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四君子可以民主你,你不能民主他?

2021-01-26 05:30

? 人氣

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法定罷免門檻,韓國瑜率領市府團隊於四維行政中心發表談話。(資料照,林瑞慶攝)

高雄市前市長韓國瑜罷免案通過法定罷免門檻,韓國瑜率領市府團隊於四維行政中心發表談話。(資料照,林瑞慶攝)

毫不誇張的說,罷免風潮之所以會在台灣流行起來,就是罷韓四君子帶動。四君子讓台灣人民看到罷免的新高度、新圖像,甚至給了罷免是「民主修復」的美麗名詞,讓人對罷免這種「給人難看」的負面行為有了道德高度。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而僅僅1年之後,當罷免輪到了他們盟友黃捷的身上,四君子卻改口說罷捷是「民主報復」。罷韓是民主修復,罷捷是民主報復,僅僅1字之差,卻讓人見識綠營人士操弄「民主」二字的功力。更讓人知道,原來在台灣,民主可以這麼廉價,這麼工具化。

民主沒有多高尚,它就是一種不動拳頭的多數暴力。選舉還可用「選賢與能」來包裝,說成是人民「愛的展現」,投給自己喜歡的人,若票數相對夠多就能當選。但罷免,說實在話,是恨的展現,是一種「民主修理」,其目的是修理你看不順眼的政治人物,以多數暴力趕他下台。

罷韓與罷捷,都是相同性質的罷免行為,罷韓沒有比罷捷更具正當性,罷捷的合理性也不會比罷韓少。四君子去年幹掉韓國瑜,就是他們有能力匯集資金、股動民意,最後製造足夠多的仇恨性投票,如此而已。至於那些冠冕堂皇的罷免理由,都是動員的說詞,因為評價從來是一體兩面,你說的草包在支持者眼裡是治沉痾的藥包,你說的跳選總統背棄高雄在另一方眼裡是不計毀譽擔起台灣責任……。這些理由根本沒有誰對誰錯,都只是為了催化罷免行為而已。

20190603-高雄市議員黃捷3日出席大社工業區轉型記者會。(盧逸峰攝)
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投票將於2月6日舉行。(資料照,盧逸峰攝)

都是「民主修理」的罷免行為,四君子卻強要以「民主修復」來美化罷韓,以「民主報復」來醜化罷捷,這就說明他們對民主本質的假理解,他們信奉的是偽民主,更證明他們只是把「民主」2字當成政爭工具—只能我民主你,你不能民主我。

四君子這種行為已不能以單純的「雙標」2字所能理解,可能必須要到權力附庸關係裡面去找答案。理論上四君子是最不適合出面挺黃捷的人,但就在蔡英文喊話力保黃捷後,久違的四君子馬上就浮上檯面,並花大錢刊登廣告。這種行為像極了去年罷韓,全國都知道是民進黨要搞倒韓國瑜,但民進黨不出面,由四君子擔任「偽公民團體」的角色。如今操作模式,像極了當年。

看到四君子只容他們民主對手,卻不容對手民主他們,我真不知道台灣民主有何值得驕傲處?這種民進黨式的民主,有比共產黨式的鬥爭高尚嗎?我懷疑。

*作者為高雄市自由業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