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城市都是我的辦公室!8個人管5條河水汙染 埋伏草叢、窩在車上艱辛蒐證

2018-03-05 08:00

? 人氣

對環保局的職員來說,縣市轄區有多大,他們的「辦公室」範圍就有多廣。(蘇仲泓攝)

對環保局的職員來說,縣市轄區有多大,他們的「辦公室」範圍就有多廣。(蘇仲泓攝)

對一般上班族來說,辦公室就是三面屏間所隔出來的空間,使用電腦、開會、打電話是最主要的活動。但對環保局的職員來說,縣市轄區有多大,他們的「辦公室」範圍就有多廣。

以新竹縣為例,環保局雖然座落在竹北市,但發生在市外1428平方公里縣域範圍內的汙染案件,都是環保局要管的事。而當像河川汙染的證物會隨時間一起流逝時,辦公區域廣闊便成了職員們的心頭之痛。

20171116-風數據水污染熱區專題。(蘇仲泓攝)
像河川汙染的證物會隨時間一起流逝時,辦公區域廣闊便成了職員們的心頭之痛。(蘇仲泓攝)

新竹縣內主要河川流域有五條:新豐溪、福興溪、鳳山溪、頭前溪及鹽港溪,流域共橫跨13個鄉鎮市。而環保局水汙科共有8名職員,平均一人要負責2個鄉鎮,每年對縣內共900家列管事業如工廠、養豬廠等進行2次例行稽查。儘管新竹縣內的河川汙染程度與在國內其他河川相較已是「名列前茅」,但這並不代表科長林行志與同事們就能安逸坐在科裡泡茶。

20180301-SMG034-S03-風數據─河川水污染新竹縣環保局人力變少、稽查工廠卻變多_工作區域 1.png
 

例如,每當民眾通報「聞到河川有惡臭味」,轄區負責人就得隨時出動、搶在第一時間抵達現場,才能避免相關事證在採樣前就隨水流走。以縣內最常發生汙染事件的新豐溪為例,稽查人員接到電話後從環保局出發,即便開快車也得花上20分鐘才能抵達;更不用說不肖業者更經常選在假日或半夜等人力不足的時段偷排廢水。

桃園環保科技園區,污水處理廠,20180111-水污染,風數據專題,環保署北區督察總隊前往桃園環科園區,觀音工業區稽查。(陳明仁攝)
稽查人員接到電話後從環保局出發,即便開快車也得花上20分鐘才能抵達。(陳明仁攝)

而稽查人員即使趕到民眾舉報現場,能否找到真正的汙染來源則是另一項挑戰。林行志說,有時民眾舉報地點位在河川中下游,人員到場後往往得再徒步往上游查找排汙源頭,有時可能還得走半天以上、才能找到嫌疑犯,但如此時間推遲即錯過業者偷排時間。林行志因此坦言,類似案件若能抓到現行犯、對業者開罰,「很多時候要靠機運。」

尋找偷排廢水事證 走進與人齊高的草叢

除了例行稽查和突發案件,若遇上大型、組織性的暗管偷排等水汙染犯罪,環保局稽查人員還得埋伏、蒐證。隸屬水汙科稽查人員的林子堯,就曾為了等待工廠從暗管中排放廢水的那一刻,連續兩周窩在小轎車內、從半夜守到日出;又曾經為了尋找山間土雞城的偷排廢水事證,必須徒手翻過一整座小山丘、走進與人齊高的草叢,過程堪比警察辦案。

桃園環保科技園區,大掘溪,放流水承受水體,20180111-水污染,風數據專題,環保署北區督察總隊前往桃園環科園區,觀音工業區稽查。(陳明仁攝)
稽查人員曾經為了尋找山間土雞城的偷排廢水事證,必須徒手翻過一整座小山丘、走進與人齊高的草叢,過程堪比警察辦案。(陳明仁攝)

地方環保局承辦人員要查水汙染案件,既要能隨時出動、即時到場,又要能在業者不知情的狀況下蒐集證物,種種查緝限制都考驗執法者的經驗,以及對當地環境的熟悉程度。林行志說,有經驗的稽查人員,常能一聽民眾陳情地點及河川顏色、就知道是哪家業者排的廢水,直接驅車前往,節省其中查找的時間,「為了能在第一時間抓到,這樣的經驗相當重要。」然而在環保局內編制有限、工作時間又不固定的現實下,稽查人員的資歷往往與勞累程度成正比。每當一位資深員工離職,環保局內過去積累的知識和經驗往往又得全數歸零、重新來過。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8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