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專文:婚姻美滿才是真幸福

2022-02-21 05:40

? 人氣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與妻子蘇法昭牽手一生婚姻幸福。(台灣醒報)

前監察院長王建煊與妻子蘇法昭牽手一生婚姻幸福。(台灣醒報)

人的一生是否美滿幸福,因素當然很多,但最重要的當數婚姻。我的婚姻可以打90分,因為我娶到一位90分的妻子蘇老師。我們1964年7月30日在台北結婚,一晃已近58年了。這58年中,小小鬥嘴,冷戰數日,當然是有,但我們從來沒有嚴重衝突。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中過大樂透的人

我一生中也做過一些有頭有臉的官職,但不好意思說,我好像有點念妻症的樣子,我們一輩子甚少分離。談到我取到這樣稱心如意的妻子,又是甚麼緣分造成的呢?仔細回憶,奇緣多多,都是上帝的恩典。

我和妻子蘇老師是成功大學第三屆畢生,我讀會統系,她讀中文系。成功大學是由台南工學院改制的,當年女孩子不流行讀工科,好像不夠文雅的樣子。當時成功大學學生近4000人,女生不到200人。女同學只要長得不太難看,大概都在我們男同學夢中出現過。

當時在成大想交個女朋友真是難上加難,要想交到一位像蘇老師這樣條件的女朋友,還終能結婚,真像中樂透一樣。所以我覺得自己是中過大樂透的人。

搭上蘇老師

我是怎麼搭上與蘇老師做朋友,戀愛、結婚這條線的呢?現在想來想去,這都是上帝的恩典,否則我們兩不會成為一家人的。在大學裡,大家都知道有很多社團,當時最大的社團是「畢業生聯誼會」是由各系畢業班的班長組成,再互選聯誼會主席。

所以要當選畢業生聯誼會主席,必須先當選班長。而班長在當時是沒有人願意幹的。我們班在選班長時,我跟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同學說,你提名我好嗎?當主席請大家提名候選人時,那位同學就高聲地說:王建煊,由於當時沒有其他提名人,我就當選了班長。

畢業生聯誼會開會選主席時,我又同樣畫葫蘆,請人提名我,我就這樣當選主席。大家又說還要選一副主席,最好是女同學擔任。蘇老師是女性班長,就被選為副主席。蘇老師當時還有點不高興,她不是被選上的,只因為她是女的,就被大家派為副主席了。從此以後,我當然就有較多機會與蘇老師接觸,近水樓台的事就發生了。

近水樓台的恩典

談到這裡,我好像很厲害,人生佈置得很週延,目的在近水樓台,真是天曉得。我也不知道,我為甚麼想選班長,又選畢業聯誼會主席,當時也不知道蘇老師是班長,是畢聯會的成員。甚至當選畢業聯誼會主席,要幹些甚麼,自己也不清楚。原來這個地方是可以找到終身伴侶的,事後回憶,這一切都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安排,都是上帝的恩典。

畢業生聯誼會在學校很神氣,因為是畢業生組成的。教職員對我們都很禮遇,因為我們都是即將畢業的學生嘛!畢聯會要辦的事,可多可少,但我努力去辦了不少大事。以致忙碌得不可開交,經常逃課。

畢業舞會好舞伴

我在大學四年八個學期,前七個學期平均分學數都在80分以上,大一時平均成績達89.3分,幾乎每門課都在90分以上。可是到大四下學期,平均分數不達80分,而且還有一門課不及格,要補考。

當時辦的活動甚多,其中畢業舞會是最受注目的。當時我們舞會選在最有名的「空軍新生社」辦。舞會裡最受注目的是由誰開舞,舞伴是誰?當時是由我與蘇老師開舞,心中甚感雀躍,蘇老師是我的舞伴。

畢業生聯誼會有些事物,延續到畢業之後,還在作收尾工作。這使我與蘇老師有更多接觸機會,有時還跑到蘇老師家去商量。次數多了,連蘇老師的父母,可能也對這個小男生是不是在打他們女兒的主意有了想法。

次數多了,我乃約蘇老師去台北西門町電影街看電影。蘇老師答應了。這在當時男女交往十分保守的情況下,答應跟你去看電影,大概就八九不離十了,我們就是這樣進入了正式戀愛期,至今廝守一生。

*作者為前監察院長,本文原刊《台灣醒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