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區塊鏈融資的理論與實踐

2017-10-05 06:40

? 人氣

為防禦彗星撞地球的世界末日,是否應該透過ICO向全球融資?

為防禦彗星撞地球的世界末日,是否應該透過ICO向全球融資?

在中國人民銀行於九月初宣佈查禁俗稱「首次上鏈發行」(Initial Chain Offering 或 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的虛擬代幣眾籌,截斷虛擬貨幣與法幣兌換渠道,要求已募款的項目清退,下令虛擬貨幣交易所限時關停,造成全球虛擬貨幣的行情急挫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比特幣已經回到了每枚4300美元、以太幣也在300美元附近回穩,連號稱「中國版以太坊」的NEO(原名AntShares),也突破了30美元的阻力位,虛擬貨幣無懼打壓、不屈不撓的魯棒性(robustness),令人激賞。

近年來全球虛擬貨幣界的重大威脅之一,就是比特幣的「中國症」:中國大陸如果在比特幣獨大,反而不利行情與行業發展;但如果沒有中國大陸「漲停敢死隊」追捧奔競,市場一灘死水,又無利可圖。最好的情況,就是中國因素有點大又不太大,足夠維持憧憬,又不會誘發疑慮就好。在人行查禁ICO之前,中國大陸佔全球虛擬貨幣的成交量即已下降到15%左右,加上日本對虛擬貨幣及區塊鏈技術的大力支持,虛擬貨幣的「去中國化」其實早已開始。這對虛擬貨幣與區塊鏈產業而言,不啻為一短空長多的好消息。

時值北京多事之秋,內有中共十九大京戲,外有北朝鮮核彈韓劇,黨國領導不希望虛擬貨幣造成金融動盪擾亂大局,強力監管政策出台,早在市場「春江鴨」意料之中。但出手之重,除了大陸一些「三無ICO」(無團隊、無業務、無產品)的騙局實在鬧得不像話,逼使北京祭出「非法集資」的翻天印嚴打,除了維持金融秩序之外,恐怕還有先強力清場,為將來國家隊進場預備的後著。這一點由人行雖然查禁ICO,但並未完全封鎖虛擬貨幣,更未關停各類虛擬貨幣礦工在大陸的礦場,即可推測。

從霸權博弈的視角觀察,互聯網空間早已成為霸權國、流氓國與非國家行為體鞏固擴張勢力範圍的新維度,區塊鏈技術構建超主權金融秩序的能力,更是兵家必爭之地。睽諸全球各國政府與金融利益集團對虛擬貨幣既提防又發展的曖昧心態與兩手策略,一旦虛擬貨幣與區塊鏈的中國國家隊風光亮相,市場心理又會正面解讀,認為區塊鏈技術情勢一片大好,屆時各類不受北京完全控制的虛擬貨幣行情有可能絕塵而去,再創新高。基於區塊鏈技術的ICO,亦有可能成為主流市場接受的金融科技與金融服務模式。

對有心發展互聯網金融科技的小國而言,不能也不應將ICO視為洪水猛獸與病毒。在此超越黨派利益的政策方針問題上,必須反對盲目緊跟北京與首爾政策,武斷扼殺新創發展的蓬勃生機。東京金融廳的前瞻開明政策,值得借鑑。未經深思熟慮的查禁,是退步的,野蠻的,是自絕於互聯網發展進程的錯誤政策。我所創辦的源鉑資本(Kyber Capital)與全球區塊鏈金融新創界的一貫主張,是區隔對待投機炒作與創新研發,審慎樂觀地面對互聯網金融科技帶來的戰略機遇,積極佈局,鼓勵競合,蘊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接受市場的實戰考驗。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