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級病毒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歐鴻鍊回憶錄》我為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打過美好的仗

2021-11-25 05:50

? 人氣

1971年12月23日巴拿馬駐華大使賈理呈遞到任國書時,歐鴻鍊(中)擔任傳譯。(東美出版提供)

1971年12月23日巴拿馬駐華大使賈理呈遞到任國書時,歐鴻鍊(中)擔任傳譯。(東美出版提供)

「公職四十五年,我相信,我為我的國家──中華民國,已經打過那美好的仗,走過那艱難的路,那該守的道,也守住了。」─歐鴻鍊

歐鴻鍊先生(1940~2021)生於竹南長於花蓮,是外交部第一位西語系部長,為兩位蔣總統的西語傳譯,多次派駐中南美洲國家,長達四十五年的職業外交官生涯,就是一部我國與中南美洲國家的外交史。

歐鴻鍊先生告別式11月26日,台北第二殯儀館。

重要的里程—進入外交部

一九六二年我自政大外交系畢業,服兵役後,通過外交特考,一九六三年進入外交部工作,分發至中南美司,工作業務以西班牙語文為主要工作語文,我雖然不會西班牙語,也並不以為意。因為那時的外交部人事制度,並沒有上軌道,分發在中南美司,並不表示以後一定會派到中南美地區工作,所以,我並沒有特別去學習西班牙語文。但在我進部約兩年後,臺灣大學開辦歐洲語文補習班,因為是晚間上課,下班後,我就去上西班牙語文課程,經過約八個月後,於一九六七年七月,外放到南美洲的祕魯。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基於工作的需要,我想只補習八個月的西班牙語文程度當然是不足以應付,更不要說滿足工作的需求,必須要加強,所以,我就聘請了一位家庭老師,下班以後在家裡補習西班牙語。由於大使館的人事十分精簡,每個人的工作量都很重,回家以後真的很累,晚上上課的時候,忍不住會打瞌睡。有一天我跟老師說:「我今天很累,可不可以不上課?」他說: 「沒有關係,你睡你的,我講我的;因為在迷迷糊糊中,還是一樣可以聽進一些。」他是一位非常有耐性的老先生,一直認真地為我上課。這樣堅持了六個月,我實在吃不消,就把課停了。當時我被分配的工作,需要做政情報告,得認真看很多報紙,所以我從工作中學到很多。

體重與西語同時進步

除了西班牙語,我的體重也有了「很大的進步」。之前在台北部裡工作三年期間,我跟弟弟同住一個兩三坪大的房間,雙層床上下舖,因為屋頂是鐵皮的,又沒有能力裝冷氣機,夏天熱到不能睡覺,我的體重瘦到只有五十二公斤。外放祕魯後,適逢大使交接,僑團天天邀宴,先是送行,接著又是迎新,當地習慣晚餐很晚才開始,應酬完已是三更半夜,不能睡覺的困擾豁然而解,體重在三個月內就增加到六十七公斤。

外放四年之後,一九七一年七月接到調部的人事命令。當時我心裡有些不開心,因為絕大多數的同仁,一派出國都是十年八年,我同期的通通還在國外,就我一個人提前被調回了。

飛抵松山機場的時候,副司長陳粟來接機,我一頭霧水,我不過是一個小秘書,何勞副司長接機?雖有受寵若驚之感,但是,還是禁不住問他: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就把我調回來?他說因為要讓我擔任總統的傳譯。我問:「什麼語言的?」他說當然是西班牙語啊!我就說:「你們有沒有搞清楚,我並不是學西班牙語的啊。」副司長說:「聽說你的西班牙語很好。」我回答:「那是錯誤的訊息!」但是沒辦法,人已經調回來啦!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