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防護仍堅持搶救病患,這批醫護幾乎全軍覆沒」讓武漢前線醫師落淚的兩個案例

2020-02-06 18:20

? 人氣

武漢的醫護人員正在將病患送往火神山醫院。(美聯社)

武漢的醫護人員正在將病患送往火神山醫院。(美聯社)

湖北武漢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早期,中國當局一再宣稱「沒有人傳人證據」、「疫情可防可控」,世界衛生組織(WHO)直到1月中旬還宣稱「可能」有限度人傳人,直到1月20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專家鍾南山才公開宣稱「肯定人傳人」,中國媒體的疫情統計通常也從1月20日開始快速增加。

雖然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早在去年12月就傳出「可疑肺炎」,今年1月1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還到該市場採集檢體,1月7日實驗室就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還分析出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但是1月20日之前,中國對於確診病例與是否「人傳人」的判斷卻顯然出現問題。身處武漢前線的醫師彭志勇直言批評國家衛建委設下不當確診標準,才會延誤疫情。彭志勇也談到對抗疫病期間的兩個案例:一個沒錢繼續治療的農村孕婦;一群欠缺防護物資,卻不顧自身感染繼續搶救病患的醫護人員,最後「ICU(加護病房的醫護)幾乎全軍覆沒」。

武漢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隔離病床。(美聯社)
武漢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隔離病床。(美聯社)

彭志勇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的重症醫學科主任,他接受中國媒體《財新網》專訪時說自己「有段時間經常落淚,那麼多痛苦的病人住不進院,在醫院門口哀嚎,甚至有的病人跪在地上求我收治他入院,但是床位已經住滿了,我也沒有辦法,只能狠心拒絕,自己在一邊悄悄抹眼淚。我現在眼淚已經流乾了,我們的人民太苦了。我現在沒有別的想法,就想盡力做更多,搶救更多病人。」

談到早期收治的案例,彭志勇提到一位從湖北黃岡來的重症病人,當時被多家醫院拒收,最後在今年1月6日送到中南醫院急診科。當時他就判斷「這個病人得的就是這種病了」。「收不收這個病人,我們討論了很多。不收這個病人,他實在沒地方去了;如果收這個病人,這個病很高概率是會傳染人,得做好嚴格的隔離措施。最終我們還是決定收下這個病人。」

武漢患病人數居高不下,當地政府徵用旅館作為隔離患者之用。一位醫護人員正在檢視收容病患的資料。(美聯社)
武漢患病人數居高不下,當地政府徵用旅館作為隔離患者之用。一位醫護人員正在檢視收容病患的資料。(美聯社)

彭志勇當時要求醫院院長「按照SARS的標準改造病房」、「嚴格按照傳染病防護方法採取隔離措施」、建立「污染區、緩衝區、清潔區,也把醫務人員的生活區和病人隔離開」,當時就預留了16張這類隔離床位。財新網質疑武大中南醫院早在1月6日就判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會人傳人,當時是否曾向上級反映?

彭志勇說,當時中南醫院預留的16張隔離病床,1月10日就已經住滿,因此立刻向上呈報。「1月中旬,武漢市衛健委派了一個專家組3人到中南醫院調查」,當時中南醫院已經反應「國家衛建委提供的診斷標準太過嚴苛」。國家衛建委提供的確診標準就是「要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要有發燒症狀」、要進行「全基因組測序」,缺一不可。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