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戰後國府空軍對「敵偽」人員的運用

2021-04-25 07:20

? 人氣

汪政權末代空軍領袖,空軍司司長韓文炳,在抗戰勝利之際拒絕了飛行教官周致和的邀情,一起搭乘建國號專機投奔延安。韓文炳以為自己反共的態度能得到蔣委員長的赦免,可最後卻還是與其他漢奸一起命喪南京雨花台。而韓文炳非死不可的原因,同樣與他黃埔軍校第9期、中央航空學校第2期畢業生的身份拖不了關係。可見與蔣中正淵源越深,當上漢奸以後越是必死無疑。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汪精衛接待德國駐華外交官,後面頭戴大盤帽的為陳昌祖,南京國民政府的首任航空署長,他也是汪精衛夫人陳壁君的弟弟。(國史館)
汪精衛接待德國駐華外交官,後面頭戴大盤帽的為陳昌祖,南京國民政府的首任航空署長,他也是汪精衛夫人陳壁君的弟弟。(國史館)

那麼淪陷區的青年飛行人才呢?

然而汪紀中華民國空軍裡面,並不是只有從國府空軍叛變出來的領導幹部而已。汪精衛自視為新的中央政府,同樣在日本人的幫助下建立了一所中央航空學校。這所中央航空學校的校址一開始在江蘇常州,後來又轉移到江蘇揚州。第1期共62名飛行學生於1941年夏天開始受訓,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於1943年夏季畢業,而且幾乎所有人都順利完訓。

與之相反的是,重慶國府空軍的淘汰率高達25%到30%,雙方飛行員的差距十分明顯。更重要的是,日軍不信任中國飛行員,除練習機與行政專機外沒有向汪紀中華民國空軍提供任何作戰機種。本來有答應提供一些老舊的九七式戰鬥機,最終還是因為害怕中國飛行員窩裡反的關係遲遲沒有下文。南京國府空軍的飛行員沒有作戰飛機,自然不可能累積到作戰經驗。

反觀重慶的國府空軍,從1941年開始派員前往美國受訓,到二戰勝利之際已經有1,224名留美飛行員接受最現代化的美式飛行訓練洗禮。他們當中又有許多人,抗戰末期時被編入美國第14航空軍下的中美空軍混合團(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在陳納德將軍指揮下駕駛P-40戰鬥機、P-51戰鬥機和B-25轟炸機投入對日反攻。

抗戰勝利時的中華民國空軍,已經稱得上是全亞洲最強大的空中力量,對於南京國府空軍那些毫無參戰經驗的飛行員,自然是看不上眼。汪紀中華民國空軍沒有參加過作戰,無法形成與重慶國府空軍相抗衡的士氣與凝聚力,抗戰勝利之後只能就地解散。參加「敵偽」武裝的他們,面對剛剛戰勝日軍的重慶國府空軍只剩下自慚形穢。

確實有一些滿洲國軍飛行隊或者南京國府空軍的飛行員,在抗戰勝利後為中華民國空軍所收編,不過他們通通都被剝奪了飛行的資格,只能從事情報或者文書工作。想要繼續飛行不是不可以,但他們必須要報考從昆明遷回筧橋的空軍軍官學校,從頭開始接受訓練,顯示國民政府既不相信他們的忠誠也不相信他們的技術。

國史館文件中提到的《台灣及東北地區敵偽出身及曾汪偽職之空軍技術人員擇優僱用辦法》,似乎最後沒有被成功推行,導致解放軍空軍趁虛而入,接收大量滿洲國軍飛行隊和汪政權空軍人才。(許劍虹提供)
國史館文件中提到的《台灣及東北地區敵偽出身及曾汪偽職之空軍技術人員擇優僱用辦法》,似乎最後沒有被成功推行,導致解放軍空軍趁虛而入,接收大量滿洲國軍飛行隊和汪政權空軍人才。(許劍虹提供)

那有沒有人來到台灣?

汪政權空軍來台灣的人員當然是有,不過主要還是以地勤人員或者技術人員為主,飛行人員因為沒有發展的原因還是留在大陸居多。比如1941年9月27日,隨空軍第1大隊第2中隊分隊長張惕勤投效汪政權的SB-2轟炸機轟炸員湯厚漣與通訊員梁文華,後來又設法逃回重慶抗日陣營,並在證明自己是被張惕勤裹脅後又重新得到空軍接納,最後隨政府一起來到台灣。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