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葉家譽觀點:川普總經改革的策略思維

2018-08-19 06:5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推行總經改革供給層面的新型策略主張,獲得普遍基層民眾支持力量,形塑強人總經治理的民粹視界新理念。(資料照,AP)

美國總統川普推行總經改革供給層面的新型策略主張,獲得普遍基層民眾支持力量,形塑強人總經治理的民粹視界新理念。(資料照,AP)

美國總統川普推行總經改革供給層面的新型策略主張,獲得普遍基層民眾支持力量,相當可能形塑強人總經治理的民粹視界新理念,基層民意支持川普新政、近年美國貿易保護主義、以及寬鬆財政金融創新措施。川普新政充分反映美國民眾對於現代自由主義的優化省思,現代自由主義的擁護人士認為個人絕對自由與民主經濟應為實質優先考量的體制原則,然而這種自由學派容易導致美國各州受到眾多國內利益團體和外國機構的政治影響,這種省思符合川普當選執政的總經改革策略。當中國和俄羅斯等等的世界強國拒絕遵循現代自由經貿治理規則,川普執政團隊需要透過更加廣泛的多邊高峰政經會談,溝通協調符合美國利益的全球總經新秩序。

中國近年經濟崛起,過去千禧總經治理世界秩序受到挑戰,川普曾於世界七大領袖高峰會議明確表示,當前基層民意主導的新世界經濟體制理應納入俄羅斯,此外,具備十三億人口紅利的印度也應該積極參與世界十大領袖總經會議,曾經擔任高盛投資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歐尼爾倡議正面創新見解,世界七大高峰會議應當擴大包含高經濟產能與高人口紅利的國家領袖,這種高度多樣的領袖會談應該協調處理重大社會經濟議題,包含全球漸進升息循環的貨幣供給趨勢、跨國資金流向速率、西方主要國家財政負債激增的反撲逆襲、世界財富所得分配失衡的社會經濟現象、以及地球氣候暖化變遷與環境保護等等的相關應對政策。

美國經濟成長力道決定川普政府能否維持財政平衡

川普總統希望執政期間適度降低美國十五兆多美元的國家負債,相關配套計畫建構國際貿易堡壘,對於加拿大、歐洲、墨西哥等等西方貿易夥伴課徵鋼鋁關稅,另外針對中國兩千億美元的進口商品課徵百分之二十五的懲罰性關稅,透過美國家庭與企業的內需消費稅收,川普政府試圖妥善運用這種額外稅基,適度減輕財政負擔。

然而川普政府國會預算機構預估今年財政預算赤字將會超過八千億美元,明年可能達到九千億美元以上,川普新政實施大規模基礎建設,提供個人與企業適度減稅的經濟誘因,基於國家經濟安全的考量因素,限制中國企業投資併購美國企業先進的核心資訊科技,並且建構貿易關稅堡壘。雖然這些關稅可帶來將近千億美元的國庫稅收,若從負面角度權衡評估,川普政府如此仍然難以有效減低鉅額的財政赤字與國家負債,近期難以順利達成財政平衡。若川普政府拘泥運用貿易關稅的單邊操弄手段而短暫達成財政平衡,美國則需要對於兩兆美元總額的全世界進口商品,課徵百分之四十的超高關稅。因此,川普執政期間想要消除美國十五兆美元的國家負債,顯然成為遙不可及的美國夢

正面宏觀長期總經趨勢,美國經濟成長力道決定川普政府能否維持財政平衡,近年美國經濟接近充分就業的繁榮光景,若川普執政團隊總經改革奏效,順利推升實質國民生產毛額成長率百分之二點五至百分之三以上,國庫稅收盈餘將從四兆五千億美元增至五兆四千億美元,這些大約九千億美元的額外國庫稅收盈餘將可容納吸收美國當前的財政預算赤字,甚至有可能適度減輕美國政府的財政負債。有鑑於此,這些預算數值充分顯示,川普總統能否順利促進美國經濟再度偉大,將會取決未來執政期間的總經成長力道。

Facebook 陸陸續續與中國廠商華為、聯想、Oppo,以及蘋果、亞馬遜、BlackBerry、微軟等至少60 家裝置製造商,簽訂數據共享協議。(圖/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川普新政基於國家經濟安全的考量因素,限制中國企業投資併購美國企業先進的核心資訊科技,並且建構貿易關稅堡壘。(資料照,取自shutterstock,數位時代提供)

美國經濟與金融市場持續反映川普行情

目前美國已經成為總體產值高達二十兆美元的經濟體系,川普總統讚賞美國今年中創新高的百分之四夏季經濟成長率,今年初春季內需消費明顯復甦,成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能,此外,政府支出與企業投資同樣顯著增長,有效反映川普新政的宏觀調控效果,相關政策涵蓋國際貿易、聯準會漸進升息、貨幣供給、稅賦抵免、全民健康保險改革、以及基礎建設。近年來美國經濟成長新紀錄挹注川普總經核心幕僚及時的強心劑,財政部長梅努欽表示美國經濟成長率達到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三點五並非不可能的任務,若能順利達標,川普執政團隊可於中長期趨近財政均衡,這種總經供給層面的相關政策,將可以透過美國個人與企業稅賦減免的配套措施,涓滴下滲中產階級與低收入家庭。同時近年許多跨國企業利用川普租稅特赦的優惠條款,將其大約兩千億美元的海外現金資產回流美國本土,投入資本設備與科技產品開發,提供三百七十萬的新就業機會,因此,美國經濟與金融市場可望持續反映川普行情。

美中關稅貿易戰爭源於中國違反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

對於中國兩千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川普政府提高課徵百分之二十五的懲罰性關稅,這些關稅涵蓋家庭食品、化學產品、鋼鋁製品、美容產品、汽車輪胎、運動用品、家具、自行車等等,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明確指出這些關稅並不會嚴重動搖中國經濟國本,也不至於劇烈衝擊中國經濟成長。由於中國長年透過法規要求美國大型企業在地經營,並設立中國境內數據中心與資訊科技園區,導致美國科技企業獨家技術間接移轉,許多中國企業仿效侵犯美方專利技術與註冊商標等等的智慧財產權利,嚴重違反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按照總經邏輯的策略思維,川普政府近期課徵的懲罰性關稅實質屬於遲來的合理補償。

川普政府發起貿易戰爭不見得可以獲得實質經濟利益

川普政府現行貿易政策相當類似過去八○年代雷根總統實行的貿易保護政策,當時日本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對手,現今中國經濟崛起長年造成美國最大貿易逆差。反觀八○年代,雷根總統與國會議員擔心美國對於日本民生商品產生巨大依賴,美國的鉅額貿易逆差來自日本,當時日本跨國企業試圖積極開發例如汽車與電器等等美國龍頭產業市場。雷根政府專注削減汽車、鋼鐵、半導體特定產業造成的貿易赤字,八○年代的美日貿易戰爭動用美方課徵關稅、商品限額、以及其他日本進口相關的投資限制。

然而,八○年代的美日貿易戰爭期間雷根政府無力有效抑制貿易赤字的迅速激增,自從八○年代初期直至八○年代末期,美國原先貿易赤字三百六十億美元增至接近兩千億美元,最終雷根政府不僅無法運用日本進口關稅與貿易限額而有效限縮鉅額貿易逆差,美國經歷八七年股災陰霾,反而導致國內經濟成長與國際貿易大傷元氣,美國總體產能成長幅度無法涓滴下滲中產階級與低收入家庭,有鑑於此,當今川普政府的總經改革策略思維需要記取歷史教訓。首先,建構貿易壁壘不見得可以有效削減美中貿易逆差,再者,美國家庭消費者與企業生產者可能需要面臨成本漲價的社會經濟問題,對於鋼鋁工業密集的特定產業,這種問題尤其嚴重,通貨膨脹往往導致美國聯準會必需加快漸進升息腳步,漸進升息容易推高資金成本,金融市場與資產價格將受到負面衝擊,最後,若中國與歐盟反擊而對美課徵報復性鋼鋁關稅,例如哈雷機車等等的美國企業勢必需要將其部分生產線移往海外,避免受到美中歐貿易戰爭的直接成本衝擊。這些連鎖效應將可能嚴重影響美國當前接近充分就業的經濟榮景,歷史教訓常會重新上演過往政策錯誤,川普政府需要慎思熟慮貿易關稅保護主義的連鎖效應與解決方案。

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引發專家意見分歧

最近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引發許多學者專家意見分歧,耶魯教授與摩根史坦利亞洲前總裁羅奇認為美國極可能成為美中貿易戰爭當中的最大輸家,首先,美國民眾相當倚賴低成本的中國進口民生商品,如今川普政府擴大懲罰性關稅範圍美國大多數家庭與企業將會面臨通貨膨脹、物價飆漲的窘境,再者,中國政府持有上兆美元的美國政府公債,長期以來這些公債用於填補美國政府的財政預算缺口,若中國政府大幅減持美國政府公債,推升美國公債殖利率與資金成本,容易造成美國總體經濟的負面衝擊,最後,無論川普政府課徵關稅,另行預設國際貿易限額或者甚至全面禁運特定國家的進口商品,這種單邊武斷的貿易決策將會孤立美國,遠離先進國家的自由貿易區域,長期容易導致美國民眾生活品質下降,總經產值與就業成長也會受到嚴重威脅,因此,耶魯教授羅奇呼籲川普執政團隊應重新研擬削減貿易赤字與財政預算赤字的總經解決方案。

安聯投信首席經濟顧問艾伊瑞安表示相反看法,並明確指出美國面臨鉅額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的潛在範圍特別廣泛,因此,美國具備貿易戰爭當中的相對優勢。同時美國需要建構有效保護專利技術與商標智權的經濟制裁機制,不應該長期任由中國政府透過新法規要求美國科技企業在地經營與設立大陸本地的資訊數據中心,間接移轉這些美國科技企業的高價值創新技術,實質優惠中國本土新創科技企業,嚴重違反美國貿易法三○一條款保護智權的基本精神與原則,因此,艾伊瑞安認為川普政府確實必需嚴正課徵懲罰性關稅,適度制衡中國企業間接侵權的客觀事實。

中美貿易戰(AP)
艾伊瑞安認為川普政府確實必需嚴正課徵懲罰性關稅,適度制衡中國企業間接侵權的客觀事實。(資料照,AP)

美國聯準會領先加速漸進升息循環

今年面對接近百分之二的核心消費通貨膨脹與薪資成長,美國聯準會加速漸進升息循環,當前美國總經趨勢符合充分就業的穩定狀態,調高利率維持貨幣中立,貨幣供給成長不至於失速,同時美國聯準會的年中會議記錄顯示數名投票委員擔憂川普政府課徵鋼鋁關稅與美中貿易戰爭,極可能負面影響總經成長動能與就業市場穩態。倘若中國、加拿大、歐盟、墨西哥採取激進的報復性關稅反制措施,對於美國目前穩健維持百分之二點七至百分之三的經濟產能成長,將會掀起資金限制的骨牌效應,美國資本設備與金融資產的投資活動可能緩步趨近常態。此外美國聯準會數名投票委員指出美國期限利差或長期利率與短期利率的相對差距逐漸縮小,自從七○年代以來,負值期限利差或殖利率曲線反轉趨勢準確預估美國近半世紀的每次經濟衰退,因此,美國央行官員持續觀察股債金融市場的中期變化,雖然美國股市大盤指數與國內消費需求目前反映相當正面的投資人情緒,美國債券市場殖利率曲線起伏消長通常提供總經局勢劇變的早期警示指標。

美國聯準會致力達成央行法規的雙重總經政策目標,需要適時提供振興經濟誘因,貼近充分就業穩態,同時還需要透過調節短期利率與銀行準備資金比率,適度抑制通貨膨脹,有效維持總經產能與物價穩定的動態最適取捨抵換關係。普遍市場觀察顯示今年自從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葉倫卸任,直至川普提名鮑爾接任,在此貨幣政策常態化的過渡期間,數名投票委員漸從鴿派轉為鷹派,美國央行逐漸調整總經政策目標重心,前些年著重振興就業市場與經濟產能成長,如今則著重維持物價穩定,今年上半年與下半年分別兩度調升利率,明年預估將持續三次至四次的升息循環,當前美國聯準會的穩健貨幣政策,有效搭配川普政府實行的寬鬆財政減稅措施

美國總統川普推行總經改革供給層面的新型策略主張,獲得普遍基層民眾支持力量,形塑強人總經治理的民粹視界新理念,基層民意支持川普貿易保護主義和寬鬆財政金融創新措施,川普政府將以美國經濟利益作為優先考量,有效避免美國各州受到眾多國內利益團體和外國機構的政治影響,並且積極透過美中貿易關稅壁壘與漸進升息的貨幣政策,建構符合美國利益的全球總經新秩序。

*作者現任香港北林國際精密企業集團策略執行長,曾任美國加州舊金山美國銀行投資組合分析事業群副總裁,並具備美國加州柏克萊商學院金融工程碩士、紐西蘭懷卡托商學院企業管理碩士與學士、台大財經博士研究相關經歷。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