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被老師丟走廊、痛罵「智障」!少年斷人兩根指,他們卻看見「菁英教育」如何逼人上絕路

2020-04-07 09:10

? 人氣

20200326-逆風劇團(謝孟穎攝)
無論這些孩子的家長是有錢或沒錢、學歷低學歷高,最大的共通處就是:他們都不覺得自己有問題(謝孟穎攝)

「很多家長滿犯賤的、不見棺材不掉淚,我們去帶過很多家長、下面坐的很多少年是重刑犯的,也有個阿姨是我從小一起長大兄弟的姑姑,少年保護官找家長來上課,在那阿姨前面也是都束手無策、人家講什麼也是不聽,現在卻很心甘情願聽我們講話……」邱奕醇嘆:「主動求助的,你跟他說大便是香的他都信!但另一種又是硬梆梆的、嗆你:『你又沒當過爸媽、你什麼都不懂!』」

逆風劇團的工作也包括陪伴家長,成瑋盛說這時反而好像「家長變成學生」,他們一周至少接到4、5通家長打來哭訴的電話,家長的孩子不在逆風劇團,是因為不知道怎麼拉自己的孩子、在網路看到逆風劇團新聞才打來求救的,這些家長成瑋盛也願意接,邀請他們到家長會客室來聊聊、一起找解決辦法。

「我們每個月會一起帶劇團孩子參與,這些孩子是吸毒的、是少觀所的孩子,他們會讓家長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我就是走過這段歷程的孩子──我們自己劇團孩子就是這樣,可不可以走出來、未來能不能不一樣,取決家長這關。」成瑋盛說。

「這些孩子沒有完全放棄他們自己,只是他們最困難、最低潮的時候我們拉他一把」

一個孩子為何會一錯再錯,陳韋志如此總結:「會讓孩子不斷走偏不是因為環境或什麼問題,是根本問題無法解決,這也是司法面臨的困境──為什麼很多孩子進到少觀所還是持續走偏?最根本問題無法解決!你讓孩子進到勒戒所成功戒毒,但回到原生家庭他爸媽還是吸毒、或其他問題持續在,他就會不斷重蹈覆轍發生問題……他們不是自己本身就想要這樣,是他們根本問題不能解決、甚至他們也不知道這問題存在。

於是逆風劇團的角色,便是一個中介者,成瑋盛說他們不是老師、不是社工也不是警察,但願意陪伴孩子一起去解決家庭問題經濟問題、陪孩子一起去找到想努力的目標,甚至帶孩子一起回饋社會、知道自己是有能力付出的。陳韋志則說:「我覺得現在體制無法做到一條龍的串接,我們做的是這個,把孩子從少觀接回來、讓他們慢慢佈上軌道。」

20200326-逆風劇團(逆風劇團提供)
他們不是老師、不是社工也不是警察,但願意陪伴孩子一起去解決家庭問題經濟問題、陪孩子一起去找到想努力的目標,甚至帶孩子一起回饋社會、知道自己是有能力付出的(逆風劇團提供)

能否有個「好」的爸爸媽媽或許一時難改變,成瑋盛說,可以從孩子做起。住進逆風劇團的第一個孩子來自育幼院、被霸凌到雙腳都是彈孔、又因為犯罪被通緝,法官問成瑋盛等人「同不同意一起生活他跟我們一起生活到18歲」,逆風劇團接下了,這孩子現在在夜市賣香腸堡、有一份穩定工作;另一個孩子是第一個孩子在樓下發現的,他被家裡趕出來、在附近遊盪,後來他去超商上大夜班、逆風劇團提供他洗澡吃東西,4個月以後這孩子也能搬出去住了,成功租到房子。

「他哪有搬出去?他那房子根本放在那邊養蚊子,這有毛病吧?家裡有電視有床不待,整天來我們這裡!」邱奕醇想到就想嗆,成瑋盛補充:「他家還有冷氣喔,我們這邊沒冷氣!」明明已經有住處了為何還來逆風劇團,或許就是因為這裡有家的溫暖,很多孩子甚至第一次過生日、有人幫忙慶生都是在這裡。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