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薩停火有望?安理會通過「美版停火計劃」,以色列國內動蕩仍有變數

2024-06-12 14:00

? 人氣

以色列在6月8日發動新一波大規模攻堅行動,成功將4名人質從加薩走廊中部救出,然而這次行動對努塞拉特難民營進行了猛烈的空襲和地面攻擊。(AP)

以色列在6月8日發動新一波大規模攻堅行動,成功將4名人質從加薩走廊中部救出,然而這次行動對努塞拉特難民營進行了猛烈的空襲和地面攻擊。(AP)

聯合國通過美國提出的以哈停火計劃,該計劃設置了「全面徹底停火」的條件,包括釋放哈瑪斯扣押的人質、歸還死亡人質遺體和交換巴勒斯坦囚犯等。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安理會15個常任和非常任理事國中有14個投票贊成,俄羅斯投了棄權票。

戰爭爆發後加沙已有37000人死亡,大部分是平民。
戰爭爆發後加薩已有37000人死亡,大部分是平民。

決議指出,以色列已接受停火提議,並敦促哈瑪斯也接受。

這意味著安理會也加入了一些政府以及七國集團(G7)的行列,支持拜登總統於5月31日公布的由三部分組成的計劃。拜登當時將其描述為以色列停火提議。

這次投票很可能會增加對雙方的壓力,迫使他們做出積極回應,以期結束衝突。此前不久,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包括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在內的各國領導人會面,試圖為和平協議爭取支持。

就在聯合國投票前幾小時,布林肯說,他向該地區領導人發出的信息是:「如果你們想要停火,那就施壓使哈瑪斯同意。」

哈瑪斯此前曾表示支持該計劃的部分內容,並於周一發表聲明「歡迎」安理會決議。哈瑪斯很可能要求保證該計劃要帶來永久停火,同時以色列從加薩地帶全面撤軍。

美國和以色列官員稱,哈瑪斯在多哈的領導人尚未對該提議做出正式回應。

該提議將以加薩的重大重建計劃作為結束,加薩在衝突中已被摧毀大半。

第一階段涉及人質和囚犯交換,以及短期停火。

根據美國提議草案的文本,第二階段包括「永久結束敵對行動」,以及以色列從加薩全面撤軍。

第三階段側重於加薩的長期前景,將啟動加薩多年重建計劃。

八個月來,加沙戰火不息。
八個月來,加薩戰火不息。

納坦雅胡在走鋼絲

BBC國際事務編輯 傑里米·鮑文(Jeremy Bowen)

去年10月7日哈瑪斯襲擊以色列以來的八個月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已經對該地區進行了八次外交訪問。

試圖通過談判結束加薩戰爭,以及用以色列人質交換巴勒斯坦囚犯的政治進程本已錯綜複雜。

現在,以色列反對派領導人本尼·甘茨和他的政治盟友加迪·艾森科特一起從納坦雅胡總理的戰時內閣辭職,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錯綜複雜。兩人都是退役將軍,曾作為參謀長領導以色列國防軍(IDF)。

沒有了本尼·甘茨,美國人失去了他們在內閣中最喜歡的聯繫人。現在甘茨又成了反對者,希望舉行新的選舉——民調顯示他是下一任總理的熱門人選——但只要納坦雅胡能保住聯盟,使他在由120名成員組成的以色列議會中獲得 64 票,他就安全了。

這取決於能否得到兩個極端民族主義派別領導人的支持。他們是國家安全部長伊塔馬爾·本·格維爾(Itamar Ben-Gvir)和財政部長貝扎萊爾·斯莫特里奇(Bezalel Smotrich)。

這是布林肯的使命與以色列政治發生碰撞的時刻。拜登總統認為,結束加薩戰爭的時機已經到來。

布林肯的工作就是努力實現這一目標。但格維爾和斯莫特里奇威脅說,如果納坦雅胡政府在他們確信哈瑪斯已被消滅之前同意停火,他們就會讓納坦雅胡政府下台。

他們是極端的猶太民族主義者,希望戰爭繼續下去,直到消滅哈瑪斯。

他們認為,就像地中海和約旦河之間的所有領土一樣,加薩是猶太人的土地,應該由猶太人定居。他們認為,可以鼓勵巴勒斯坦人「自願」離開加薩。

布林肯在中東試圖阻止最新的停火計劃重蹈覆轍。聯合國安理會的三項停火決議都遭到了美國的否決,但現在拜登已經凖備好達成新協議。

5月31日,拜登曾發表講話,敦促哈瑪斯接受他所說的以色列提出的結束加薩戰爭的新方案。

這是一個由三部分組成的協議,現在已得到聯合國決議的支持。拜登說,以色列人不應再懼怕哈瑪斯,因為哈瑪斯已無法重演10月7日的事件。

拜登和他的顧問們知道前方有麻煩。哈瑪斯堅稱,只有保證以色列撤出加薩並結束戰爭,它才會同意停火。

以色列上周在加薩努塞拉特難民營解救四名人質的襲擊中造成的破壞和平民死亡只會加強這一決心。哈瑪斯管理的加薩衛生當局說,有274名巴勒斯坦人在襲擊中喪生。以色列國防軍說,死亡人數不到 100 人。

拜登也認識到,以色列會有一股強大勢力提出反對。

他在講話中說:「我已經敦促以色列領導人支持這項協議……無論壓力有多大」。

壓力很快就來了,來自格維爾和斯莫特里奇。他們是政府高級部長,從內心深處反對拜登提出的協議。由於當不當戰時內閣成員對他們來說不成問題,他們不出所料地威脅說,如果納坦雅胡同意該協議,他們將推翻納坦雅胡的政府。

內塔尼亞胡在他的聯合政府中更依賴極右翼政黨。

納坦雅胡在他的聯合政府中更依賴極右翼政黨。

哈瑪斯和以色列都還沒有公開承諾遵守拜登拋出的協議。

拜登承認,其中部分內容的措辭還需要最後敲定。在其它衝突中,在其它交戰國之間,該建議的部分內容可能會有模糊之處,從而為外交活動留有餘地。但這需要各方共同認識到,現在是達成協議的時候了,更多的戰爭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沒有跡象表明加薩的哈瑪斯領導人葉海亞·辛瓦爾(Yahya Sinwar)已經到了這一步。他似乎決心堅持10 月7日以來的路線。

來自加薩的一些報道稱,努塞拉特難民營廢墟中的巴勒斯坦人正在咒罵哈瑪斯和以色列無視他們的生命。

BBC無法證實這一點,因為與其他國際新聞機構一樣,以色列和埃及不允許BBC進入加薩,除非是在以色列軍方高度監控下的旅行。

不過,似乎顯而易見的是,大量巴勒斯坦人的死亡增強而非削弱了哈瑪斯的韌性。對他們來說,其組織及其領導人能生存下來就等於勝利。

根據加薩衛生部的說法,他們將把注意力集中在一個事實上,那就是 37000 多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大多數是平民)的死亡使以色列聲名狼藉。

以色列在國際法院面臨種族滅絕指控,並在國際刑事法院面臨對納坦雅胡和以色列國防部長加蘭特的逮捕令申請。

在以色列方面,納坦雅胡總理失去了戰爭內閣的兩名成員甘茨和艾森科特,他們希望暫停戰爭,以便通過談判解救人質。沒有了他們的政治區隔,納坦雅胡更容易受到強硬派格維爾和斯莫特里奇的影響。

也許布林肯會敦促納坦雅胡達成交易,滿足數百萬以色列人的願望,在更多的人質遇害之前將他們送回。

到那時,納坦雅胡可能別無選擇,只能壓上自己的政府來進行選舉賭博。

如果失敗,調查委員會將審查他是否對八個月前哈瑪斯闖入以色列的政治、情報和軍事失誤負有責任。

納坦雅胡也可能會採用他作為以色列在位時間最長的總理多年來所完善的拖延和宣傳技巧。

如果有疑問,那就爭取時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努力地推動爭論。

7月24日,他將回到他最喜歡的講壇之一,在華盛頓的美國國會聯席會議上發表講話。

對他來說,更好的結果,可能會由此浮現。

周一的決議是在拜登總統表示以色列已同意該計劃10天後通過的。但納坦雅胡尚未表態支持美國的提議。

雖然拜登將和平倡議說成是以色列的倡議,但美國也意識到,以色列內部紛爭不斷的執政聯盟對該計劃持勉強態度。一些極右翼部長甚至公然反對,他們威脅說,如果協議取得進展,將導致政府垮台。

前將軍甘茨(Benny Gantz)於周日辭去戰時內閣職務,加深了這種不穩定感。

拜登總統在 X(推特的前身)上的賬戶注意到了決議的通過。帖子說:「哈瑪斯說它希望停火。這項協議是個機會,證明他們是否真的這麼想。」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琳達·托馬斯·格林菲爾德說:「今天我們投票支持和平。」

英國大使芭芭拉·伍德沃德(Barbara Woodward)將加薩的局勢描述為「災難性的」,並補充說「苦難已經持續太久了」。

伍德沃德女士說:「我們呼籲各方抓住這次機會,邁向持久和平,保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民的安全與穩定。」

英國外交大臣卡梅倫也對該決議表示歡迎。

3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一項呼籲停火的決議。

雖然美國以前曾否決過類似的措施,但它沒有否決3月的決議。納坦雅胡當時說,美國已經「放棄」了之前將停火與釋放人質掛鉤的立場。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