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福擘劃人類四大自由 改變世界75年

2015-08-04 14:30

? 人氣

刻有四大自由的石牆。(取自推特)

刻有四大自由的石牆。(取自推特)

距今75年前,1940年的美國國慶日,時任美國總統的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邀請十幾名記者到他位於海德公園(Hyde Park)的家中,這次記者會也催生了往後影響人類且改變世界甚鉅的著名「四大自由」(the Four Freedoms)。

留給後世些什麼

在第8年的總統任期,羅斯福正式宣布準備把總統圖書館過戶給美國政府,所有政治觀察家大都對他的決定感到擔憂,當美國這艘巨船準備渡過二戰的狂風暴雨摧殘而邁向穩定航程的同時,這位舵手卻似乎想下船了。

私底下,羅斯福向妻子愛蓮娜(Anna Eleanor Roosevelt)承認,他認為自己的步調慢了下來,已不像從前那般對政治充滿熱情。自1938年的期中選舉開始,國會中無論是共和黨或是民主黨的南方議員都堅決反對進一步擴大美國領土,此舉也扼殺了許多國內立法的新希望。

歷史上,羅斯福的新政當時似乎已經結束,時任司法部長的傑克森(Robert Jackson)晚年回想,認為羅斯福已經完成了一個總統在內政上所有能做到的任務。

回到海德公園,社會上的輿論猜測羅斯福仍將投入第三任的總統競選,當年7月5日,羅斯福在他退休後準備用來當作研究室的新房間內召開臨時記者會,這場重要記者會的受邀者事前卻幾乎不了解其重要性。

站在桃新花木的書桌後,用天馬行空的方式,羅斯福開啟了他最著名的一場演講,也扭轉了日後人們對於自由的想像。

「四大自由」的催生

身為當時尚未參戰的美國領導人,羅斯福在關於歐洲問題的討論中告訴記者,他認為最重要的自由是「訊息自由」(freedom of information),這個詞彙甚至比新聞自由更加重要,由於這關係到所有種類的訊息,這個國家的居民能獲得各式各樣的資訊,而不用經過任何審查,居民能在國家或是世界上的每個角落接受新聞,也能擁有各式各樣的溝通模式。

同時,他也提出了另外三個普遍的自由,包括「信仰自由」(freedom of religion)、除非主張推翻政府,否則人人皆有「表達自我的權利」(freedom to express one’s self),以及主張人們要有「遠離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無論是任何國家或政府,皆不能威脅人民的生命安全。

《費城詢問報》(Philadelphia Inquirer)的記者哈尼斯(Richard Harkness)持續追問,他補充第五個自由應該是「免於匱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像是開放自由貿易等。而羅斯福也回應,他認為免於匱乏的自由從另一方面來解釋即是降低國與國間的障礙,使雙方文化能進行交流,而經濟問題應擺在第二位,但他認同這的確是第四個重要的「自由」。

國情咨文救新政

然而,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羅斯福已著手爭取下一次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的總統提名,他預期全世界的動盪即將發生,需要一位強而有力的美國領導者。而他繼續討論根本的問題,那就是該要「繼續追尋這些自由」或是「直接放棄」。

無論有意或無意,這場演講無疑是羅斯福的里程碑,為隔年1月6日的《國情咨文》演說(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打下基礎,也造就了世界知名的「四大自由」。

當羅斯福為權力奮鬥時,他也藉由妻子愛蓮娜(Eleanor Roosevelt)在報紙的專欄「我的日子」(My Day)傳達了對美國獨立革命不朽遺產的感慨。在專欄中提到,羅斯福希望生活在一個國家,能夠自由加入任何宗教組織,在法律的前提下表達自己的想法,能擁有工作的權利,且其他國民也有平等的機會能得到教育、醫療與娛樂。

這篇文章普遍被認為更能詮釋「不虞匱乏的自由」,雖後來有評論者認為,羅斯福之所以強調這個概念,是為了拯救在戰爭中受阻的新政(New Deal)。

戰爭中的道德指標

「我們所追求的世界秩序,是為了讓自由國家展開合作,共同生活在一個友好文明的社會中。」在與記者密會後的半年,來到二戰戰事最慘烈的時期,歐洲大陸掌控在納粹德國的手中,英國僅能隔海相望無法提供有效的支援,而美國又採取孤立主義,由於歐洲的存亡對美國事關重大。當時焦慮的羅斯福在採取了一連串強硬的方法後決定放棄,他要執行不同以往的手段。

有別於希特勒動用武力建立的歐洲新秩序,羅斯福則提出「道德秩序」(moral order),肇基於他先前提出的人類四大自由,「我們的對外政策是基於對所有國家人權和尊嚴的尊重,而正義的道德力量必將獲得最終的勝利。」

而當美國捲入一系列戰爭後,漫畫家洛克威爾(Norman Rockwell)將四大自由以生活化的方式畫出,利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讓美國人了解,其實四大自由與生活息息相關,在國家需要團結的時候,成功增強了美國人的愛國心、價值觀與凝聚力。

「他用信仰戰勝了恐懼,將美國政府變成了正義的工具。」美國《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稱,四大自由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了美國的國界,持續不斷的影響世界。

自由仍需奮鬥

雖然四大自由目前仍受爭議,不少保守派人士認為,四大自由中免於匱乏與恐怖的自由是羅斯福為新政解套而提出的自由,而非美國人民的自由。但自由在美國仍是具有爭議性的概念,雖無法得知羅斯福是否有私心,但在社會動盪的戰爭時期,他用四大自由鼓舞了群眾,讓民眾能繼續為自由正義而戰。

在75年後的今日,美國的人權狀況雖已得到大幅的提升,但仍有30%的非裔公民、28%的原住民和23%的拉丁裔兒童生活貧困,非裔居民活在警察暴力的陰影下,這個號稱免於匱乏與恐懼的國家,仍需繼續向前邁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