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李明璁專欄:在科技拜物教裡全景監視的新中國

2018-08-19 05:50

? 人氣

尖端科技在人類歷史上不斷扮演「自由突破」的角色,中國卻反轉成絕對的自由監控。(圖取自 CameraCharlie@flickr)

尖端科技在人類歷史上不斷扮演「自由突破」的角色,中國卻反轉成絕對的自由監控。(圖取自 CameraCharlie@flickr)

一個幽靈,科技拜物教的幽靈,盤旋在中國上空。讀過《共產黨宣言》的人,都知道這是在諧仿那份改變世界文告的第一句話。只是我把共產主義改成了「科技拜物教」,把歐洲置換成中國。

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慧……,不僅讓阿里巴巴無所不在,也令四十大盜無所遁逃。根據估計,二○二○年中國將有三億個監視攝影機日夜運作,以治安為名,監控十四億人民。知名商業智庫IHS Markit推算,全球運用於視頻個人行蹤定位的伺服器,四分之三都被中國收購。

看來喬治歐威爾(G. Orwell)於一九四九年出版的虛構小說《一九八四》,在七十年後已被中國的高科技威權主義有過之而無不及地落實了。

當媒體大篇幅報導著:青島啤酒節或張學友演唱會時,光靠人臉辨識就逮到數十個逃犯,各地城鎮亦不斷傳來:在車站、廣場、甚至小吃攤因而捕獲壞人的「捷報」,尖端科技在人類歷史上不斷扮演「自由突破」的角色,於此刻中國卻反轉成絕對的自由監控。

但別忘了,人臉辨識只不過是這國家長年各種監控的更新補充罷了。網路警察緊縮、封殺甚至起訴帶有政治敏感的言論,除此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地,讓網民們「好像還滿自由地」翻牆、熱議、展演自我、評論彼此與交易。

於是多數中國人擁有一種分裂卻統合的「自由」定義:類似「如今我們已擁有九五%的自由了,剩下那五%的不能自由,是為了有效治理這個人多大國的必要限制。」無論時代如何前進,人們始終相信,只有足夠分量的威權治理甚至鎮壓,才能給這混亂國家帶來穩定秩序。

新科技緊緊黏貼著舊觀念,拜物教於是成立,遑論這裡頭還有著更深層的國族神話,自卑轉自大的認同操作(「看啊,咱中國現在可是世界科技最先進」)。由央視製作的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Amazing China),今年創下近五億人民幣的票房紀錄。片中有位警官志得意滿地說:「不管你跑到哪個角落,我們都會將你繩之以法」。

當先端技術、黨媒宣傳與國族認同三位一體,其實就可以達成思想家傅柯(M. Foucault)所稱「全景敞視」(panopticism)體制的終極效果──人人以為中央總在監控,所以中央其實毋須費心監控,畢竟個體已逐漸內化監控,而能自行也彼此相互監控。這真是「厲害了,我的國」。

*作者為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社會人類學博士。本文原刊《新新聞》1641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