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聯會爭議 張茂桂:我是眷村子弟,婦聯會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

2018-02-06 22:36

? 人氣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桂今(6)日在臉書上表示,我是眷村子弟,我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該還國庫的趕快還,該作公益的趕快作,組織該轉型的趕快轉。(資料照,陳明仁攝)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桂今(6)日在臉書上表示,我是眷村子弟,我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該還國庫的趕快還,該作公益的趕快作,組織該轉型的趕快轉。(資料照,陳明仁攝)

婦聯會究竟是不是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內部鷹派已經推翻與內政部簽訂行政協議。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張茂桂今(6)日在臉書上表示,我是眷村子弟,我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該還國庫的趕快還,該作公益的趕快作,組織該轉型的趕快轉。

張茂桂說,我是眷村子弟,我認為婦聯會是曾為「光榮」的「附隨組織」,該還國庫的趕快還,該作公益的趕快作,組織該轉型的趕快轉。

張茂桂表示,中華反共婦女聯合會,後來把「反共」二字拿掉了,如果曾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我看這是當年曾經的「光榮歷史」,不知為何要撇清?反說人家抹黑?黨國時代總裁與黨中央的權力比五院都還更大,國軍是國民黨軍的簡稱,國歌也是黨歌。黨凌駕於政與軍之上,這是持續戰爭與打造中華民國國家體制的歷史過程與事實,人們現在有不同的評價,但發生的已經發生了,不論民主化、本土化或者「轉型正義」都不能改變。

婦聯會照顧軍眷 老蔣夫妻「性別角色分工」

當年由蔣宋美齡創立的婦聯會,張茂桂認為,婦聯會照顧軍眷是當年獨裁者老蔣夫妻之間的「性別角色分工」,一個帶兵讓人「甘願」枕戈待旦為黨國效命,而且真正犧牲者大有人在,一個承諾勞軍、讓軍人仍可能休養並繁衍後代、萬一戰死也有後人祭拜,且後者確實有安定社會軍民關係以及軍心的雙重作用。(注:但不要誇大婦聯會的貢獻,因為即使靠勞軍捐婦聯會自己也根本蓋不了那麼多眷村。而且,婦聯會的正經大事是在眷村開小組會議作婦女的政治思想與家庭教育工作)若問過去是否曾是黨的附隨?這有何疑問?有丟臉嗎?當年黨國之下要想要當「附隨」者,恐怕還得排隊競爭才能爭取入列:死傷慘重的孤軍與救國軍也只能想辦法「比照」而不算正牌國軍,自娶老婆的老兵也沒配住眷村的資格。當年即使同為官夫人,能穿旗袍、蹬高跟鞋,如果沒門道恐也進不了婦聯會大門。

張茂桂說,現在,國家體制經歷轉型,黨國已分離,軍隊國家化,退輔會行政化,眷村已改建私有化,剩下婦聯會的「光榮」使命早該結束,以往累積來的資產,因為是錢與社會信賴的問題,也要透明地讓法治程序來處理。奉勸各位阿姨與大嬸,組織想繼續活動就徹底轉型,自己趕快把帳本清一清,該還國庫的就還國庫,若該拿來作公益的就作公益,畢竟錢都來自納稅人與各界所捐助的,甚至連房產增值也不要遲疑留戀,該回饋的就回饋。

最後,張茂桂提出,「轉型」包括了困難的價值工程,不是簡易的黑白二切、鬥爭與反鬥爭的政治問題。轉型是要讓社會能自我改造進步,未來不重蹈覆轍;轉型不是要我們(不分誰)清洗或撇清,因為真相總是比想像更複雜,而是大家(不分誰)都能願意謙卑地面對,因為過去總是比記憶更為沈重;而越曾經是那黨國時代的「高級的」,也就越有需要蹲得更低的勇氣。

喜歡這篇文章嗎?

風傳媒綜合報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