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孩子 這一票,我該聽你的嗎?

2014-11-24 05:45

? 人氣

不同或許有不同的價值觀,但這不表示世代間一定是對立的,相反的,多元社會正需要不同世代的不同價值觀相互激盪融合。(圖為柯營泡泡瑼隊/葉信菉攝)

不同或許有不同的價值觀,但這不表示世代間一定是對立的,相反的,多元社會正需要不同世代的不同價值觀相互激盪融合。(圖為柯營泡泡瑼隊/葉信菉攝)

終於進入倒數五天,即使選前黃金周,讓清冷的選戰氣氛終有有熱的跡象,今年九合一選舉還是有迥異於過往,但在「轉變」與「現狀」中還是有著些微擺盪的不確定性。帶動選舉文化微調的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在選前製播一支廣告:《這一票,聽孩子的話》,柯文哲自己看了都感動落淚,與他同輩的父母們看了不知感想如何?

對於矢志要打一場與希望的選戰的柯文哲而言,這支廣告其實相對於其他文宣、甚至選舉造勢活動都來得沈重。但是,基本上,柯文哲抓到了「年輕人要掌握自己未來」的氛圍。

柯文哲有這麼精準嗎?去年,他宣布參選是因為發票案被調查,還被監察院彈劾,一怒而參選,一路走來,看他好玩的人多,泰半不那麼認真;如果大家還記得,太陽花學運那一個月,柯文哲形同消音,他沒有對學運多發表看法,民調支持度小幅下滑。

太陽花學運佔領國會長達一個月,一度攻進行政院。年輕世代以極其強烈的行動表達他們對於政治現狀之不滿。這個不滿是衝著執政者而來,如果大家沒忘記,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的妹妹甚至連署呼籲行政院江宜樺下台,就僅僅以年歲為世代的分界,連勝文相對也應該站在年輕人的一邊。

然而,太陽花學運結束六個月,執政黨就忘了痛,此說不精確,應該說從頭到尾權力者不知痛從何來,從怪責立法院長王金平、怪責民進黨團、到怪責「受去中國化教育下的年輕人」,直到選前最後關頭,馬政府、國民黨狂打「中韓FTA危機牌」的時刻,還是沒有回頭思考何以致此的原因。至少到現在國民黨、馬政府沒有告訴我們兩個為什麼?一、為什麼執政六年多,就是不肯通過兩岸監督協議條例?如果馬總統願意與國會分享兩岸決策,豈會弄到最後想退讓都無籌碼?二、為什麼兩岸服貿竟會優先於貨貿簽署協議,以至於服貿、貨貿形同「雙卡」─卡住的卡。

九合一選舉是非關中央決策、兩岸政策的地方選舉,但牽動整體政治氛圍,直接帶動明年活動的二0一六大選,這兩個為什麼不解答,幾乎可以預示,馬政府將一無所成的一路被罵到任期終了。

兩岸政策與青年人的世代焦慮不未必全然相關,卻成為引爆的導火線,執政黨因為學運從開始就將之界定為統獨藍綠之爭,一步錯,步步錯。權力者忽視「反黑箱」這個擴大運動能量的基本元素,繼續放任國民黨立院黨團無效率胡搞,放棄嘗試與在野黨對話溝通妥協的可能。這不僅僅是政策上要不要妥協折衷,而是政治氣氛要不要扭轉的問題,權力者把放棄對話以累積選戰相罵本的做法,不必等到選舉結束,此刻就可定論:錯了!

面對一個莫名其妙竄出柯文哲,國民黨使出二十年前的「亡國論」戰法,簡直匪夷所思,直接講,這個戰法還不是國民黨的招數,而是新黨的招數,這和民進黨被鐵桿獨派牽制又有何兩樣?路愈走愈窄的結果就是選情一洩千里,無可救藥。

選舉語言難免偏重,但是,不論對競選舞台上的候選人支持與否,他們不論藍綠朝野統獨或老少,他們就只是要在政治場域裡搏輸贏的人而已,沒人是十惡不赦的江洋大盜,柯文哲當選,中華民國不會亡,就像連勝文當選,年輕人的未來也不至於如柯競選影片讓人生從彩色變黑白,兩營任何極端厭恨的語言,與柯文哲所相信的「政治是要讓人快樂而非悲傷」,都不符合。

多元社會,本來應該容忍不同意見,本來就要包容不同世代的價值觀,當柯文哲訴求《這一票,你聽孩子的》同時,不知道會不會有長輩反譏一句,「這一票,我不強求你聽我的,你還干擾我什麼?」年輕人具有強大的生命能量,「轉變」是他們的本能,但不表示老一輩的人不希望改變,特別是台灣民主這一路的起伏,老輩的感慨不會更少。換個說詞吧:「這一票,孩子,帶著爸媽一起去投」。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