挾反貪名義擺平太子黨 中共與沙烏地阿拉伯會得到相同結果嗎?

2017-11-28 18:00

? 人氣

習近平把「紅二代」勢力排除出權力核心的同時,在自己身邊安插了同自己在不同時期共事過的平民出身的官員。圖為1983年在河北正定辦公室裡的習近平。(BBC中文網)

習近平把「紅二代」勢力排除出權力核心的同時,在自己身邊安插了同自己在不同時期共事過的平民出身的官員。圖為1983年在河北正定辦公室裡的習近平。(BBC中文網)

中東大國沙烏地阿拉伯32歲的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11月初突然把數十名沙烏地阿拉伯王子和億萬富豪關進了利雅得麗思卡爾頓酒店,要求他們交出貪污的非法所得才能走出這座金碧輝煌的臨時監獄。

沙烏地阿拉伯這場自上而下的反腐風暴被許多人說成是權力鬥爭,因為這些被關押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子和富豪大多是具有挑戰王儲權威潛力的統治精英。這些人是不帶引號的太子黨,用中國的術語講是沙烏地阿拉伯的「紅二代」。

中國的「太子黨」是指中共資深領導人的子女,也叫「紅二代」,即一小部分早期參加中共革命的高級領導人的子女。普遍認為習近平上位擔任最高領導人得到了他們的支持。但是中共19大後,有觀察家認為「太子黨」在19大黨代表中已成「弱勢群體」。

沙烏地阿拉伯反腐

按照王儲薩勒曼的說法:「我們國家從80年代到今天一直深受腐敗困擾。我們的專家估計,從上到下的腐敗,每年消耗了約10%的政府開支。多年來政府發起一次次反腐戰爭,但都失敗了。原因是反腐是自下而上。」

「我父親認知到容忍這樣級別的腐敗繼續下去,我們就不可能繼續留在20國集團內。2015年初他最早的政令之一就是蒐集頂層的腐敗材料。小組工作了兩年,收集了最凖確的信息,然後他們提交了約200個名字。」

現在王儲讓沙烏地阿拉伯公共檢察官採取行動,他們給被逮捕的涉嫌腐敗的億萬富翁或王子兩種選擇:「我們對他們出示了掌握的所有文件,他們看到這些證據後,95%的人馬上同意和解,」這意味著簽字向沙烏地阿拉伯國家財政部交出現金或他們的商業股份。

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在11月初突然把數十名沙烏地阿拉伯王子和億萬富豪關進了利雅得麗思卡爾頓酒店

薩勒曼說,約有1%能夠證明他們清白,他們的案件當場撤銷。約有4%的人說他們沒有腐敗,並且帶律師希望走法律程序。他說,如此一來,沙烏地阿拉伯最終將能夠從和解中得到約1000億美元。但是消息人士對英國《每日郵報》透露,沙烏地阿拉伯王儲透過獲取被扣押者的銀行賬戶以及凍結資產得到了超過1940億美元的資金。

被吊打?

BBC的記者利斯·杜賽可能是進入利雅得麗思卡爾頓酒店這座臨時「監獄」拍攝的唯一記者,但她也沒有採訪到裏面的「囚徒」。

據《紐約時報》媒體報導,這次的反腐舉措似乎得到沙烏地阿拉伯民眾的支持。沙烏地阿拉伯民眾的態度是,「把他們倒起來抖一抖,直到把他們兜裏的錢全倒出來為止!」

但是據英國的《每日郵報》報道,這些被關押的王子倒是真的被王儲從國外帶來的僱傭兵吊打、用刑。消息人士對英國報紙記者說,審訊由被王儲請到沙烏地阿拉伯的「美國傭兵」執行。這些曾經屬於沙烏地阿拉伯最有權勢集團的王子和富翁受到了毆打,折磨,扇耳光,和其他侮辱。

目前,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氣氛緊張,王儲繞開國家安全部隊,用特別手段將王子和億萬富翁們關押在豪華酒店。酒店外面由沙烏地阿拉伯特種部隊的裝甲車把守。

利雅得麗思卡爾頓酒店
利雅得麗思卡爾頓酒店成了關押王子和億萬富翁的鍍金監獄

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內部由私人保安公司負責,因為王儲不願意使用沙烏地阿拉伯軍人拘禁從前一直接受他們敬禮的顯貴。這些保安人員被從阿布扎比調來,他們現在控制一切。

《紐約時報》最近也報導了刑訊的消息。在利雅得一所醫院的醫生和美國官員對英國《泰晤士報》說,17名被拘禁者需要治療。

政治風險

中國自上而下的反腐運動一向因為沒有「新聞自由」,「缺乏透明」而受到外界的詬病。但是同樣沒有選舉民主,沒有言論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沙烏地阿拉伯進行的自上而下的整肅卻被《紐約時報》評論員弗里德曼說成是薩特的「阿拉伯之春」。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薩勒曼顯然試圖效仿沙烏地阿拉伯創立者伊本·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通過整肅試圖塑造一個沒有腐敗,沒有政治反對勢力的新沙烏地阿拉伯。但是他在統治階層內部進行整肅具有相當的政治風險,甚至有人說會帶來合法性危機。

雖然事後美國總統川普讚揚王儲,發推特說對他有信心。但是美國國務院的消息人士對記者說,沙烏地阿拉伯王儲「行事魯莽,沒有仔細考慮其行動的後果,或許美國利益會受到損害」。

有分析認為,薩勒曼排斥了沙烏地阿拉伯政治上層中不受其直接控制的大部分勢力,爭取中下層的支持,這麼做面臨的一個問題是:他把個人更直接地和政治和社會改革成敗作捆綁,因此加劇了政治風險。

「紅二代」作為整體在中國政治中可能不如重要王室成員在沙烏地阿拉伯王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習近平上位得到了「紅二代」鼎力支持。

習近平,江澤民,胡錦濤
習近平弱化了「紅二代」在權力核心的分量,加大了其個人同國家政治成敗的捆綁

個人捆綁

在2012年秋擔任黨內最高職位後不久,習近平突然從公眾視線中消失,住院將近兩周時間。據日本記者中澤克二說,習近平利用那兩周時間廣泛接觸「紅二代」,取得了他們對其反腐計劃以及大幅度軍改的支持。

十九大後,被看成習近平的左膀右臂的王岐山退出後,習近平成了新政治局7人常委中唯一的「紅二代」。王岐山的岳父是中共元老姚依林,在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被鎮壓前後擔任過政治局常委。

25人的政治局委員中有一位「紅二代」是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上將。張又俠是習近平兒時的朋友,他的父親張宗遜是中共開國上將。張宗遜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同為陝北人,兩人在國共內戰初期在陝西接下併肩戰鬥的友誼。

習近平把父輩顯赫的「紅二代」勢力排除出權力核心,減少了挑戰最高權力政治資源的人選,同時在自己身邊安插了同自己在不同時期共事過的平民出身的官員,淡化了紅色基因,加強了政治服從。

習近平思想被寫入黨章,習近平為自己樹立了超乎胡錦濤和江澤民兩位前任的地位,甚至比肩鄧小平。突出自己權威的同時,弱化了「紅二代」在權力核心的分量,自然就加大了習近平個人同國家政治成敗的捆綁,個人政治風險也隨著增加。

許多「紅二代」的父輩在文革中被毛澤東整肅。文革結束後,中共黨章明文禁止搞個人崇拜。習近平的權威可能面對來自太子黨的不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