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黨產凍結後首次選戰,藍怕窮、綠怕窮到只剩下錢

2018-10-17 15:00

? 人氣

窮廟公苦戰富小姐

窮廟公苦戰富小姐

年底九合一選戰進入最後決勝關頭,朝野主要政黨黨中央不但要忙著評估選情擬定作戰策略,還得隨時為戰況吃緊的前線提供人力、錢糧等後勤支援。以往具備這種全方位輔選能力的政黨,國民黨可說是一家獨大,民進黨在策略上雖靈活有餘,但若論起錢糧積累,卻仍瞠乎其後。

日常黨務運作都舉步維艱

二○一六年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全面執政,挾著太陽花學運能量的時代力量,也崛起成為第三大黨,大綠、小綠聯手立法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國民黨兩百多億元黨產全遭凍結,政黨錢糧能力也隨之逆轉。國民黨有如豪門家道一夕中落,財務空虛連支撐日常黨務運作都舉步維艱,選舉時也不再有能力餵養嗷嗷待哺的各縣市長候選人。

黨中央窮哈哈,國民黨候選人要錢得靠王金平(左一)。(郭晉瑋攝)
黨中央窮哈哈,國民黨候選人要錢得靠王金平(左一)。(郭晉瑋攝)

反倒是過往阮囊羞澀的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卻有如暴發戶般錢糧滿倉。光看民進黨初選時的盛況空前,不要說有意競逐百里侯者,巨幅看板掛得滿街皆是,甚至連初出茅廬的縣市議員參選新人都有金主相挺,財力與老議員拚搏廝殺毫不落於下風。綠營所展現雄厚的「軍備實力」,更凸顯國民黨破落大戶的蕭索。

過去國民黨候選人到底有多依賴黨中央的錢糧?只要看看二○一四年縣市長選舉,黨中央對六都候選人的捐輸就很清楚了。當時光是台中市長胡志強就拿到五千萬元,桃園市、高雄市候選人吳志揚、楊秋興也各自得到二千九百萬元奧援,台北市、新北市候選人連勝文、朱立倫則各有二千五百萬元,連選情低迷的台南市候選人黃秀霜竟也獲得二千七百萬元。

一位國民黨黨務要角指出,一四年台中市長選戰,胡志強帳面上花費一億二六七五萬元,如果扣除國民黨捐助的五千萬元,文宣、組織戰只怕都難以施展。這也讓民進黨認定,只要斬斷黨產的金脈,讓國民黨中央無法調集錢糧,就等於廢掉國民黨七成的選戰能力;再把親藍的婦聯會資產也一併充公,又可切斷國民黨一條選舉金流,只剩一、兩成戰力的藍營選將,也就不足為懼了。

企業怕捐錢給藍惹麻煩

有熟悉選舉財務調度的國民黨人士更透露,國民黨每逢重大選舉,行管會(行政管理委員會)都會在黨務運作經費之外,另外籌措一筆選務經費,總統暨立委選舉約十五億至二十億元,全國性的地方選戰則是五至十億元。

選務經費主要有兩大來源,其一是由中投公司進行財務調度,挪出盈餘、股息支應;其二就是黨中央收到的政治獻金,但「來自黨產的錢大概占選務經費七、八成,政治獻金則只有一、兩成」。

這位人士指出,黨產被凍結後,選務經費就只剩政治獻金一個來源。但國民黨光是黨工薪水等日常運作經費,每個月就需支出近三千萬元,政治獻金一入帳當然先拿來填補財務缺口。更何況企業界也怕捐款給國民黨會惹上麻煩,親藍的企業若仍想捐錢,寧願直接交給侯選人。如此一來,黨中央收到的政治獻金勢必大幅減少,更無餘錢捐助自家候選人打選戰。

從一七年政黨政治獻金收支結算數據就可發現,國民黨政治獻金總收入只剩三三三七萬元,竟還不到一六年政治獻金收入一億兩千多萬元的三成,其中企業捐助更少到只有七一六萬餘元,顯然在綠營持續追殺的壓力下,國民黨幾已成為企業界政治捐獻的拒絕往來戶。

千萬文宣費用還不到過去一成

不過,國民黨中央雖然手頭緊缺現金,仍然有人脈資源可以幫上忙。一位黨務高層表示,候選人真有錢糧問題,黨主席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還是會盡力幫忙引介企業界友人,看看能否私下取得一些援助,「基本上都不會讓候選人空手而回。」

知情人士也說,王金平在幫國民黨選將找錢上,扮演比吳敦義更為吃重的角色,由於吳為張羅黨工薪水到處借錢,「有些人脈還要留著用來支撐黨務運作」,所幸王金平在生技、電子及傳統產業朋友也很多,包括彰化縣王惠美、嘉義市黃敏惠、台中市盧秀燕、高雄市韓國瑜等藍營候選人,都受惠於王牽線的企業伸援,而得以緩解錢糧壓力。

2014年六都選舉,柯P花最多,賴神最省
2014年六都選舉,柯P花最多,賴神最省

不過,選戰打到最後關頭,國民黨中央仍備妥子彈,將對中央執政的蔡政府發動文宣攻勢。行管會主委邱大展證實,近日已募到一些文宣經費,日前中秋節從對岸回台灣的台商也有幫上忙。

據瞭解,國民黨文傳會已製作多支電視文宣,也會推出平面及網路廣告,訴求選民教訓蔡英文、拒投民進黨,並協助宣傳反空汙相關公投。只是一位黨務人士也承認,這筆不到千萬元的文宣費用,規模連過去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能發揮多少殺傷力,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若對照民進黨中央規畫替蔡英文執政辯護的「百工百業挺改革」全國輔選行程,配合一口氣推出的四支電視廣告,國民黨的文宣經費只能說少得可憐。不過民進黨中央儼然把年底大選變成替中央執政辯護的「說明會」,總統兼黨主席的蔡英文更已巡迴全台多次造勢,對民進黨選情利弊如何,黨內有不同的看法。由於社會大氛圍明顯不利民進黨,這樣勞師動眾的重複造勢,連綠營自己人都一邊喊累,一邊懷疑效果。

造勢會支出屢屢破百萬

據稱,曾有市黨部人員開會時提到蔡英文方面給了幾個時間,可以前來助選,竟有地方輔選幹部半開玩笑說:「主席一定要來嗎?叫她如果沒空的話,可以去幫其他縣市輔選,不用到我們這裡來……。」

民進黨中央規畫「百工百業挺改革」全國輔選,卻成中央施政釐清大會。(郭晉瑋攝)
民進黨中央規畫「百工百業挺改革」全國輔選,卻成中央施政釐清大會。(郭晉瑋攝)

「她講話就是很冷,沒有爆點。」地方人士坦言,選舉造勢是感性催票的過程,不是用來理性論辯的場所,加上蔡英文通常是「壓軸演出」,曾發生蔡一開講,民眾竟然開始陸續閃人,弄到工作人員趕緊「勸君留步」都擋不住,十分尷尬。

綠營地方輔選幹部也透露,一場千人以內的造勢花費大約數十萬元不等,但近期各地縣市長候選人競選總部成立場面愈搞愈大,支出已拉高到百萬元以上。除了百工百業是黨中央主辦,由黨中央負責舞台設備等相關開銷,其他場子都要靠候選人自己花錢。

派系老大才是真「錢伯」

暫且不論小英造勢人氣不佳,反正在綠營各候選人心中,派系領導人恐怕才是真正的「老大」或「錢伯」。遽透露,連自己也正在參選的派系老大,就曾把同派系的議員候選人找去,當面期勉一番之後,也不會讓對方帶著兩串香蕉回去,一給就是幾十萬元。

另外,黨內幾位「頭人級」的人物雖然今年沒參選,但對於所力挺的候選人,也會託付金主贊助,甚至某熱中政治的媒體老闆,也都贊助自己「旗下」候選人。

但講到底,對目前兵強馬肥的民進黨來說,「年底選舉,錢真的不是問題,選票才是,」一位綠營輔選人士感嘆:「只要中央不要搞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包,讓候選人每次都挨悶棍,那就阿彌陀佛了。」

時代力量今年僅提名議員候選人,沒有人角逐百里侯,然而大選焦點卻往往集中在縣市長候選人身上,因此比起藍綠兩大政黨,時力在募款上更加艱辛。

沒獨派金主,也沒在美募到大錢

十三日晚間,時力新北市議員候選人陳志明與唐聖捷一起舉辦募款餐會,陳志明開玩笑地說:「辦一場募款餐會比辦一場婚禮還要累。」

時力秘書長陳惠敏也表示,各地方黨部的募款餐會首重造勢效果,真正進帳並不多。她更強調,外傳時代力量有獨派大力金援或在美國募到很多錢,均全非事實,主要都還是靠小額捐款。

時代力量各地缺乏「母雞」帶頭,競選募款成果差強人意。(郭晉瑋攝)
時代力量各地缺乏「母雞」帶頭,競選募款成果差強人意。(郭晉瑋攝)

時力中央黨部年底大選主要的資金收入來自兩項:一是去年底發動的「縣市議員選舉保證金籌資專案」,二是今年初舉辦的黨慶暨募款餐會。而個別候選人投入選戰後開設政治獻金專戶,舉行募款餐會也不無小補。但時代力量發言人李兆立笑稱,他們的選戰總預算恐怕是兩大黨候選人一個月的選舉經費。

時力目前包含中央黨部在內,共十一個黨部和兩個地方辦公室,光維持運作一年就需三千萬元。今年適逢選舉,還必須負擔選舉保證金、人事與文宣支出,前者由中央黨部全權負責,後者主要由地方黨部與個別候選人自行籌措。

時力共提名四十一位縣市議員候選人,僅登記保證金就達六六○萬元。中央黨部承諾將負責所有候選人的登記保證金,直至今年九月底,保證金專案達成率約六二%,共募得約四一三萬元。

候選人無名氣,一百萬都募不到

李兆立坦言,個別候選人募款狀況未達預期,是因為時力提名的幾乎都是新人,缺乏知名度也不若其他政黨有派系支持。大部分候選人直到選前百天才勉強有錢掛看板,選前六十至四十天才開始使用公車廣告。台北市議員候選人蕭新晟預計花費四百萬元,募到二七○萬元,算是全黨高標;新竹的議員候選人蔡惠婷與連郁婷都打算花不超過一二○萬元,但目前募款達標率都不到五成。

正因為籌錢不易,時代力量高度重視中央、地方黨部以及個別候選人間的資源整合。例如中央黨部就協助選舉形象影片拍攝與宣傳,地方黨部也邀集各縣市候選人推出共同政見,製作公版的文宣、看板,各鄰近選區的候選人則共同使用公車廣告。

2017年國民黨透支近4200萬元
2017年國民黨透支近4200萬元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