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麥當勞也撐不下去?日本餐飲業在政府佛系防疫下瀕死邊緣掙扎

2020-04-27 14:46

? 人氣

日本麥當勞宣布禁止內用。(圖片來源:Getty Image)

日本麥當勞宣布禁止內用。(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你應該知道的是:在疫情的影響下,許多餐飲業者選擇暫停營業或是轉而發展外送服務。然而,有限的餐點選擇、嚴格的食物法規,以及『看得到卻領不到』的政府補助,使得原本純利低的餐飲業,面臨不可避免的倒閉潮。」

2020年本來對大和民族來說是個滿心期許的年份,2019年剛送走了失落的平成,迎接嶄新的令和時代。然而事與願違,日本的武漢肺炎疫情越來越嚴重,目前光東京都的確診人數就以每天超過百例的速度攀升當中。

日本政府就如同IE瀏覽器般,在事態發生這麼久以後終於在4/7發表了緊急事態宣言,包括東京、神奈川、千葉、埼玉、大阪、兵庫以及福岡在內的7個都府縣進入緊急狀態。早已缺少觀光客的新宿、涉谷等知名景點更因此不見當地人的蹤影。

餐飲業純利過低:昂貴的租金、食材的時效性是主因

餐飲業不是門可羅雀苦苦撐著,就是擋不住資金斷鏈而宣布倒閉,在這波餐飲倒閉潮的背後存在的是餐飲業一直以來所存在的現象─「純利過低」,多數餐廳由廚師本人經營,多半依靠持續不斷的入賬現金流維持生計,在付完員工與上游原料廠商後每個月幾乎沒有多餘現金能支撐餐廳度過這波疫情。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官方統計,日本餐飲業的平均純利只有8.6%,拿放大鏡檢視營業數字後,可以發現日本餐飲業的沉重負擔之一,是高昂的租金。日本餐飲業者所負擔租金比例將近10%,對眼下「沒有人來就沒有收入」的餐飲業來說,租金如同索命咒一般讓餐廳喘不過氣。

除了租金之外,餐飲業食材跟其他產業的耗材不同,食物原料有著保存期限的壓力,筆者友人在新宿經營餐廳,因為每天來客門可羅雀,辛苦進貨的優質食材只好通通倒入餿水桶,當餐飲業苦於原料報廢壓力下,也連帶影響食材供應商等上游廠商,整條飲食供應鏈的業績也火速下滑。

面臨瀕死的餐飲,還可以怎麼做?

日本共同社引用數據指出,四月餐飲單店來客次數預計將較去年同期相比,減少近九成!

不少餐廳業者包括連鎖品牌、居酒屋、咖啡廳從三月開始陸續宣布暫時停業,除了響應政府政令「建議餐廳暫時不要營業」,也希望能避開這股開門與不開門都是虧錢的寒冬,但這些暫停營業的業者,多數是大企業財團下的品牌,有著相對雄厚的資本,中小企業實態基本調查便指出,連鎖企業資本周轉率為1.6%,高出中小企業的1.03%,關門大吉的餐廳恐怕只會越來越多。

面對困境日本餐飲當然也不是坐以待斃,餐飲預約平台與台灣常見的Ubereats、外送服務都紛紛推出各式外送外帶組合,不少高級懷石料亭原先動輒三萬日幣一餐,現在也推出較為划算的外賣組合,相較於日本料理,西餐做外賣難度更高,因此不少日本米其林星級西餐廳叫苦連天,離倒閉只剩一步之遙;除了我們一般在便利商店、超商、超市看到的便當,外帶對於日本餐飲文化其實相對可選擇品項很少,對消費者來說要接受外帶店內的內用餐點,是需要時間培養的,加上日本嚴格食品衛生法規規定與避免食物中毒風險,店家對於準備外帶餐盒還是有所顧慮。

肺炎對於餐飲業的傷殺令首當其衝,日本政府在眼下餐飲困境中也不是沒有作為,經產省與厚生勞動省在也陸續針對中小企業包括餐飲業進行補助,可以申請資金補助,只是目前在Twitter和論壇上都可以看到,申請手續一如日本行政體系傳統複雜,三個月後才能領取,因此眼下這些政策對於瀕死的餐飲,似乎仍然毫無幫助。 

作者/黃郁傑 Jack Huang
創業家,旅居日本第12年。臺灣出生,早稻田大學企管碩士、經濟學學士,取得日本房地產仲介專門執照(宅地建物取引士)。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筆下談日本》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