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專欄:我乾了,您隨意─見證真實的中國

2017-10-01 06:40

? 人氣

上訪的母女。(視頻截圖)

上訪的母女。(視頻截圖)

這一次環島,是陪著中國紀錄片導演趙亮的《上訪》走臺灣,看看中國,想想臺灣。

「這麼做有用嗎?」這已經是個永恆的問題,這麼多年了,一直被這麼問。

在中國,我做公益二十幾年,就像上訪者是少數一樣,公益人也是少數、另類,總會引發很多好奇:「這樣做有用嗎?」「別人不理解,傷心嗎?」「見不到效果,後悔嗎?」……

還是那句老話:我乾了,您隨意。

這本是酒桌上的一句話,此言一出,顯得自己人格閃亮酒風浩蕩。作為一個沒酒量的人,偏偏愛拿酒說事兒。說到自己的選擇,挪用這句話感覺蠻貼切。

「我乾了,您隨意。」自己盡力,不問結果,唯求心安,無干他人。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是我和我的國家的一個約定。

看到一個不同的中國、真實的中國

不瞭解中國,不符合臺灣人的利益。那麼臺灣人是怎麼瞭解中國的呢?

摘一段青平臺的活動介紹:

論及中國,我們時常將其評論為「大」和「壞」:「大」,其銳不可擋的成長趨勢?「壞」,廣大的中國人民們仍然陷於共產魔爪無法掙脫貧窮的牢籠,兩岸人民的政治意識仍然處於敵對?如果你曾訪中國,或者與中國人交流,可能發現事情並不如舊有看法那樣單一,你會窺見與我們自身土地相仿的有機元素,諸如:對自由民主的嚮往、對人的憐憫關懷,對國家機器的無聲控訴,在現今中國社會正以不同的樣貌,自下而上萌發、演進著。

「李明哲事件」是個重大個案,我們看到了甚麼?中國當局為何如此積極打壓「第三部門」?是否反映著中國社會某種程度的崛起與改變?你我可能都認為中國是一隻難以捉摸的巨獸,但對於他正發生的改變可能多有「感知」,只是選擇忽視。「擱置爭議」或許是政治上暫時的策略,但認識中國儼然刻不容緩……

痛感臺灣人對近在咫尺的中國瞭解之少。跟臺灣朋友說起中國,一般介紹他們看兩本書、一部片,這一部片,就是紀錄片《上訪》,兩本書,有我去年在臺灣出版的新書《敵人是怎樣煉成的》,另一本是1991年臺灣出版的老書《黃禍》。

以此看到一個不同的中國、真實的中國,不再僅僅是「大」和「壞」。

紀錄片《上訪》主要拍攝場景是上訪村,北京南站的原址。北京南站,占地50萬平方米的現代化建築是北京之「大」的體現,日客流量20萬人次可謂世界之最。這樣的北京南站、這樣的一個北京,是真實的。

北京南站曾經有個「上訪村」,傷痕累累的訪民懷抱洗刷冤屈伸張正義的希望來到北京,卻流落在骯髒的棚區在刁難抄撿和截訪遣返中惶惶不可終日。北京南站是真實的,上訪村也是真實的。《上訪》讓人看到那個光鮮亮麗的北京的另一面,上訪村的北京,和北京南站的北京,都是真實的。上訪,讓人看到了繁榮強大的中國的另一面,都是中國,都是真實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