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黨產凍結後首次選戰,藍怕窮、綠怕窮到只剩下錢

2018-10-17 15:00

? 人氣

窮廟公苦戰富小姐

窮廟公苦戰富小姐

年底九合一選戰進入最後決勝關頭,朝野主要政黨黨中央不但要忙著評估選情擬定作戰策略,還得隨時為戰況吃緊的前線提供人力、錢糧等後勤支援。以往具備這種全方位輔選能力的政黨,國民黨可說是一家獨大,民進黨在策略上雖靈活有餘,但若論起錢糧積累,卻仍瞠乎其後。

日常黨務運作都舉步維艱

二○一六年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全面執政,挾著太陽花學運能量的時代力量,也崛起成為第三大黨,大綠、小綠聯手立法成立不當黨產委員會,國民黨兩百多億元黨產全遭凍結,政黨錢糧能力也隨之逆轉。國民黨有如豪門家道一夕中落,財務空虛連支撐日常黨務運作都舉步維艱,選舉時也不再有能力餵養嗷嗷待哺的各縣市長候選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黨中央窮哈哈,國民黨候選人要錢得靠王金平(左一)。(郭晉瑋攝)
黨中央窮哈哈,國民黨候選人要錢得靠王金平(左一)。(郭晉瑋攝)

反倒是過往阮囊羞澀的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卻有如暴發戶般錢糧滿倉。光看民進黨初選時的盛況空前,不要說有意競逐百里侯者,巨幅看板掛得滿街皆是,甚至連初出茅廬的縣市議員參選新人都有金主相挺,財力與老議員拚搏廝殺毫不落於下風。綠營所展現雄厚的「軍備實力」,更凸顯國民黨破落大戶的蕭索。

過去國民黨候選人到底有多依賴黨中央的錢糧?只要看看二○一四年縣市長選舉,黨中央對六都候選人的捐輸就很清楚了。當時光是台中市長胡志強就拿到五千萬元,桃園市、高雄市候選人吳志揚、楊秋興也各自得到二千九百萬元奧援,台北市、新北市候選人連勝文、朱立倫則各有二千五百萬元,連選情低迷的台南市候選人黃秀霜竟也獲得二千七百萬元。

一位國民黨黨務要角指出,一四年台中市長選戰,胡志強帳面上花費一億二六七五萬元,如果扣除國民黨捐助的五千萬元,文宣、組織戰只怕都難以施展。這也讓民進黨認定,只要斬斷黨產的金脈,讓國民黨中央無法調集錢糧,就等於廢掉國民黨七成的選戰能力;再把親藍的婦聯會資產也一併充公,又可切斷國民黨一條選舉金流,只剩一、兩成戰力的藍營選將,也就不足為懼了。

企業怕捐錢給藍惹麻煩

有熟悉選舉財務調度的國民黨人士更透露,國民黨每逢重大選舉,行管會(行政管理委員會)都會在黨務運作經費之外,另外籌措一筆選務經費,總統暨立委選舉約十五億至二十億元,全國性的地方選戰則是五至十億元。

選務經費主要有兩大來源,其一是由中投公司進行財務調度,挪出盈餘、股息支應;其二就是黨中央收到的政治獻金,但「來自黨產的錢大概占選務經費七、八成,政治獻金則只有一、兩成」。

這位人士指出,黨產被凍結後,選務經費就只剩政治獻金一個來源。但國民黨光是黨工薪水等日常運作經費,每個月就需支出近三千萬元,政治獻金一入帳當然先拿來填補財務缺口。更何況企業界也怕捐款給國民黨會惹上麻煩,親藍的企業若仍想捐錢,寧願直接交給侯選人。如此一來,黨中央收到的政治獻金勢必大幅減少,更無餘錢捐助自家候選人打選戰。

從一七年政黨政治獻金收支結算數據就可發現,國民黨政治獻金總收入只剩三三三七萬元,竟還不到一六年政治獻金收入一億兩千多萬元的三成,其中企業捐助更少到只有七一六萬餘元,顯然在綠營持續追殺的壓力下,國民黨幾已成為企業界政治捐獻的拒絕往來戶。

喜歡這篇文章嗎?

紀淑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