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錫星觀點:中緬關係撲朔迷離─沒有一個「民地武」親中

2020-02-18 05:50

? 人氣

2020年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緬甸,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與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合影。(AP)

2020年1月1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緬甸,進行為期兩天的訪問,與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合影。(AP)

在緬甸政治轉型之前,我因工作原因,經常會回去緬甸走走,想去那裡就去那裡,不用擔驚受怕。如今卻感到不一樣了,緬甸人對中國人的態度好像有些倒退了。

如今衡量中緬關係的標準不僅是承認「一個中國」而已,還應該包括擁護「一帶一路」。但現狀是上熱下冷,官方熱民間冷。至於「民地武」的立場,更是撲朔迷離。今年是緬甸大選年,為了避免NGO拿密松水電計畫說事,2009年在密支那立起的密松水電工程標緻性招牌已於2019年中國國慶日前夕由中國CPI公司親自卸下,但NGO仍不放過,在習近平主席訪緬期間借題鬧事。

緬中友好協會中央會長盛溫昂(Sein Win Aung,曾任軍政府時期曼德勒準將市長以及緬甸駐中國大使)認為:「NGO是最糟糕也是最大的隱患。這些組織靠背後的美金生存,對緬甸的政治加以顛覆,主要表現在媒體輿論,所以我們緬甸反華聲音如此氾濫囂張,全是這些組織在作祟。」顯而易見,緬甸國內的這些所謂的「非政府機構」本身就是中緬兩國合作的最大障礙、以及緬甸國內武裝衝突的罪魁禍首,同時更是外部勢力干涉緬甸內政的主要藉口來源。因此,這些非政府機構如果不根除,緬甸將永無寧日。

小國很多時候都不是由自己決定命運,它們的發展需要外部的契機。話說1972年2月21日,美國總統尼克森抵達北京, 2月28日,《中美上海聯合公報》發表,宣佈中美兩國關係走向正常化。

中美歷史性的和解在當時絕對是劃時代的事件,它對後來的國際局勢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中國獲得改革開放的歷史性機遇,走上了高速發展的道路。因為中美和解,也讓亞洲部分國家獲得騰飛的機遇:亞洲四小龍崛起,之後還跟著來了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尼等四小虎。

因為厭惡風險,才會造成價值窪地,一旦風險因素解除,這些價值窪地就會成為投資的目標,財富滾滾而來。亞洲一些國家在80年代經濟騰飛都是受益於這個基本規律。

緬甸現在就是這麼一塊窪地,現在沒有人要打緬甸,而是緬甸人自己打自己。西方無意在緬甸投資,中國意願,卻招徠各種奇談怪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緬甸進行國是訪問(AP)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緬甸進行國是訪問(AP)

據緬甸媒體Thithtoolwin 2020年1月19日報導,人們對中緬雙邊簽訂的33個檔普遍表示歡迎,人們普遍關心的是皎漂深水港和經濟特區計畫。據皎漂經濟特區管理委員會副主席、若開邦財政稅收、計畫與經濟部長透露:「中緬兩國早在2018年11月8日已經就皎漂深水港和經濟特區簽訂了框架協定,今天只不過就有關分成比例修改後正式簽訂。」

中緬關係觀察家仰摩登Yan Moo Thein認為,從兩國簽訂的協定和備忘錄看來,兩國都在量力而行,合作前景光明。不僅兩個國家之間,就連民間交往也向好。但他擔心的是,目前已簽訂的協定會給國家經濟帶來多少安全問題?

他說:「中國在中緬合作中,只允許向中國國營銀行貸款、在長期執行協定期間不允許其他外國公司介入、只喜歡用中國本國勞工。對此,觀察家們不喜歡。」

緬甸時報Myanmar Times 2020年1月19日報導稱,習近平訪問緬甸雖然重心是解決經濟問題,但也關係到ICJ,這證明了中國在ICJ問題上支持緬甸。民族民主力量黨主席吳欽貌隋U.Khin Maung Swe向經濟日報記者透露,和平與經濟是密切相關的,如果緬甸把經濟問題解決好,中國也會在安全問題上幫助緬甸。中國在和平問題上不會後退,似乎會把它當一張牌來打。所謂備忘錄MOU是隨時可以更改的,從長遠看我們要走著瞧。習近平訪問緬甸,雖然有經濟與安全做交換條件的因素,但至關重要的是他表示在ICJ問題上站在緬甸一邊。

顯然,從緬甸官員的言談舉止中不難發現,緬甸仍很期待西方,至少他們的態度會拖累執行力度。

緬甸在「羅興亞」回教徒問題上引來國際譴責,聯合國將緬甸安全部隊對若開邦進行的武力鎮壓行動形容為對「羅興亞」人的「種族清洗」,國際法庭下令緬甸採取緊急措施,保護羅興亞人免受迫害和暴行。這場爭議損害了緬甸的歐洲貿易特權,並引發各方呼籲歐美對緬甸實施制裁。

向國際法院控訴緬甸的甘比亞司法部長坦巴杜(AP)
向國際法院控訴緬甸的甘比亞司法部長坦巴杜(AP)

緬甸日前暗示,如果西方國家因為擔憂人權而對緬甸的貿易特權或投資實施限制,這會促使緬甸與中國建立更緊密的貿易關係。

緬甸商務部長丹敏Than Myint於1月21日在緬甸首都內比都接受彭博社訪問時說:「西方國家對我們實施的制裁越多,就越可能促進我們與亞洲盟友的關係。我們已經對大家開放大門。「

據報導,習近平主席本月較早訪問緬甸時,兩國同意加快「一帶一路「倡議的幾個項目。然而,緊靠中國可能會使緬甸過度依賴這個鄰國,這也是緬甸一些官員長久以來的擔憂。

丹敏部長說:「在大型項目方面,我們總是希望看到更多選擇。因此我們通常鼓勵西方公司不要擔心在這裡展開業務。如果他們決定不來,那麼我們也別無選擇,只能與亞洲夥伴合作。」

緬甸政府資料顯示,自1988年以來,中國占緬甸所有外國直接投資的四分之一。丹敏表示,緬甸非常清楚中國資助的投資帶有一定風險。他說:「我們很清楚其他發展中國家陷入了中國債務陷阱,我們會確保不犯同樣的錯誤。」

據Thithtoolwin報1月22日報導,許多民族政黨對中緬簽訂的協定有疑慮。針對緬甸和平問題,少數民族政黨於1月20-21日在仰光召開討論會,據「Federal民主力量黨」吳妙埃U.Mya Aye透露,會議結果將會交給聯邦政府、NRPC和地方民族武裝(民地武)。在會議中有代表表示對中緬簽訂的協議感到擔憂,帽烏Myauk Oo鎮區人民院代表U.Oo Hla Saw說:「若開人不需要皎漂經濟特區,中國在若開邦的經濟發展計畫不是為了若開人。」

克欽民主黨主席U.Guan Kong Aung Kong的論調更奇葩,他說:「中國一邊促和談,另一邊主要是為自己的經濟利益。在和平進程中,如果引進西方美國勢力會獲得更加鞏固的和平。」整個會議充滿奇葩的論調。

令人不安的是中緬經濟問題已被與緬甸內部民族事務捆綁到一塊兒,而實際上緬甸沒有一個「民地武」是親中的。

*作者任教於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所,香港亞洲週刊專欄作家,著有《中緬友好關係研究》、《揭開緬甸神秘的面紗》等專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