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都滅了,內戰惡夢為何還不醒?大國各懷鬼胎,敘利亞成「中東角力場」

2018-02-23 14:03

? 人氣

阿勒坡飄揚的敘利亞國旗。(德國之聲)

阿勒坡飄揚的敘利亞國旗。(德國之聲)

阿塞德的政府軍以及反對派武裝,並不是敘利亞內戰中僅有的參與者。事實上,參與這場戰爭的還有許多國家,而參與的目的也不盡相同,這其中包括軍事、宗教、經濟以及地緣政治。

伊朗:阿塞德的重要盟友

表面上看,敘利亞的世俗政府和伊朗的神權領袖並沒有太多的共同點。然而,正是由於德黑蘭的鼎力支持,敘利亞獨裁者阿塞德(Bashar al-Assad)也得以避免被推翻的命運。至少在2015年秋季,俄羅斯伸出援手之前,伊朗一直是敘利亞政府最重要的軍事盟友。德黑蘭不僅提供資金、武器、情報,而且還向敘利亞派遣軍事顧問和軍隊。這些軍人來自伊朗革命衛隊、什葉派民兵或者受伊朗支持的真主黨。

由於遜尼派聖戰民兵為敘利亞內戰蒙上了宗教色彩,使伊朗得以以什葉派穆斯林保護者的身份介入戰爭。除此之外,阿塞德和伊朗的軍事盟友關係也基於三個共同目標:遏制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削弱以色列、當年還包括共同抵制伊拉克領導人海珊(Saddam Hussein)的領土訴求。目前,敘利亞和伊朗都對沙烏地阿拉伯和海灣國家持敵對態度。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敘利亞是連接伊朗和真主黨大本營黎巴嫩的節點。

各勢力在敘利亞的領地(德國之聲)
各勢力在敘利亞的領地(德國之聲)

俄羅斯:阿塞德危難時刻的救星

阿塞德陷入絕境之際,俄羅斯伸出了援手:2015年啟動了對敘利亞政府的軍事援助。俄羅斯當時提出的官方理由是,打擊恐怖主義。事實上,俄方打擊的目標絕不僅限於「伊斯蘭國」,還包括了諸多阿塞德的反對派。

不過,莫斯科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幫助阿塞德:烏克蘭危機爆發以後,普京(Vladimir Putin)急於讓陷入孤立狀態的俄羅斯重返國際舞台,他也確實達到了目的。對於阿塞德來說,俄羅斯的介入也是件好事:他很快從叛軍手中,奪回了大部分領土。俄軍在阿勒坡和帕爾米拉取得了最大規模的軍事勝利。而對於有關戰爭罪行的指控,克里姆林宮則一概不予理睬。

沙烏地阿拉伯:針對伊朗的雇傭軍之戰

2003年伊拉克戰爭之後,伊朗在中東地區影響力與日俱增,這令沙烏地阿拉伯非常擔憂。大馬士革和德黑蘭之間的緊密關係,也令沙烏地非常不滿。

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沙烏地向反叛武裝提供了慷慨的支援。沙烏地阿拉伯的目的是,推翻阿塞德,然後在敘利亞建立一個對沙烏地阿拉伯友好的政權。敘利亞境內的聖戰民兵也得到了沙烏地大量的財力和軍力支援。在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支持下,各派勢力將敘利亞變成了血腥的角力場。

土耳其:化友為敵

直到大約十年前,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一直保持著同阿塞德政權良好的關係。兩人甚至在土耳其海濱共同休假。

隨著敘利亞內戰爆發,土敘兩國領導人也立即從盟友變成了仇敵:土耳其期望推翻阿塞德,進而開始對反對派提供支持。大量武器和士兵通過邊境進入敘利亞境內,受益者不僅包括聖戰民兵,還包括「伊斯蘭國」。現在看來,土耳其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敘利亞境內出現庫德人的自治區,甚至獨立國家。為此目的,即便得罪北約盟友美國也在所不惜。

此外,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也希望在敘利亞戰後秩序的構建過程中,也擁有自己的發言權。現在向敘利亞境內派出軍隊,也是為了這一目的。土耳其的大力介入是希望向奧斯曼帝國時期那樣,在中東地區重新獲得霸權地位。

以色列:視伊朗為宿敵

伊朗革命衛隊以及親伊朗民兵持久介入敘利亞內戰,是以色列方面的最大心患。而最令以色列擔心的則是,真主黨民兵在戈蘭高地站穩腳跟後,以此為基地對以色列境內發動火箭炮襲擊。為了遏制這一情勢,從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以色列空軍已經對那些為真主黨提供武器的運輸隊、軍火工廠以及伊朗工事發動了一百多次空襲。

標示中東各大城市位置的路標。(德國之聲)
標示中東各大城市位置的路標。(德國之聲)

美國:毫無計劃 但深陷其中

由於對伊拉克和利比亞的干預政策以慘敗告終,歐巴馬政府在敘利亞危機爆發時,一直持猶豫不決的態度。2012年,敘利亞當權者阿塞德瀕臨倒台邊緣之際,歐巴馬雖對阿塞德予以嚴厲譴責,但仍拒絕大規模介入敘利亞事務。而俄羅斯卻在這一時刻對阿塞德伸出援手。

川普的敘利亞政策也同樣顯得遲疑不決。川普的目的是消滅「伊斯蘭國」武裝、並遏制伊朗。因此,美軍介入的程度僅限於派出特種部隊以及實施一些零星的空中打擊。正因為如此,美國雖然介入了敘利亞危機,但並沒有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前不久,土耳其對敘利亞境內庫德武裝所發動的攻勢,則使美國陷入了兩難境地,一方面,土耳其是北約盟友,但另一方面,庫德武裝又是打擊「伊斯蘭國」行動中不可或缺的夥伴。

 

德國:以援助促自助

德國政府自始至終一再強調,只有阿塞德下台,敘利亞危機才能得到和平解決。前不久,德國政府發言人賽博特(Steffen Seibert)還曾呼籲阿塞德盟友伊朗和俄羅斯,對敘利亞政府施加影響。他表示:「如果沒有上述兩國盟國的幫助,阿塞德決不會有今天的軍事成就。」

在軍事方面,德國沒有捲入敘利亞危機,其影響力也非常有限。不過,德國派遣了偵察機幫助尋找「伊斯蘭國」的軍事基地。這些德國偵察機最初是從土耳其境內的北約基地出發執行任務,德國聯邦軍撤出土耳其後,偵察任務已改為從約旦境內執行任務。

此外,聯邦國防軍還在伊拉克北部支持與「伊斯蘭國」開戰的庫德武裝,其中包括對這些民兵提供培訓和軍火。另外,在銷毀敘利亞化學武器方面,德國也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

由於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在打擊敘利亞庫德武裝時動用了多年前從德國購置的坦克,這筆軍火交易目前在德國引發了激烈的爭執。

梅克爾有望組成新政府(AP)
梅克爾有望組成新政府(AP)

法國:馬克宏尋求政治解決危機

對於敘利亞內戰,法國在西方國家中扮演著一個相對重要的角色。法國最先向敘利亞反叛武裝提供醫療物資,後來也提供軍火。2015年9月,法國還曾對「伊斯蘭國」基地發動空襲,2015年11月,巴黎恐怖攻擊發生後,法國又進一步擴大了空襲的規模。

法國方面稱,在敘利亞的首要目標包括打擊恐怖主義、提供人道救助以及重啟和平談判。尤其在重啟和談方面,馬克宏付出了諸多努力。法國支持敘利亞境內的溫和反對派,並尋求以和平手段解決爭端。馬克宏去年還曾宣佈,法國不再以阿塞德下台作為和平談判的前提條件。

上週,馬克宏發出威脅稱,如果有確鑿證據顯示,敘利亞政府軍對平民使用了化學武器,法國將發起空襲。早在去年,法國就警告敘利亞當局不要越過這一「紅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