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20周年》台灣從中得到什麼教訓?他警告:不要搞到連一國兩制都不可得

2017-07-01 08:35

? 人氣

新黨發言人、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蘇仲泓攝)

新黨發言人、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蘇仲泓攝)

今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鄧小平「50年不變」的承諾還走不到一半就變調。「一國兩制」下浮現的社會問題,使得台灣青年以香港為借鏡提出了「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警告。不過,新黨發言人、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在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卻表示,香港目前面臨的社會問題並非全因97回歸所致,有些問題更「正是因為中國介入不夠」。就算一國兩制在台灣也不會和香港一樣,反倒是台灣要小心「不要最後連一國兩制都不可得」。

延伸閱讀:香港回歸20周年》台灣該接受一國兩制嗎?他說:這不應該是個選項

20170623-王炳忠專訪。(蘇仲泓攝)
新黨發言人、新黨青年委員會召集人王炳忠。(蘇仲泓攝)

中港CEPA及時雨  挽救香港經濟 

王炳忠表示,香港之所以能成為70年代的「香江傳奇」,是偶然而非必然,剛好是特殊的時代背景,中國還在文革封閉,台灣也因政治問題沒辦法開放,兩岸正好都為政治所困,剛好使得香港成為得天獨厚的「自由港」。

香港居民的貧富差距極大,窮人往往只有僅供屈身歇息的一床空位。(美聯社)
香港居民的貧富差距極大,窮人往往只有僅供屈身歇息的一床空位。(美聯社)
香港居民的貧富差距極大。(美聯社)
香港居民的貧富差距極大。(美聯社)

但是隨著中國崛起,改革開放,中國在2000年加入WTO後,走上穩健的發展道路,兩岸也三通,使得香港的地位被邊緣化。王炳忠認為,許多批評都聚焦在香港特色小吃不見、中國人變多等的「個案」,但整體上來說,他以2003年香港SARS危機為例。當時香港碰上97年以來金融危機最高峰,加上疫病爆發,社會氛圍低迷。此時中國與香港簽訂了《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提出許多惠港措施挽救了香港經濟,也被許多媒體稱為「及時雨」,這就是香港回歸以後在整體經濟上受到中國幫助的案例。

至於現在港人抱怨中國觀光客過多、貧富差距等問題,王炳忠認為,「這是餅做大以後的分配問題,但如果當初沒有那個餅,連發展都沒有。」他也直指,香港目前貧富差距問題,正是因為中國介入不夠,使得富商、既得利益者拿走大部分好處。

港獨分子以中國為假想敵  從中獲取利益

在政治方面,王炳忠質疑,香港回歸之前是英國殖民地,香港總督也由英國政府直接指派,按照鄧小平承諾的「50年不變」香港特首也應該直接由中國指派,根本就不必選。現在的爭議點在於特首的選舉怎麼選,但不能因此就說50年不變跳票。

王說,這幾年來,兩岸都以中國做為選舉的話題,香港因而有了「港獨」和「本土派」,這些政黨利用了中國這個「假想敵」獲取利益。過去英國殖民時期港人反英就會被鎮壓,一國兩治後香港可選舉自治,於是就被有心人士操弄,「就像台灣的台獨騙票,靠大陸當救援部隊。」才會出現香港90後的年輕人靠著反中上位,「就連這些人都在一國兩制裡得到好處。」

為期79天的「雨傘革命」是香港極為重要的社會運動。(美聯社)
為期79天的「雨傘革命」是香港極為重要的社會運動。(美聯社)

港獨運動是外國勢力的挑撥  林榮基宣揚港獨要脅中國

王炳忠認為,香港最寶貴的價值便是「自由」和「法治」,但是港獨分子先將中國貼上暴力的標籤,接著自稱「以武制暴」,包圍陸客消費的商店,這才是逾越法治。另一方面,港獨分子與美國駐港的總領事勾結,明顯有外國勢力介入,試圖將香港塑造成反華的橋頭堡。而銅鑼灣書店的老闆林榮基,過去在70年代是中國左派,挺文革,也受到中國體制的資源養大,如今又變成西方自由派,藉宣揚港獨來要脅中國給他好處,抬高喊價的籌碼。

這些人炒起了港獨,成就自己的政治資本,卻不在意香港社會撕裂、動盪。他們違法的「人權」,不能等於香港普通人民安定發展的「人權」。

20170209-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右)9日至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出席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邀請之座談。(顏麟宇攝)
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右)9日至台北國際書展會場,出席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邀請之座談。(顏麟宇攝)

他還質疑,香港90後的港獨人士,很多在1997年時才只有3、4歲,還有人是97後才出生,有些人可能1997年時才只有3、4歲,怎麼會知道回歸前香港是什麼狀況,這些人口中回歸前的香港很多都只是想像,將不滿投射到他們所沒經歷過的環境。

2017香港特首選舉26日投票,許多市民上街要求下屆特首應改為全民普選(AP)
2017香港特首選舉投票,許多市民上街要求下屆特首應改為全民普選(AP)
2017香港特首選舉26日投票,許多市民上街要求下屆特首應改為全民普選(AP)
2017香港特首選舉投票,許多市民上街要求下屆特首應改為全民普選(AP)

香港民主不成熟  港獨使普選更遙遙無期

為了爭取普選,香港在2014年暴發「雨傘革命」引發全球媒體關注。而王炳忠認為,民主發展要與社會經濟發展相搭配,香港在英國統治下,沒有普選、也沒有讓香港有健全的政黨政治,到90年代才開始開放立法會讓港人擁有更多選舉空間,但香港的民主制度還是不成熟,沒有普選的條件。

20170623-王炳忠專訪。(蘇仲泓攝)
王炳忠。(蘇仲泓攝)

台灣不要到最後連一國兩制都不可得

談到「一國兩制」能否適用於台灣,王炳忠開宗明義便說:「台灣不要到最後連一國兩制都不可得」。他解釋,依照中華民國憲法,兩岸是一個國,只是因政治問題而分治,如果提到「一邊一國」、「兩國論」就是違背憲法,民主基於法治,如果連自己的憲法都不承認,代表民主一定出了問題。如果認定台灣中國為兩國便是走向台獨,這樣也行,但要提出如何健全台灣的軍隊、能源獨立、經濟被孤立能否應付等問題。

假設如果不要台獨,就不能否認一國;在一國前提下若對中國的制度沒有信心,想要維持目前制度,那就是「一國兩制」。假設台灣走上台獨,中國在國內壓力下走武統就連「一國兩制」也沒了。因此兩岸交流至關重要,透過交流才能討論出彼此都能接受的制度。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