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高教全球競爭,監管食古不化

2020-02-07 06:50

? 人氣

教育部為防疫延後各校開學時間,但還是要把學期行事曆排人十八周;圖為台灣大學。(取自台灣大學粉絲專頁)

教育部為防疫延後各校開學時間,但還是要把學期行事曆排人十八周;圖為台灣大學。(取自台灣大學粉絲專頁)

因應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教育部本週一宣布大專院校第二學期延後至2月25日之後開學,但行事曆仍須排滿十八周!部分學校宣布延至3月2日開學,如果按照十八周的要求,許多教授們的學術會議行程,學生的暑期實習和交換計畫都可能受到影響。

比起歐美、新加坡、香港多數大學已經早在1月開學,5月就要完成教學和考試。師生們有漫長的假期充電,學生們利用長假或出國或體驗社會,為將來早做打算;老師們則利用假期參加學術會議,或者趕緊將延遲的學術審稿工作完成。

而臺灣的大學校園則綁在《大學法》施行細則中規定:「大學各學系學分之計算,原則以授課滿十八小時為一學分」下,拖累了大學在全球化競爭場域,與各國俊秀一爭高下的腳步。

比起國外大學13至15周的上課日數,臺灣各大學師生每學期多花了三至五周授課與學習。也就是說,一年多了兩個月以上的時間在教室裡。然而,質量比數量更重要。學習時間漫長真的好嗎?學習成效是否更重要呢?大學生多花了兩個月時間在校園裡,他們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漫長的學期對老師們利弊何在?對大學本身利弊何在?

對大學和從事研究的教授們而言,漫長上課天數的缺點很明顯。國際性的大學排名,林林總總有各種指標,但一般更重視研究,權重可能高達七成以上,餘下才輪到教學與服務。《大學法》施行細則的硬性規定,一年中有36至38周的上課加考試時間,形同大學教研人員七成以上的時間綁在教學活動中,因而投入研究活動、爭取國際排名的時間勢必受影響。

在全球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大學,哪一所有臺灣如此長的上課周數?

但是,縮短大學上課天數,也許對大學、對教授有利,但會不會讓學生們的學習品質受影響呢?在一篇關於國民教育學期長短的報導〈To Increase Learning Time, Some Schools Add Days to Academic Year〉中,《紐約時報》引述學術研究發現,學期長度與學習成績無關,增加上課日數的結果利弊參半。

20191030-教育部長潘文忠出席立院教育委員會備詢。(蔡親傑攝)
教育部為武漢肺炎防疫宣布開學延期,但學校事事曆還是要排滿十八周。圖為教育部長潘文忠。(資料照,蔡親傑攝)

何況,大學已經脫離了國民教育階段,大學生的學習不應該以上課天數來定義。高等教育培養的是獨立學習的能力、態度與方法,而不是死背死記幾年後就會過時的材料。

用13至15周修一學期「微積分」所取得的三學分,也許學生用來解題的時間,不如一學期18周的學生,但誰敢打包票長學期的學習效果一定比較好?反而,短學期迫使老師們更重視知識大方向的傳授,而不拘泥於解題的小技巧。況且在網際網路的時代,許多解題技巧都可以在各種文字甚至影音網站找到。大學生還需要花長時間學習細瑣知識內容嗎?2000多年前的《淮南子》就有明訓「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即將進入人工智慧與5G數位時代的社會,大學生們更需要的是解放的創意,不是瑣碎的細節!

好吧,如果漫長的學期給學生們帶來的好處不明確,但既然繳了那麼多學費,多上點課至少沒有壞處吧?也不一定。大學教育除了表面的金錢成本之外,機會成本更是不可忽略。如果支付一樣的學費,可以用13至15周的時間取得品質相近的學習成效,為什麼要花18周?每年多消耗兩個月的時間在課堂教室裡,對18至22歲的年輕學生們來說,機會成本非常可觀!

國外許多大學的作法,是壓縮寒假的時間,讓暑假可以拉長到三、四個月,給學生更多的時間來完成夢想,不管是到國內外企業界打工實習,到海外大學註冊暑期課程,都可以擴展年輕人的視野,更了解理論與實務的區別。如果及早發現所學科系不符興趣,也可以趁早調整,為更好人生規畫做好準備。

總之,大學十八周的實質效益不明顯,機會成本卻顯著驚人。較短的學期可以釋放大學的研究生產力,學生也有更多時間領略教室外的精彩世界。因此,關注我們高等教育未來及下一代競爭力的人們都不禁要問:大學已經捲入全球化的熔爐之中,師生都要面對工業4.0時代的全球競爭。何以高教監管的思維,還停留在幾十年前工業化剛起步的年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金融系副教授。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