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位被老師丟走廊、痛罵「智障」!少年斷人兩根指,他們卻看見「菁英教育」如何逼人上絕路

2020-04-07 09:10

? 人氣

都說是家人了,逆風劇團自然也接下了傷害過他們的孩子。成瑋盛說,有個孩子從小得腦瘤,因為化療沒頭髮、牙齒被腐蝕、手外彎,他沒辦法找到正常工作也被媽媽放棄,就不斷用暴力解決自卑、用偷錢餵飽自己,逆風劇團窮到戶頭只剩3000元的時候也被這孩子偷過2000元講師費用,甚至這孩子還偷了劇團過年去年貨大街擺攤賺的6000多元、偷了就跑,一路偷了10幾次。

「我們一直反省說我們做錯什麼了,但他說沒有,他需要錢……我們聽了真的很難過。」成瑋盛嘆。後來這孩子被介紹到號稱「地表最強里長」方荷生的南機場食物銀行幫忙、幫忙發餐給經濟弱勢或是需要陪伴的老人,終於找到一個可以穩定工作的地方,如今那孩子上班從來不遲到、很認命、慢慢開始存錢,有一天將可以搬出去自立生活。

20200326-逆風劇團(逆風劇團提供)
後來這孩子被介紹到號稱「地表最強里長」方荷生的南機場食物銀行幫忙,上班從來不遲到、很認命、慢慢開始存錢。圖為逆風成員與方荷生合照(逆風劇團提供)

「這些孩子沒有完全放棄他們自己,只是他們最困難、最低潮的時候我們拉他一把,我們可以從接住到接觸、從賦歸到自立,就可以從阻立變成助力,等他們自己有能力了也可以幫助人。」成瑋盛如此總結。

最難解是社會斥責「8+9」標籤:孩子心態上就會覺得,好啊,既然你都覺得我們是這種人,就這樣啊!

說起能讓孩子回歸軌道最重要的是什麼,在成瑋盛看來,仍是必須接納他們、破除以前的偏見。很多人會問成瑋盛「你們做劇團的為什麼讓孩子復學率這麼高」,成瑋盛說,其實也有這些孩子是想讀書的、回到學校滿懷期待想改變,但有時候老師看到他過去的記錄跟刺青就會貼上標籤、一直覺得不自在,或很多家長不相信孩子真的改變了,這一切,可能把孩子打回原形、一切重新來過。

「這真的是我們做再多都沒辦法去影響的。」「或社會標籤或覺得這些孩子就是沒有救,他們就8+9啊。」「這些孩子心態上就會覺得,好啊,既然你都覺得我們是這種人,就這樣啊!」成瑋盛與邱奕醇看到,標籤的影響,真的很大。

另一波衝擊,就是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了。成瑋盛嘆口氣,說很多孩子失業、停薪、下一步就沒工作,陳韋志說沒工作就沒錢、沒錢就不能繳房租,成瑋盛很憂心:「再這樣下去,這些孩子沒工作會要收入,他們會想盡辦法做車手、做現金板,做這些他們也不願意做的工作……疫情來了,但『黑』的資源不會斷,如果疫情嚴重下去,青少年會有下一波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

20200326-逆風劇團(逆風劇團提供)
雖然逆風劇團陪孩子找到工作、夜市賣小籠包還會把賣剩的料帶回來分享,但武漢肺炎疫情讓很多孩子失業、停薪、下一步就沒工作,成瑋盛說,疫情來了「黑」的資源不會斷,如果疫情嚴重下去,青少年會有下一波很可怕的事情要發生(逆風劇團提供)

儘管逆風劇團天天都跟經費搏鬥、最窮戶頭只剩4塊錢、從18歲創立劇團的成瑋盛等人自然也很難申請到貸款,疫情蔓延之際更是被迫取消反毒劇演出、財務缺口達50萬,他們仍想給孩子一份工作機會,從4月份開始帶孩子到醫院門口發外界認購的餐盒、給孩子薪水,讓第一線防疫人員也可以被孩子鼓勵。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