

蔡英文總統釋出分享經濟紅利想法,使得超徵稅收再次成為話題焦點,工商團體反對稅務獎勵金助長惡質查稅?全國工業總會指出稅務人員分內外勤,沒獎金的人不做事,有獎金的人拚業績,全國商業總會也強調為了獎金,稅務人員可能把企業申報發票列為不合規定剔除,刁難企業必須補稅,是否因此而超徵?從2014到2018年超徵稅收約新台幣5,800億,主要來自政府稅制不透明、非法課稅,並非政府所提是因為景氣好。

適逢內閣總辭,民間呼籲新內閣將稅法打掉重練。此事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由來已久,從93年超徵486億、94年超徵1877億、95年超徵1295億、96年超徵1191億、97年超徵195億、98年金融海嘯短徵2538億(財政部有發新聞稿解釋)、99年超徵46億、100年超徵687億、101年歐債危機短徵258億(財政部有發新聞稿解釋)、102年歐債危機短徵296億(財政部有發新聞稿解釋)、103年超徵1088億、104年超徵1878億、105年超徵1278億、106年超徵960億、107年超徵888億,官員不斷讓數字灌水,而國家則根據這些數據要求它的人民要達成稅收目標,平民老百姓只能承受超出原本該負荷的稅收…這不擺明景氣沒那麼好卻年年超徵嗎?

國人買賣陸股的所得屬大陸地區來源所得,須併入台灣所得申報繳稅。(圖/Pexels@pixabay)
作者指出,如果只要維持國家正常的營運開銷,其實正常的稅收不但能應付而且大大有餘,偏偏政府好大喜功或另有圖謀,為一些財團或地方派系的利益開鑿一扇財務方便門,使得利益均霑。(圖/Pexels@pixabay)

歷史有跡可循,如果只要維持國家正常的營運開銷,其實正常的稅收不但能應付而且大大有餘,偏偏政府好大喜功或另有圖謀,為一些財團或地方派系的利益開鑿一扇財務方便門,使得利益均霑。國庫的稅收被耗盡,地方百姓被過高的稅收壓榨,最終累積民怨,從選舉中想推翻無能的政府,可是換了新政府也無法改變官僚體系的運作,人民忍耐度越來越不耐煩,媒體也點出當前的困境,地方蓋了多少蚊子館,無作為的立法院和監察院,還有司法幫、財金幫、交通幫等等拉幫結派,吸蝕百姓血汗錢,就好像三頭怪獸,困住無法伸展的政府龐大體系,造成無效率的行政以及處處可見的浪費公帑,政府仍繼續推動未可驗收的前瞻計畫。百姓不禁要問錢從何處來? 錢從何處去!

最近筆者拜讀金老ㄕ評《龍椅背後的財政祕辛》他說作者郭建龍先生,透過具體的數據統計以及資料收集,以經濟學的角度觀看中國各朝各代的變化。比起抽象道德、才能,鉅細靡遺的數據很多時候更能客觀的呈現事實。同時也在啟示:一個人下決定的背後,往往在無形中受到時代限制下的環境影響。無怪乎古人對於智者的一種解釋是:「聖之時者」(明白時代趨勢且識時務的人);而成功的領導者孫權更說過:「能用眾力,則無敵于天下矣,能用眾智,則無畏于聖人矣。」說的正是明白趨勢並善用力量的重要性。政府有三大撈錢途徑,看了這本書,你會發現現代執政者其實作風不難預料。

《龍椅背後的財政祕辛》本書告訴我們,國家的興盛或滅亡,全都藏在財政祕辛裡。本書在敘述這些歷史教訓時,會試圖尋找其中的規律,為現代社會經濟的池塘中,摻入一點古人的眼淚。在漢初,朝臣不插手經濟營運;後來,他們以私人身分涉足商業。而自武帝賣官之後,官員和商人就徹底合流了。宣帝時期經過大臣們的分析後,認為是吏治出了問題,如果要進一步發展民間經濟,必須整頓官場。與現代的肥貓財經幫等有雷同之處,使國家走向極盛或衰敗的邏輯,到底是什麼?歷史永遠是一面鏡子,只是今人一直重蹈覆轍。

筆者在網路上看到《全民拼經濟要學英國荷蘭》一文有感:荷蘭原為西班牙王國的屬地,遭哈布斯堡王朝橫徵暴斂,荷蘭人民奮起革命,經歷了八十年戰爭(1568~1648)才成立荷蘭共和國。英國經濟學家席克斯(John Hicks,1972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著有專書(A theory of economic history) 深入研究工業革命,他寫道:「工業革命真正的動力並非單純技術上的革新,而是金融革命」、「工業革命需要金融革命」、「工業革命不得不等候金融革命」。我們以為工業革命的成功是靠科技?原來也是靠稅制的健全與廉能政府所締造出來的!

合理的稅制、銀行借貸、股市交易、外匯等金融運作,能夠把資金在適當的時機以適當的數量交給需要的人,所以形成了發展經濟的正循環。相反地,橫徵暴斂正如殺雞取卵,會毀滅一個經濟體,此刻正是考驗台灣當局領導者的智慧,當正規的稅收,不足以養活龐大的官僚體系時,政府就會想辦法尋找新的方法來獲得收入。古今中外,各國王朝的衰亡,也代表著財政危機所引起的失衡,已經到了該全盤檢討的地步,以維持國家正常的運轉。

*作者為退休人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