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孫正義的二元現實

2018-08-08 05:50

? 人氣

軟銀集團的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取自Softbank臉書)

軟銀集團的創辦人兼社長孫正義。(取自Softbank臉書)

「先生,您的冷萃咖啡好了。」原木吧台後的刺青妹將裝著黑褐色液體的冰涼透明塑膠杯遞給了我:「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

「沒想到冷萃咖啡也流行到美國來了,我原本以為只有日本和台灣對冷萃咖啡有興趣。」沿著吸管灌入我喉嚨的是異常冰涼的深焙咖啡,儘管7月底的舊金山早晨是惡名昭彰的涼風徐徐。

「是啊,某種程度來說這股冷萃風潮和軟銀願景基金幾乎是同時向灣區矽谷颳來,沒準也一樣是來自日本。」同樣啜著冷萃咖啡、和我並肩走在教會街上的是中東幾個主權基金之一的風險資本負責人,他們也是願景基金的前幾大LP之一。操著幾無口音的西岸英語的他穿著牛仔褲和長袖套頭衫,一般人光看外表應該想像不出來此君負責該主權基金所有的風險基金投資,手上控制的資本超過5億美元。

「小正跟我們開會時,有時甚至是穿拖鞋呢。」他聳了聳肩,口中的「小正」自然是英語世界裡暱稱「Masa」的軟體銀行創辦人孫正義(Masayoshi Son),對比我的日本朋友們,就算不是畢恭畢敬的以「會長」稱呼,最少也是「孫桑」或「孫樣」的。

這樣稱呼上的差異,反映出的不只是文化上的習慣,更多的是軟體銀行和孫正義現在的二元現實——當孫正義以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投資績效為跳板,成功籌集震撼矽谷的千億美元超大型基金,並在短短一年內成功投資佈局許多高速成長的獨角獸科技新創,將軟體銀行的名字彈射到各種科技新聞頭條時,本業的軟體銀行卻一天比一天更像傳統日本企業。

原本被挖角來接班的前谷歌高管Nikesh Arora兩年前被解任,今年初對外發表集團起家厝的軟體銀行株式會社(ソフトバンク株式会社)將會公開上市,代表取締役社長的宮内謙先生在5月的決算說明會時,被記者點名起身回答問題,黑框眼鏡深色西裝,不痛不癢地用精緻的日語客套,如果鏡頭沒轉回似笑非笑的孫正義身上,沒準大家會誤以為這不過又是另一家死氣沈沈的日本大企業的決算說明會⋯⋯

軟銀集團代表取締役社長宮内謙。(取自Softbank官網)
軟銀集團代表取締役社長宮内謙。(取自Softbank官網)

我寫這些並非臆測,過去幾年來雖然還沒機會和小正本人交過手,但是我們的基金主要的投資人之一是胞弟的孫泰藏——一位和其兄完全相反風格的創業家——而且因為我們投資的硬體新創的原因,軟體銀行從電信產業、代理電視業到機器人事業,我開過無數的冗長會議,低階一點的有課長級的中間管理職,最高階的有取締役常務,幾乎沒有一個人例外:如果把他們的名片換成任何一個日本企業的名片,都不會有異樣感,每一個都是徹頭徹尾的日本薪水上班族(サラリマン),就連掛了子公司社長頭銜的也是薪水社長(サラリマン社長),沒有一個人有感染到孫正義那大無畏進軍世界的豪氣。

對比這樣典型的日本企業畫面,CNBC網站日前一篇深度報導〈在孫正義和千億美元願景基金投資的創業家們的秘密會議裡〉中,我們看到小正和他在二元現實中另一元交到的這些新朋友們,在願景基金和投資對象的私人會議中,呈現完全不同的互動。

「傳統基金只期望投資組合裡的一兩間公司成功,願景基金卻試著讓每間公司都成功,小正創造了一種新的實體,他們可以很快速的投入資本到每個投資標的上,但他們也同時在催生投資標的彼此的綜效。」今年36歲的Nauto德裔創辦人Stefan Heck對記者說道,他創辦的車隊管理資料平台新創從願景基金拿到1億美元左右的投資。

「和小正這樣的人一起工作的好處是他有很寬廣的願景,我們之前專注的領域很狹窄,他看到一條不同的加速成長路徑,小正本人和我們一起反覆討論,得出新的成長目標。」年逾50的Light創辦人Dave Grannan如此說道,Light原本的產品是整合16個焦長和光圈各異的鏡頭模組、在掌上體積裡創造出單眼畫質的消費者相機,產品代號L16,售價超過兩千美元,7月初他們宣布從願景基金及其他投資人手上募得1億兩2100萬美元,將轉進手機以及自動駕駛市場。

Light原本的產品是整合16個焦長和光圈各異的鏡頭模組、在掌上體積裡創造出單眼畫質的消費者相機,產品代號L16。(取自Light官網)
Light原本的產品是整合16個焦長和光圈各異的鏡頭模組、在掌上體積裡創造出單眼畫質的消費者相機,產品代號L16。(取自Light官網)

「(小正)是我們最佳的業務員,我第一次聽到別人跟我說小正跟他提到我的公司時感到很榮幸,然後我繼續不斷從不同人那邊聽到小正跟他們提到我們,他記得所有事情!坦白說我現在很怕跟他提到任何營運數字,因為6個月後他會引用這些數字,彷彿幾個小時前才跟我討論過一樣。他記得我們向客戶收取多少錢,太神奇了,我不禁好奇他是否對每家投資的公司都如此暸若指掌。」今年51歲、來自俄羅斯的腦神經科學家Eugene M. Izhikevich如此說道,他在聖地牙哥創辦的Brain Corp正在開發可以讓所有機器自動化的科技,他們去年夏天從願景基金募到超過1億1000萬美元的C輪募資

「他活力充沛,不斷給我建議,説軟銀的業務團隊可以透過一個合夥關係幫助我們拓展業務,他也告訴我阿里巴巴早期經營不善,然後如何大逆轉的。跟他開會是非常生氣勃勃的,其他投資人都有點謹慎,有點貪心,小正不同,他說他可能會賣掉一些持股,但大體來說只要他對公司有信心的一天,他就會繼續持有公司股票,這樣的說法讓人耳目一新。」僅僅長筆者3歲的Cohesity創辦人Mohit Aron如此說道。印度出身的他之前共同創辦了非常成功的企業雲端軟體新創Nutanix,兩年前在納斯達克上市,目前市值85億美元。Cohesity提供次級資料雲端解決方案,今年6月完成了2億5千萬美元的D輪募資,由願景基金領投。

「小正真的是不同等級的企業家啊!」喝掉最後一口冷萃咖啡,隨手將塑膠杯丟入人行道上的垃圾桶的中東主權基金管理人感歎道,我點頭附和,但思緒不禁飛向太平洋的另一端。

就在我們在舊金山街上愜意散步的這個時候,軟銀的汐留總部的會議室裡,舉行著十數人參加只有兩三人開口說話的會議,會議資料由助理事先列印出來整齊放在會議桌上,液晶電視上的投影片永無止盡,關鍵數字字體小到得看列印出來的版本才看得清楚;15分鐘步行距離的新橋,軟銀的業務和客戶邊暢飲著high ball,邊啃掉一串又一串的燒鳥;20分鐘計程車車程開外的銀座俱樂部裡,西裝油頭的役員們晃動著手中的威士忌杯,低頭交換著意見,一旁穿著華麗的酒店招待察言觀色,適時斟上山崎12年威士忌⋯⋯

這就是孫正義的二元現實,至於他怎麼同時經營差異如此巨大的二元生意,還不會精神錯亂,就不是我們這些凡人可以想像的了。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建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