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不干預經濟才能成長的假定是錯誤的:《資本的世界史》選摘(2)

2018-02-28 05:10

? 人氣

國家愈形重要,而這一點也反應在所謂的國家支出比率,也就是公共支出在年經濟產值上的佔比上。此時國家支出比率極速攀升,在德意志帝國時期佔比還只有5%至7%,到了威瑪共和國(Weimarer Republik)便高達15%至20%,而在2011年時,德國的國家支出比率更高達45.3%。

乍看之下,這似乎表示國家支出持續向上攀升,但實際上國家支出比率幾乎四十年沒有太大的變動。1975年時,德國的國家支出比率便已高達48.8%,而此後甚至還得負擔兩德統一的費用。由此看來,認為名為國家的莫洛赫神(Moloch)會將資本主義的稚嫩幼苗嚼得粉碎,這種擔憂絲毫沒有根據。

最重要的是,新自由主義的基本假設認為國家必須盡可能不干預經濟,如此經濟才可能成長,這是錯誤的。儘管奧地利的國家支出比率高達50.5%,但在過去數年,奧地利的經濟成長卻強過德國。在2001至2010年間,奧地利的平均經濟年成長率為1.6%,德國卻只有0.9%。至於瑞士則似乎是個反面例證,瑞士的平均成長率為1.7%,但其國家支出比率卻只有34.5%。

不過,如果只是比較絕對經濟成長率卻會令人產生誤解,因為我們還不知道這些生產力要分配到多少人身上──而上述三個國家在這一點上有著值得我們注意的差別。德國國民數目略減,約為8,020萬人,瑞士在過去十年來則多出了80萬人,人口約800萬,大約增加了10%。同一時間在奧地利則有40萬人移入,全國人口增加了5%,總共約840萬人。人口越多代表消費越多,如果必須供應更多外來移民的生活,經濟自然就會成長。

海拔只有196米的阿斯科納(Ascona)是瑞士地勢最低的小鎮(圖/Diriye Amey@flickr)
海拔只有196米的阿斯科納(Ascona)是瑞士地勢最低的小鎮(資料照,取自flickr)

且讓我們更精確計算:瑞士自2000年以來的累計經濟成長約為21%,而同一時期人口約增加逾10%,因此其中一半屬於「橫向成長」,亦即人均經濟成長率只有一半,約為0.85%。這個數字與德國的平均經濟成長率相去不遠,德國在人口略減的情況下來到0.9%。儘管奧地利的國家支出比率在這三國中最高,但奧地利的人均經濟成長也最高。

此外,瑞士人是如何將他們的國家支出比率壓到令人訝異的34.5%,也頗令人好奇,畢竟幾乎其他西歐國家都在45%到55%之間。這個問題的答案便是「私有化」。瑞士的醫療保險與部分退休保險是由私人企業辦理的,因此不在國家支出比率之列。就一名瑞士企業員工看來,這不過是一種戲法,因為他還是不得不繳交保險費。瑞士企業家協會(Schweizer Unternehmerverband)曾經計算過,如果將民營社會保險考慮在內,瑞士的國家支出比率應如何:結果甚至遠高於德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