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謝長廷太極外交 無招拚有招

用寫書的方式,謝長廷拉近他和駐地日本的距離。(郭晉瑋攝)

用寫書的方式,謝長廷拉近他和駐地日本的距離。(郭晉瑋攝)

「身為美國外交官,我要維護美國利益,宣傳美國價值,但我到任時就說過,不想只坐在AIT辦公室內辦公,讓人覺得AIT是座高牆包圍的城堡,而是要走出去與當地民眾互動。」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Kin Moy)離任前如是說。他也被譽為歷任AIT處長最接地氣的一位。

另闢蹊徑出書,刷外交存在感

若將這段話的主詞美國換成台灣,AIT的高牆城堡換成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台灣駐日代表謝長廷走的也是接地氣外交路線。

台灣鄉親口稱的「謝大使」,跌破眾人眼鏡,在今年四月間與台裔留日醫學博士周東寬合出了一本講述健康的日文書籍《健康の真髓》,書中介紹了謝自創的「流體太極」健身操,流體太極這名詞在台灣還登記了專利。

七月上旬,謝長廷趁著回台參加第四屆台日交流高峰會,接受《新新聞》雜誌專訪時還比畫了幾招,飲食控制得宜、身形清瘦的他,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和諧的律動。「有招式套路就會受限制,流體太極是有招無式、氣隨骨動。」他一邊示範一邊解釋,流體太極乃結合現代街舞及傳統氣功、太極拳融合而成。

面對台日無邦交,謝長廷坦言:「講政治比較敏感。」他另闢蹊徑刷外交存在感,有個人興趣機緣,也基於政治妥協。

一方面是國際政治現實。去年適逢中日建交四十五周年,今年則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四十周年,值此時間點,日本有意強化中日關係,試圖形塑美日與中日兩條軸線關係。台日並無邦交,官方互動受限。

另一方面則受國內高層政治生態影響。謝長廷曾任行政院長,雖然綠營人士稱「以後不可能派出更具分量的駐日大使了」,但總統蔡英文派任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擔任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會長,形成對日外交「兩個太陽」。

十點半去抗議,十一點去拜託

以政治親疏論,邱義仁是蔡英文的輔政大臣,謝長廷則是民進黨黨內大老。邱義仁接任台日協會後,單線經營日本高層人脈,全權主導對日談判,與政府各部會形成「一套人馬,兩塊招牌」運作。閣揆級駐日代表則「被分工」到維繫日本僑民及日本各界關係等工作上。

「這樣也很好!」向來機智幽默的謝長廷也不避諱,自我打趣說,先前立法院要他報告台日海洋會議,「若要我講老實話,就是事先打聽哪一家旅館比較便宜,事中就是去接機、布置會場,事後當然就是要付帳啊。」「外交部也不太喜歡我們講這個啦,但講開也沒關係。」

謝長廷(右二)和邱義仁(右一),在與日本外交上分進合擊。(郭晉瑋攝)
謝長廷(右二)和邱義仁(右一),在與日本外交上分進合擊。(郭晉瑋攝)

邱義仁當初接任半官方的亞協,某程度圖的也是可以繼續維持他一貫的低調神祕;而做為駐日代表的謝長廷,需要「出面」的事情自然責無旁貸。

「政府要抗議,總要有個代表,我就是。我十點半去跟人家抗議教科書(將釣魚台列為日本國土),十一點去拜託人家ICAO(國際民航組織),常常有啊!」「有時候想說休息(間隔)兩個小時再去(拜託),比較好看。但有時候台北會催,我們電報非常多喔。」

話說回來,當初邱義仁主導日本東北食品開放議題,因為總統遲疑,加上操作不慎而踢到鐵板,至今仍是個燙手山竽,無疑也影響台日經貿談判進程。

福島食安議題中國搶先機

蔡政府是否錯過了日本東北食品最佳開放時機?「我不批判這個政策。」謝長廷直言,他只是要把自己知道的事實講出來,「有人說福島不吃才給我們吃,我說這是造謠,他們就罵我是『助』日代表,我在臉書就照相給你看啊,有圖有真相,日本自己在賣啊。」

「日本食品管制比我們嚴格,在我看台灣有人在配合中國。香港已經宣布要開放,至於中國也是要開放,我認為安倍去就會給他禮物(編按:日媒報導,日本政府正在探討,首相安倍晉三最快於十月訪問中國),到時候台灣要不要開放?」「一旦中國開放,我們也跟著開放,那功勞不就變成中國的?中國政府可以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日本政府找台灣談不對,中國開放,台灣就開放了……。」

謝長廷說駐日代表處例行的國會外交都有在做,但他坦言:「日本七百多個國會議員也不可能每天餐敘,會來的就是那些,其實時間是用得很少,外務省也不願節外生枝。」

摸索一段時日後,謝長廷開始全日本趴趴走,至今已走遍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並自創出「地方影響中央」外交路數。這其實是來自於他敏銳的政治觀察。

「台灣跟日本都是民主國家,政策的基礎都是民意,如果民意都親台灣,(日本)政府就不可能不親台灣。」這是謝長廷的理論基礎。

台灣與中國都瞄向日本地方政壇

二○一一年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台灣是第一個出手援助的國家,捐款金額在世界各國數一數二,但隔年在東京舉辦的追悼儀式上,並未讓台灣代表上台獻花。這件事不僅引起日本社會譁然,在野黨議員也提出質詢,當時首相野田佳彥事後也對「冷遇台灣」一事公開道歉。

事實上,以前日本地方政府因為中國反對,也對台灣有禁忌,三一一之後台日交流改善不少;過去中國一遇台日地方締結姊妹市就抗議,「後來交流太多抗議不了。」謝長廷說:「民間友好是國家友好的基礎,而議員是反映友好的代表,反映民意的最基層。」七月上旬第四屆台日交流高峰會首度在台灣舉行,就是謝長廷積極促成。

「我們就做我們的,中國如果抗議,就暴露他們惡劣的一面,對他們也是傷害。」謝長廷指出,其實現在中國也在競爭日本民意,五月間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日,除了出席「中日省長知事論壇」,會上兩國還確認將促進「草根」交流。極權中國政府也開始顧忌對方國家民意的反應,謝長廷認為「這是好事」。

日本堪稱國人最愛造訪的國家之一,駐日代表處過去經常被戲稱是官方「駐日旅行社」,台灣大官、立委們頻頻以公務名義造訪,接機送機忙不完。

謝長廷從政幾十年,人脈累積相當可觀。駐日初期,僑界、台灣鄉親更是「蜂擁路過」,要幫他加油打氣;加上官員、立委造訪,一度讓代表處應接不暇。「所以我常出差嘛,大家都找不到我。」「我是這樣分配時間,對日工作一定要占我時間二分之一以上,僑界事務三分之一,台灣來的接待占六分之一。」

柔軟平衡走江湖,武術最高境界

話題切回流體太極,「太極原理就是讓而不退,看起來是讓,而不是退,跟人爭(態度)也很謙虛,但是腳並沒有動。」謝長廷認為:「武術的武,跟舞蹈的舞,舞、武同源,最高境界是一樣的,就是身體的平衡和運用。舞蹈最厲害的人,全身柔軟平衡;武術最高境界就是可以把對方的平衡破壞,自己保持平衡,這麼簡單的道理而已。」

面對人生無處不江湖,這位民進黨智多星、現任正牌駐日大使,不管是自娛習舞,抑或江湖比武,都能自得平衡、自創招式,也算謝氏一絕。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紀淑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