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睿奇觀點:民粹啟示錄─「菁英」梅克爾碰上「民粹」川普

2017-03-24 06:40

? 人氣

德國總理梅克爾會川普。(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會川普。(美聯社)

如果要讓德國總理梅克爾選擇體驗台灣海軍陸戰隊的「天堂路」或者與美國總統川普會面,梅克爾應該會毫不遲疑地選擇「天堂路」吧!近日抵達白宮訪問的梅克爾,在與川普會面而記者要求雙方握手的情況下,川普居然擺出拒握的姿態,令場面一度尷尬。然而,最讓梅克爾吐血的是,川普在聯合記者會上幽默地提到,對於歐巴馬政府,他和梅克爾有著共同的經驗,指的就是被竊聽的經驗。當一本正經的老阿嬤碰上吊兒郎當的小屁孩,這應該是不少人對於這一幕的感慨吧!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除了表面的不搭調之外,雙方還有更深層的理念不和,這也就是為什麼梅克爾會說「與彼此交談總好過談論彼此」。雖然當天並沒有針鋒相對的場面發生,但卻令人感受到菁英階層和民粹主義所產生的激盪。梅克爾和川普主要在北約議題、貿易和移民等議題上發表看法,看得出雙方在記者會上盡量求同存異,避免損及兩國未來合作的關係。不過,基於過去雙方對於彼此的批評,結果也難有共識的形成。

在北約議題上,川普算是對於梅克爾展現較多的善意,一方面重申支持北約,另一方面也感謝梅克爾遵守北約的要求,將GDP的2%用於國防開支,但他同時批評其他成員國沒有確實分擔費用,此舉對於美國相當地不公平。然而,川普沒有說的是,如果其他成員國仍沒有達到他的要求,川普是否還會繼續與德國支持北約。

在貿易議題上,川普「美國優先」的主張和梅克爾「全球化」的理念更是大相逕庭。川普上任後隨即退出TPP,更放話要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將國內中下階層的失業歸罪到全球化對於美國的不公平。梅克爾做為菁英階層的代表,承襲自由貿易對於促進全球經濟的思維,兩人在聯合聲明之中,自然無法同調達成共識。

在移民議題上,想當然耳,這是雙方最大的分歧點。川普曾經批評梅克爾廣納難民的政策是災難性的錯誤,還取笑過希拉蕊要當美國的梅克爾,貶低梅克爾的意味濃厚。梅克爾自然也對川普的「禁穆令」發出過譴責的聲明。川普在這次會面中說到「移民是特權,並非權利,美國人民的安全永遠必須是首要考量」,而梅克爾必定相當地不認同這種主張。

梅克爾,川普,會晤,北約,難民,握手。(美聯社)
梅克爾會川普。(美聯社)

要令菁英階層和民粹主義相互包容與調和,在短期內幾乎是不可能的。在民粹主義的浪潮下,梅克爾該做的是,放下菁英階層的高傲,適度迎合部分民粹主義者的要求,將穩住政權視為第一要務,方能對抗極右派奪權。就像荷蘭首相呂特在大選時,吸納民粹主義者的主張,對於移民和歐洲融合議題展現強硬的姿態,甚至放話要無法接受荷蘭價值的移民滾出去,最後終於在選戰中打敗「荷蘭川普」魏德斯,暫時抵擋了民粹主義的氣焰繼續在歐洲蔓延。

民粹主義的興起使得菁英階層被棄若敝屣。除了自以為是的高傲態度和停滯不前的經濟現況之外,菁英階層失敗的原因在於過度沉迷於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結果令人覺得只有富人與企業得到好處,中下階層則是未蒙其利而先受其害。

然而,民粹主義的怒吼和反撲卻將國家的命運帶往另一個極端。此時,若是菁英階層仍然執著於與民粹主義的對抗,而不適度採納民粹主義者的主張,最後恐怕將使「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義大利憲政公投失敗」等類似事件不斷發生。梅克爾在會見川普之後,應該深思「管理民粹」要比「對抗民粹」容易成功,同時避免自己在今年德國大選中落敗,而使得民粹主義主宰歐洲、乃至全世界。

*作者為經濟小說作者,曾出版《肯恩斯城邦:穿越時空的經濟學之旅》,2000年開始投身於金融界,曾任職美林私人銀行,擔任首席副總裁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睿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