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House法規爭議何解?北市府打算這麼做…

2015-04-03 06:00

? 人氣

倪重華了解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問題不是出在Live House,他說,「是音樂結構的問題,產業缺的是創新,內容才是未來。」(余志偉攝)

倪重華了解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問題不是出在Live House,他說,「是音樂結構的問題,產業缺的是創新,內容才是未來。」(余志偉攝)

在非正式場合,部分同仁會對台北市政府文化局長倪重華喊一聲「倪桑」,是對他「台灣音樂教父」的尊稱。透過局長辦公室的大玻璃窗,可以直接看到文創的大本營─信義誠品書店;倪的窗台上擺了難得一見的黑膠唱片播放機,見記者好奇觀看,倪桑隨手拿起一片碟播放,開始娓娓道來該片黑膠的歷史、音樂製作流程,以及聲音特質等。隨後,他引記者到旁邊的沙發就坐談話,浪漫、隨性、泰然自若的性格,表現在他一度想將腳翹放到茶几上,這是倪重華在局長身分之外的一面。

20150324-SMG0019-103-Live House專題,專訪台北文化局長倪重華-余志偉攝150331

倪的窗台上擺了難得一見的黑膠唱片播放機,見記者好奇觀看,倪桑隨手拿起一片碟播放,開始娓娓道來該片黑膠的歷史。(余志偉攝)

倪桑在音樂界闖蕩超過30年,他了解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問題不是出在Live House,但面對市長柯文哲選前提出3個月內解決Live House問題、鼓勵設立更多Live House,以及在事前無默契下,就脫口而出答應音樂創作職業工會要設立巨額音樂信託基金等,倪表示,選前就已告知柯此振興流行音樂的方向不對,但幕僚仍執意將「透過政府補助增加Live House」列入政見中。

而方向不正確的結果,就是選後有施行有困難,甚至必須重新規劃。倪肯定地說,「是音樂結構的問題,產業缺的是創新,內容才是未來。」

北市府將採「相安無事」處理方式

柯文哲、倪重華曾邀集業者針對Live House問題有過幾次座談,據與會的文化局文創發展科副科長蘇鈺娟說,會中柯文哲表示,針對目前在土地使用分區上不合法存在於住宅區的Live House,在店家周邊沒有人檢舉的情況下,採取「相安無事」的處理方式,亦即現有的Live House無法使其合法化;另外,由市府持續輔導這些業者在建管、消防、噪音等方面的合法,延續郝市府時期、文化局每年編列335萬、每間最多申請67萬補助上限的方式解決。

對於後進業者,則規劃將該業別納入既有業者必須遵循的諸多法規中,避免重蹈既存Live House的覆轍。具體做法如在《分區管制自治條例》中,新增「音樂展演空間業」的使用分區項目,比照現行「視聽歌唱業」標準設立,非在設定範圍內不允許設立。不過,相關法規的修改,還得經過市議會三讀通過,短時間內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而同樣身為音樂人的倪桑有跟業者近似的認知: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問題出在「音樂內容」,而非展演平台。透過同仁轉述倪重華平日傳達給下屬的觀念,倪認為,Live House只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就像曾經紅極一時、如今已消失的民歌西餐廳、MTV,也許3到5年後出現了新的業種,屆時Live House說不準又會被淘汰。故倪認為,應該從更宏觀的面向,去探討要如何振興台灣的流行音樂產業。

但對於大老闆柯文哲承諾3個月解決Live House的問題、鼓勵設立更多Live House,倪桑表示,3個月不可能辦到,「太急了,大家都太急了,文化的東西不能那麼急」,他認為,顯然協助競選的政見小組對Live House不甚了解,而他也明白地說,Live House根本無法上綱到一個「議題」。

倪桑看流行音樂 問題在音樂不夠好

那麼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真正的「議題」是什麼?倪重華認為,問題出在音樂不夠好,不夠好到有足夠的票房市場,因為音樂的生存必須要靠市場力量來支撐,政府輔導絕非上策。而更精準地結合音樂人林正如的說法,問題出在台灣的樂團數量不足、彼此間缺乏足夠的競爭,以及民眾並不如西方觀眾般,願以音樂作為精神生活的重要部分,甚至花錢去Live House聽1場音樂,故流行音樂產業不振,是樂團與觀眾雙面的問題。

而延續此邏輯,若樂團不夠好、賺的也不夠,就更沒有能力進入土地使用合法但租金高昂的「商業區」營運,也沒有能力改善建管、消防設備,還是只能待在違法的住宅區苦撐,這是一整個惡性循環的問題。然而,有競爭力的音樂內容必須靠民間自產,不是政府的手介入就能成,即便政府有心舉辦工作坊培養生產音符的人,但效果仍然如大海中丟入1顆石子,激不起浪花,還是得由民間力量自發形成音樂海嘯,發揮內在的動力。

該如何處理問題?文化局提2方向

面對一個惡性循環的問題,到底該從哪下手?倪重華認為,在Live House業者方面,是不是也能思考改變經營方式,不再只是1個晚上只有1個樂團的表演形態,樂團也可以不只唱自己產出的歌曲;政府方面,解決Live House要先從法規著手,同時也不能忘記兼顧流行音樂產業的大結構問題。

此外,倪重華也不認為Live House是樂團表演的唯一場合,他透露1項新的文化政策:文化局將開放敦化北路戶外體育設施空地,以及松山區迎風河濱公園給藝文團體舉辦音樂會、音樂節等相關的表演活動,且預計將申請流程單一窗口化,可透過市府的窗口咨詢尋找展演場地。不拘泥於展演的硬體空間,將是倪桑下一波音樂政策的重要方向。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