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黃安條款」倒帶重播,討厭的人一樣討厭

2020-03-04 07:20

? 人氣

「黃安條款」捲土重來,行政院長蘇貞昌視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時表示,健保必須永續,國人負擔必須公平。(柯承惠攝)

「黃安條款」捲土重來,行政院長蘇貞昌視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時表示,健保必須永續,國人負擔必須公平。(柯承惠攝)

有一種紅叫「正紅」,毫無懸念就是紅;還有一種紅叫「逆向紅」,屬暗黑行銷術的負面紅手法,愈駡愈紅─紅的發紫,紫的都能發黑,黑了他也不在乎,藝人黃安大抵屬之;他紅他黑是他家的事,但若他紅得發黑而要修健保法,而且,老是倒帶重播,每年或每四年來一次,激發台灣社會的暗黑情緒,那就是「困擾眾人之事」。

法律不能因人而修,「討人厭」不是修法理由

黃安曾經是暢銷歌手,但口舌是非不斷,多半是自己招惹的,二千年轉赴中國大陸發展,特別喜歡臧否台灣,臧否台灣政治不是新鮮事,而是台灣人生活的日常,討厭的是,他竟染上「舉報」惡習,動輒點名台灣藝人為「台獨」,二0一六年總統暨立委大選,韓團藝人周子瑜,就在他的舉報下被迫公開道歉聲明「我是中國人」,這起事件成為推倒國民黨執政的邊鼓之一。

台灣是一個公平的地方,你整人就有人整你,黃安從此成為台灣網民眼中之「惡」,時不時就要拉出來敲打一番,照黃安自己的片面說法心臟病即緣於此,還特別回台灣動支架手術;而自他四年前舉報周子瑜之後,民進黨立委就鎖定黃安,一要國稅局追稅(段宜康),二要修健保法曾列「黃安條款」(林俊憲),結果,稅沒追到,健保法也沒修成;四年後,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竟又重來一次,提案修健保法的還是林俊憲;不過,這次還有基進黨(側翼)陳柏惟助拳,一駡二千三百萬人繳錢給十億(中國)人用健保,二駡馬英九開了陸配及其子女享受台灣健保之門。

簡單講,新冠肺炎疫情既合理化也延續了大選的「反中情緒」,「反中情緒」或「恐疫情緒」沒頭沒腦地拿陸配其及子女當宣洩口─從包機到健保,黃安是這股情緒的「附隨效應」─黃安親中,在台灣躲疫災還不忘誇稱防疫一百分,不惹人厭也難,問題是:健保制度為一討厭之人而修改,是否合乎法治、法制程式的常規常情常理?答案不問自明,當然不可以!否則四年前,民進黨蔡政府早可一修了事。

黃安(微博)
黃安四年前回台就醫裝心臟支架,就引來綠委修健保法之議。(微博)

健保不是忠誠調查,統獨都不是剔除納保的依據

健保法要不要修?該不該修?怎麼修?為什麼修?都是可以討論的題目,上次修法為的是財務問題,所以才有所謂的「二代健保」,連煮字療飢的稿費、名嘴的通告費…,全部納入調高健保費的門檻依據,但「身份別」(陸配及其子女)、「住地別」(海外或大陸)從來不是考慮重點。首先,全民健保法宗旨是為「保障全體國民健康」,但凡有中華民國國籍且保留戶籍並參加健保(有繳保費)者,都在納保之列,換言之,不論在大陸在海外,只要是有戶籍之台灣(國民),交了健保費就能納保,黃安即屬之,若黃安因為長居大陸而強制排除,那長居海外的台僑(包括獨派),豈不一體剔除之?

其次,健保法規定有居留證明者符合三條件之一均可納保:居留滿六個月、有固定僱主、在台出生新生兒,這個條款就是陸配及其子女,以及在台工件的大陸專業人士。簡單講,有戶籍但還在等國籍(六到十年)的陸配及其子女,都仍在納保之列。若要排除,那是台灣嫁娶陸配的不平等待遇,與其斷絕其納保資格,不如直接斷絕兩岸通婚,避免新住民與「台灣之子」從出生就遭遇社會冷眼,讓台灣在二十一世紀掙得一個「新歧視國家」之名。

而上述兩個條款,法律條文都明定「應」參加保險,而非「得」參加保險,換言之,是強制性質。若修法改「應」為「得」,是否也給予國人不參加健保的「自由」?以目前保險業之發達,民間業者肯定不排除,國人若有自由不納保,是否也能准允醫界不進入健保體系的自由?但這也必然是健保體系亂套的第一步,若可保可不保,不如回到沒有健保的從前豈不更俐落?那麼舉世稱羨的台灣健保在民進黨手中崩壞甚至終結,是綠委想要的嗎?

民進黨立委林俊憲召開「從黃安享用健保爭議,探討現行健保法缺失與修法方向」公聽會。(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林俊憲四年前為黃安提案修健保法,四年後同一提案捲土重來,還是拿黃安當標靶。(顏麟宇攝)

改革好好講話,「汙名化」納保者不是辦法

林俊憲動員綠委連署提案的簡要說法是,不改法定納保的前六類,但新增第七類:但凡一年沒居住在台灣一百八十三天,無法提出收入證明與沒有繳稅紀錄者,收取全額保費,將從現行每月七百四十九元,提高到一萬二千元。這款條文就是四年前林俊憲的提案內容,就是衝著自稱在大陸年賺千萬月繳七百(健保費),奔著回台裝心臟支架的黃安而來。

首先,法律不論訂或修,都不能以個案為標的;第二,黃安到底是否如其所言賺大錢不納稅,不是黃安說了算,也不是綠委說了算,追稅責在政府,不能憑空以其自誇之言為調高健保的準據;第三,但凡法律修訂就是通案,不論人在海外或大陸,均要一體適用,調高無妨但也不能不考慮會不會影響確實收入無著的個案?不要忘了,健保即使是社會保險而非社會福利,但「扶弱」的性質確實在法條精神之中,這也是為什麼二代健保修法時,調高保費與級距上限以濟弱。

最重要的,即使長居海外或大陸者,可能多半是中高所得收入者,但誠如旅居英國但按月規矩繳交保費的AlphaGo幕後推手、Google DeepMind資深研究員黃士傑博士所言,即使要他們退保也尊重,希望政府不要把他們看成是鑽法律漏洞的人,「我們斷然不想成為台灣健保的特權者。」

20200303-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3日於立院質詢。(顏麟宇攝)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標舉「專制共產禁用台灣健保」,他多慮了,陸配及其子女不是共產黨,習近平以降的中國共產黨員,沒人符合健保法的納保資格。(顏麟宇攝)

陸配及其子女不是共產黨,立委駡人不能太超過

簡單講,修訂法律也要好好講話,不要動輒以汙名化遂行修法目的,蔡政府第一任為了年金改革,先把退休軍公教駡成米蟲一頓,年改方案強推過關,仇也結下了;為了司法改革,提名監委陳師孟專門修理他心目中的藍司法官,結果陳師孟任期未滿先請辭,而司法改革也成了笑話;蔡政府第二任還沒開始,難不成為了「健保改革」,又要故技重施先汙名化納保者?

為防疫,健保法修不修無關宏旨;為財務健全,綠委計較的「黃安們」根本不是動搖健保財務的「主力」;至於陳柏惟高舉標語「專制共產禁用民主健保」,只是嘩眾取寵的笑話,陸配及其子女不是共產黨,但凡入籍者就是台灣人,設戶籍合法長居並依法繳交健保費者,就是「法定納保者」,根據陸委會當年的統計,約莫七萬人不到,至於「十四億中國人」非共產黨者佔絕大多數,但沒有一人符合納保的法定要件,從習近平以降,都分享不了健保資源;至於馬政府時代熱衷來台「醫美」的陸客,都是自費。

而馬政府想放寬的長期就學的陸生(非短期交換的本科生),儘管行政院提出修法案,但立法院沒通過三讀,換言之,這個門,馬政府也沒開成,陳柏惟不是亂駡就是錯駡,立委亂駡人不是新鮮事,橫豎他們有「言論免責權」,但若涉及修訂法律或更動體制,不能不慎重以對,基本資料還是問問主管機關,包括健保局和陸委會,否則,只會讓自己成為「另一種黃安」,惹人厭的程度不同而已。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