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恐怖組織的噩夢──女孩上學去

2014-05-18 05:10

? 人氣

奈及利亞200多位遭恐怖組織綁架的女學生,命運難料。(美聯社)

奈及利亞200多位遭恐怖組織綁架的女學生,命運難料。(美聯社)

今年4月14日,滿月之夜,西非奈及利亞惡名昭彰的恐怖組織「博科哈蘭」(Boko Haram)再度發動攻擊,摸進東北部波爾諾州(Borno)偏遠的奇波克鎮(Chibok),然而他們的目標不是政府機關,不是軍事要塞,不是警察局,不是商業機構,不是能源設施,而是一所女子學校。

這所「政府女子中學」(Government Girls Secondary School)只有大約530名學生,博科哈蘭擄走276人,等於讓學校空了一半。幾天後,53人趁亂逃出,因此目前有223名女學生身陷魔掌,如果奈國政府還是一籌莫展,她們最有可能的下場,就是被變賣為奴隸。

「博科哈蘭」的原意是「西方教育萬惡不赦」,顧名思義,這個伊斯蘭教組織極力排斥西方教育、憎恨西方文化。不僅如此,他們根本反對女性接受教育。領導人席考(Abubakar Shekau)惡形惡狀地宣稱,女性的存在目的就是結婚和生育,上學讀書完全沒有必要。

如此醜惡扭曲褊狹的觀點,與幾千公里外的另一個恐怖組織「相互輝映」。如果「壓迫女性」可以做為一種比賽,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神學士」(Taliban)游擊隊絕對是冠軍,除了層層疊疊的嚴酷戒律之外,神學士絕對禁止女性受教育,他們每攻下一座城鎮,就代表當地女性再也見不到校園。

為什麼?為什麼恐怖組織那麼害怕女孩子上學?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里斯多夫(Nicholas Kristof)指出,第一個原因在於人口,尤其是年輕人口。根據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的研究,15歲到24歲年齡層的人口比例每增加1%,發生內戰的風險就會上升4%。而內戰戰場則是恐怖組織的樂園,從阿富汗到敘利亞都是明證。

換言之,在動亂風險高的國家,降低生育率有助於穩定國內局勢,而女性受教育和降低生育率則有密切關係。奈及利亞的一項研究顯示,女孩在學校多待1年,生育子女數會減少0.26。奈國約有1050萬兒童與青少年失學,其中大部分是女性。

更廣泛來看,女性受教育有助於增加勞動力、刺激經濟成長、提升生活品質、促進國家發展的良性循環。開發中國家約有1/5的少女在18歲前懷孕,因此為她們提供教育機會格外重要。亞洲國家近年來的經濟起飛,與女性教育漸趨普及息息相關。

孟加拉是一個很好的例子。1971年孟加拉掙脫巴基斯坦高壓統治而獨立之後,非常重視女性教育,時至今日,孟加拉中學裡的女生甚至多過男生。

阿拉伯半島東南部的阿曼是另一個典範。阿曼本來是一個落後封閉的伊斯蘭教國家,女性沒有上學之路,但1970年7月宮廷政變之後風氣大開,不但提供免費教育,而且賦予女性平等的受教權。

今日的阿曼早已是一個穩定、繁榮的國家,與鄰國葉門有天壤之別。葉門長年動亂,「基地」(Al Qaeda)組織黨羽橫行,至今仍是美國反恐戰爭的主戰場之一,可想而知,這個國家的女孩沒有多少受教育的機會。

再就女性自身基本人權而言,全球女性最常受到的3種壓迫是童工、童婚與性別暴力,而最有效的防範方法之一就是讓她們享有基礎教育,並進而提供接受中等教育的機會。讓女孩留在學校裡,無疑是標本兼治之道。

儘管女性教育對女性自身、對整體社會與國家是如此重要,然而令人慨歎的是,在全球約8億文盲之中,女性佔了2/3。博科哈蘭與神學士之類的極端反動組織,更是以褊狹鄙陋愚蠢的宗教信仰為名,以暴力為手段,剝奪女性的受教權,拖累整個社會。

除了廣為人知的巴基斯坦少女瑪拉拉(Malala Yousafzai)遭槍擊事件之外,3年前,在阿富汗中部洛嘉爾省(Logar)的波拉克(Porak),一位女子學校的校長穆罕默德(Khan Mohammad)想盡辦法保護校園,神學士充分體認他的作為有何價值,在他家門口一槍擊中他的頭部。

為了走上通往學校的那條路,而成為悲劇或英雄人物,是一種殘酷的荒謬。奈國200多位女學生命運難料,誰都不知道她們是否還能回到家鄉,回到家庭,回到學校。但是她們的噩運再度提醒世人「讓女孩上學」有多重要,而且它不是個別國家的內政問題,而是一個攸關全球人類發展的關鍵議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