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被老師丟走廊、痛罵「智障」!少年斷人兩根指,他們卻看見「菁英教育」如何逼人上絕路

2020-04-07 09:10

? 人氣

然而當老師的疲憊反應在孩子身上時,就會有許多傷害產生。成瑋盛說:「劇團的孩子普遍是被教育體制放棄的,有的因為過動、情緒障礙,老師會罵是『智障』──被罵智障很挫折啊!他今年19歲、認識的字不到100個,他小學被傷害很深,老師還問同學說『畢業旅行要讓他去的舉手』,沒個人讓他去!

當孩子因為家庭狀況走向偷東西養活自己,就更難被理解了,邱奕醇說:「學校看比較表面的東西,不會追根究柢去看孩子為何涉入這些事情、會有什麼想法──我講真的,偷東西有什麼嗎?真的讓我餓壞了,我還搶咧,什麼偷?」陳韋志又補:「你不會知道在台下睡覺的孩子可能是家庭有問題、他只能在大夜班工作,這是學校無法理解的事情,只想把他們想教的教出來。」

20200326-逆風劇團(謝孟穎攝)
「你不會知道在台下睡覺的孩子可能是家庭有問題、他只能在大夜班工作,這是學校無法理解的事情,只想把他們想教的教出來。」(謝孟穎攝)

情緒障礙的孩子、因為家庭經濟不得不上大夜班累得上課趴睡的孩子在學校無處容身,有些孩子雖然在國中一年級沒放棄唸書、依然什麼也看不懂,到了二年級就只能睡覺,睡覺還會被老師罵,最後也只能離開學校。成瑋盛說,目前逆風劇團盡力做的是試著接住這些「漏網之魚」,去跟老師說明狀況、必要時也會協助孩子就醫取得診斷證明,至少,老師可以知道孩子問題在哪、是不一樣的、特殊的,而突破所謂「表面的東西」。

爸爸沒工作、爸爸是台大教授的孩子都來求救 家長最大問題:都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學校只是孩子人生中的一部份,另一個更大的部份,是家庭。談起家,邱奕醇說自己家裡也不是有什麼狀況,但從小家人就會打、打到讓他真心覺得暴力是可以解決事情的──於是邱奕醇從小學二年級就開始跟人打架、打學長、打學弟一路打到國中,爸媽又常為了賺錢不在家,他就跑出去尋求歸屬感,「把兄弟當成家人,把公司大哥當成自己爸爸,因為爸爸也不在家。」

陳韋志看到的,則是逆風劇團許多孩子的爸爸媽媽都有狀況,卻很難有「病識感」。邱奕醇說「精神疾病會遺傳」,陳韋志說未必是遺傳,是有精神疾病的爸媽會無法克制地給孩子壓力、造就孩子也有程度不等的精神疾病,這些家長自身也有未就學、就業不順利的問題,「他們也是一群被放棄的壯年。」

同時,逆風劇團也有一些孩子的爸媽其實是知識份子,成瑋盛說碰過媽媽是醫院主任、爸爸是台大教授的,問題是:「他無法帶他們的孩子。」在邱奕醇看來,這些家長當然想把孩子教育成優秀的孩子,但陳韋志也看到,這些家長極端優秀、「一生鑽研在他們領域上,我要更厲害、更有知識」、卻沒學過怎麼跟孩子相處,當他們變成家長以後就變成不知道怎麼帶小孩,就也會出錯。

無論這些孩子的家長是有錢或沒錢、學歷低學歷高,最大的共通處就是邱奕醇說的:「他們都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