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憑哀求哭拜就是沒有醫院收,一家四口19天內相繼過世……中國導演常凱遺書,揭露武漢人民的無助與絕望

2020-02-17 11:48

? 人氣

常凱遺言。

常凱遺言。

湖北電影製片「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55歲的導演常凱2月14日在武漢市黃陂區人民醫院去世,享年55歲。常凱在中國並不是一位知名的電影人,但他因武漢肺炎(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逝後留下一封遺書,卻在中國網路盛傳,常凱也成為「吹哨者」李文亮之後,最為人所知的武漢肺炎死者。

除夕之夜,遵從政令,撤單豪華酒店年夜宴。自己勉為其難將就掌勺,雙親高堂及內人歡聚一堂,其樂融觸。

殊不知,噩夢降臨,大年初一,老爺子發燒咳嗽,呼吸困難,送至多家醫院就治,均告無床位接收,多方求助,也還是一床難求。

失望之及,回家自救,床前盡孝,寥寥數日,回天乏術,老父含恨撒手人寰,多重打擊之下,慈母身心疲憊,免疫力盡失,亦遭烈性感染,隨老父而去。

床前服侍雙親數日,無情冠狀病毒也吞噬了愛妻和我的軀體。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奄奄氣息之中,廣告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倫吾兒: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

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常凱遺書全文)

根據《新京報》報導,常凱是湖北電影製片廠的幹部,曾參與製作多部紀錄片。他擔任製片的長江三峽劇情片《我的渡口》,2014年在平壤國際電影節曾榮獲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音樂獎三項大獎。在這波武漢疫情中,一輩子在武漢讀書工作的常凱未能逃過災厄,2月14日凌晨在武漢市黃陂區人民醫院斷氣。

常凱訃告。
常凱訃告。

截至2月17日上午,中國已有1772人死於武漢肺炎,這些人絕大多數對我們來說都是面目模糊,甚至連個名字也沒有留下,但常凱死前留了一封遺書,卻讓人看到了武漢疫情的慘況,以及升斗小民罹病後的無助與絕望。

根據常凱友人提供給《新京報》的遺書,今年除夕夜常凱一家原本在酒店預訂了年夜宴,但因「遵從政令」,取消了這場宴席,一家人就在家裡簡便過年。不過他的老父親大年初一卻出現呼吸困難,當時武漢醫院均已沒有床位,沒有任何一間醫院願意收治。常凱老父只得「回家自救」,但不過數日便撒手人寰。常凱父親過世後,常凱的母親也遭感染,隨老父而去。

常凱。
常凱。

常凱父母過世後,他與妻子也因為照顧雙親罹患武漢肺炎,「輾轉諸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錯失醫治良機」。常凱在死前的這封遺書中,最後兩句話是給親朋好友與在英國留學的愛子: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常凱在武漢大學的同學杜子對《新京報》證實,常凱在武漢市的大醫院求不到床位,最後是在黃陂醫院去世的,沒來得及到金銀潭醫院。另一名紀錄片導演王久良則說,除了常凱與他的父母大年初三初九相繼去世、常凱的姊姊也在常凱過世當天下午斷氣,19天內一家死了四口人,家中僅剩還在鬼門關前掙扎的妻子,還有遠在英國留學的兒子。

常凱的遺書在微博上廣為熱傳,不少網民留言:「但願天堂沒有疫情。走好!」、「一定要保住他妻子,不然他兒子回來後一個親人也沒了」、「這還是電影導演,孩子在英國留學,那家庭條件社會關係應該都很不錯,然而他們都找不到醫院願意收留,找不到病床,那普通老百姓會不會更是無能為力,感覺無助,願逝者安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