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總統級人脈撐腰,哈佛法學大師謢航 美國億萬富豪「權勢性侵」經典案例

2018-12-11 06:10

? 人氣

美國億萬富豪性侵犯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中)(AP)

美國億萬富豪性侵犯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中)(AP)

他被指控長期性侵數十名未成年少女,有些遠從東歐或亞洲運來供他享用,還會與好友分享自己的「性奴隸」。結果東窗事發之後,他只被判刑1年6個月,而且只服刑1年1個月就逍遙出獄,而且他「坐牢」的方式與眾不同:郡政府特地為他安排閒置的牢空,每周有6天1天可外出12個小時……

為什麼?因為現年65歲的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是一個億萬富豪,他的朋友包括現任共和黨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與前任民主黨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川普長年在女人堆中打滾,經常參加艾普斯坦舉辦的派對,2002年受訪時說:「我認識艾普斯坦15年了,很棒的傢伙,有趣極了,和我一樣喜歡美女,而且特別喜歡年輕一點的。」多次傳出桃色醜聞的柯林頓,經常搭乘艾普斯坦的波音727(Boeing 727),那架私人客機的暱稱「蘿莉塔特快號」(Lolita Express)道盡了一切。

美國億萬富豪性侵犯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AP)
美國億萬富豪性侵犯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AP)

艾普斯坦在紐約曼哈頓(Manhattan)有一幢9層樓、4600平方公尺的豪宅,在佛州棕櫚灘市(Palm Beach)有一幢渡假別墅,離川普的海湖莊園(Mar-a-Lago)不遠。2005年3月,艾普斯坦遇上大麻煩,一位女性指控他以300美元的代價,誘拐她才14歲的女兒到他的別墅為他裸體按摩。

警方與檢方很快就查出艾普斯坦是個貪得無厭的戀童、性侵與召妓慣犯,案情如滾雪球,聯邦調查局(FBI)也介入,數十名女子受害案例浮現,其中大部分都不滿18歲,有許多是從國外「進口」,艾普斯坦自己「享用」之餘,還「分享」給好友──例如英國的約克公爵(Duke of York),也就是女王的次子安德魯王子(Prince Andrew)。換言之,艾普斯坦不僅戀童、性侵、召妓,還涉及人口販運、賣淫等重罪。

不過,熟悉OJ辛普森(O. J. Simpson)凶殺案的人,應該不難想像艾普斯坦會怎麼做。他很快就組成一支「夢幻律師團」,請來雷夫寇特(Gerald Lefcourt)、布萊克(Roy Black)、史達(Ken Starr)、德蕭維奇(德修茲,Alan Dershowitz)等王牌。後者尤其值得大書特書:史達就是當年差點讓柯林頓被彈劾下台的獨立檢察官(Independent Counsel);至於德蕭維奇,根據台灣一家出版公司的簡介:

哈佛大學法學院菲立克思.法蘭克福特(Felix Frankfurter)講座教授。1962年自耶魯法學院畢業,28歲時即成為哈佛大學法學院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全職教授。為美國一流的辯護律師與著名的人權自由鬥士,同時身兼演說家、書評家、作家等身分。其著作包括:《性別麥卡錫主義–談史塔調查》、《合理的懷疑︰辛普森案與美國刑法制度》、《德蕭維奇法庭回憶錄》、《法律的創世記─從聖經故事尋找法律的起源》……等。

這個「夢幻律師團」針對艾普斯坦案的被告、警察、律師與檢察官,做了撲天蓋地的調查與挖掘,蒐集各種與案情相關或不相關的細節與問題,由那位哈佛法學大師負責匯整,一籮筐又一籮筐倒給法院,讓檢方窮於應付。

因此,儘管當時佛州南區聯邦檢察官阿科斯塔(Alexander Acosta)準備了洋洋灑灑的53頁訴狀,儘管法界普遍認定「無期徒刑」是艾普斯坦罪有應得的下場,他還是在事發2年後拿到一份「終身難逢」的認罪協議:只認兩項違反州法的召妓罪,「坐牢」13個月,賠償一部分受害者,終身登記為「性犯罪者」(sex offender)。哈佛法學大師後來得意洋洋地說:「我們的律師壓倒對方」。

但法網恢恢,艾普斯坦這十多年來持續要應付多項刑事與民事官司,那位哈佛法學大師甚至也幾度被拖下水淪為性侵案被告。此外,飽受艾普斯坦律師團騷擾的受害人律師愛德華茲(Bradley Edwards)也提出妨害名譽罪告訴,迫使對方在本月4日以道歉、賠償的方式達成和解。

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侵案受害人律師愛德華茲(Bradley Edwards,中)(AP)
艾普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侵案受害人律師愛德華茲(Bradley Edwards,中)(AP)

不僅如此,《邁阿密前鋒報》(Miami Herald)上個月底推出一套精彩的調查報導,全面揭露11年前艾普斯坦律師團的伎倆與聯邦檢察官的失職,而且顯示那「終身難逢」的認罪協議有一個致命傷:沒有將協議內容充分告知每一位受害者,明顯違反《犯罪受害人權利法》(Crime Victims' Rights Act)。

在#MeToo風潮的鼓舞之下,有不少如今已成年的受害女子準備站上法庭,說出自己的故事,期望推翻2007年那份踐踏她們人格的協議;愛德華茲準備再戰一回,艾普斯坦的賠償金正好充當戰費。當年對艾普斯坦高抬貴手的檢察官阿科斯塔,如今官拜川普政府的勞工部長,近來面對媒體質問,一直不願多做說明,國會多位議員已表示要展開調查,。

艾普斯坦的夢幻律師團可能要重新整隊,也許再度重金禮聘哈佛法學大師領軍。但是在#MeToo的年代,面對勇敢的受害者與她們鍥而不舍的律師,還有追根究柢的媒體,權勢與財富薰天的性侵犯艾普斯坦,這回未必有勝算。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