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評析:思考!莫讓民主倒退到懸崖邊

2014-04-01 17:16

? 人氣

佔領立法院14天,立法院外反服貿與反反服貿互嗆,區隔叫陣雙方的員警也露出疲態,而台灣的民主也疲憊了嗎?(余志偉攝)

佔領立法院14天,立法院外反服貿與反反服貿互嗆,區隔叫陣雙方的員警也露出疲態,而台灣的民主也疲憊了嗎?(余志偉攝)

去年一整年,我在「誠品講堂」的『現代經典細讀』課程中,用了三十個星期的時間,「細讀」了六本我認為在「民主」、「自由」和「公民社會」思考上有著巨大貢獻的「現代經典」──孟德斯鳩的『法意』(『論法的精神』)、盧梭的『民約論』(『社會契約論』)、『美國憲法』、彌爾的『論自由』、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和羅爾斯的『正義論』。

課程開場白,我誠實地說了開課的動機:短短二十年時間中,台灣幸運地建立起了基本的民主運作機制,順利地從威權社會轉型為一個民主社會,然而讓我不安的,也不過就短短二十年時間,台灣就變得如此習慣於民主,如此將民主視之為理所當然,不再感覺到需要理解民主、思考民主、探索民主。我說:「我很擔心台灣會為了如此的懶惰、忽視而付出我們不願意見到的代價。我很希望我的擔心是錯誤的,但我衷心相信一個不願認真理解民主、思考民主、探索民主的社會,一定比一個願意認真理解民主、思考民主、探索民主的社會,更容易失去民主。」

幸或不幸,我真真切切地活過了台灣從威權到民主轉型的二十多年;幸或不幸,我一直無法忽略二十多年的前後對照差異。曾經有那樣一段時候,我們不能不認真思考民主,並且認真地在內心建立起對民主的信心,然後跌跌撞撞地試圖將這樣的信心化為可以說服別人的說法。

因為那個時代國民黨控制了所有的宣傳工具,毫不留情毫不猶豫地拒絕民主、打擊民主、扭曲民主.他們說:「我們已經有民主了」、「台灣不需要更多的民主」、「民主和我們國情不符」、「民主會危害台灣安全」、「民主根本不是好東西」、「民主有很多缺點很多問題」...如果我們不徹徹底底想清楚民主究竟是甚麼,不能自己在心中仔仔細細將民主的每一個前提、每一段推論、推論依賴的每一條邏輯都好好掌握,要怎樣面對如此排山倒海而來的宣傳,還能具備足夠的精神力量與堅持?

我們知道自己如此不足,所以拼命讀書,努力透過書本想像一個民主的社會到底長甚麼樣子,和現實中的台灣威權社會又到底有甚麼不同.那是一個想像比現實要緊的時代,缺少了這種想像力,我們就會淪落到必須活在威權中,接受權威的謊言,忍耐所有的不自由。

能讀多少書,決定了你能有多少和威權抗衡的條件,非得將英文、日文學好不可,不是為了要跟外國人聊天,或讓自己有機會到國外遊學工作,不,單純就是為了能讀更多書,接觸威權不希望你接觸的訊息,將民主和自由想通、搞明白。

回首二十多年前,我總想起王陽明『傳習錄』書中多次出現的感慨:「『致良知』之學乃某百死千難中得來的,諸君切莫以『話頭』待之。」我們那一代「百死千難」得來不易的民主與自由,轉眼竟然就成了「話頭」,民主、自由成了習慣,日常狀態下沒甚麼,好得很,怕的是大家就逐漸對反民主、反自由的力量失去了免疫,遇到有人破壞民主制度、主張限縮自由時,你就不會立即看出問題、做出決斷來。

例如,有人說政治自由和經濟自由是兩回事,自由貿易不會增加人的自由,你如何判斷?要是你讀過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至少就有那麼聰明的經濟學家提示你怎樣思考這個問題。又例如,有人說「新自由主義」推翻了原來的「自由主義」,每個公民應該可以跳過代議士直接決定國家政策,你又如何判斷?一樣,要是你認真思考過盧梭的『社會契約論』,至少你懂得分辨是不是真的有「新自由主義」這件事。

可貴的,是百死千難中想出來的答案,不是別人給的現成「懶人包」,而要想,就必須有支持思想的材料與資源,所以我才希望能藉由我的課程提供一些人讀書的機會。

結果,去年的「誠品講堂」課程參與人數,是我在誠品開課十年來,最少的一次,我一點也不意外,只是對自己的不意外感到一絲悲哀而已。果然,台灣對民主、對自由、對公民社會很不好奇、很沒興趣,我的觀察是對的,我只能在心底暗自祈禱我的另一項判斷最好是錯的──不好奇、不思考民主、自由、公民原理的社會,往往會因此而經常站在民主倒退的懸崖邊上。

*作者為知名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