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江啟臣選主席想救黨:重返執政得回歸主流民意

2020-02-06 15:00

? 人氣

江啟臣指出,國民黨會輸,是因為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柯承惠攝)

江啟臣指出,國民黨會輸,是因為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柯承惠攝)

二○二○年總統暨立委選舉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景況之淒涼比起一六年大選慘敗猶有過之。選後黨主席吳敦義狼狽下台,黨內改革呼聲大起,在世代交替、救亡圖存的壓力下,藍營青壯派領袖、立委江啟臣決定投入黨主席補選。他也為國民黨的再起,開出了回歸台灣主流民意的唯一處方。

共產黨不斷丟槍給民進黨

三月七日補選產生的黨主席,因是接續吳敦義未完的任期,要想在短短一年時間中,讓國民黨穩住陣腳並啟動全面改革工程,挑戰可說空前艱鉅。選擇承擔重任的江啟臣,一日接受《新新聞》專訪,針對大選失敗原因、兩岸政策調整、重建對美關係及黨務改革規畫,坦率、務實地表達了心中想法。

對於國民黨為何無法延續一八年大勝氣勢重返執政?江啟臣認為,一八年國民黨能贏,是因為選民「討厭民進黨」,韓流更進一步帶動了「討厭民進黨」的不滿情緒,但到了二○年大選,國民黨並沒有提出讓民眾信任得以重返執政的願景或論述,反而流露出「穩贏」的驕兵心態,黨內總統初選搞得烏煙瘴氣,政治角力更讓人看不下去。

江啟臣說,國民黨因此流失了選民的期待,加上台灣選舉向來受外部因素影響很大,習五點講的一國兩制、香港反送中,都是共產黨丟槍給民進黨,二○年大選變成了「討厭共產黨」,國民黨則被打成親中的代罪羔羊。明明韓國瑜到香港中聯辦是以市長層級去賣水果並無問題,黨中央卻沒有積極處理及澄清,導致「投給韓國瑜接下來就沒有選舉」的荒謬說法擴散,明顯影響年輕人的投票意向。

江啟臣指出,有人說二○年大選是世代對決,但實際上國民黨會輸,是因為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論述、組織設計不足,調整腳步也太慢,「就像八○、九○年代的電腦,不足以因應當前的時代變化。」江透露,這也是他要跳出來選黨主席的原因。

兩岸核心論述得「重新聚焦」

只是面對黨內湧現調整「九二共識」的聲浪,對兩岸、外交議題素養深厚的江啟臣則是力持慎重,認為相關討論必須顧及歷史縱深。他說,兩岸關係並非單純的兩岸問題,而是涉及美中台三方,光是「維持現狀」的解釋,美中台可能就有三種不同角度,國民黨要調整兩岸論述,若涉及黨路線的大幅改變,甚至還要修改黨章、黨綱,黨內仍得由下往上討論、辯論,再收攏形成共識。

他強調,不是把九二共識名字換掉,就能找到新的論述,國民黨應把兩岸核心論述「重新聚焦」,用現代的語言去告訴民眾。但他也坦言,若國民黨還想執政,就不能脫離台灣主流民意,兩岸政策勢必要堅持民主自由,甚至要向對岸表明:「一中各表」不是只有國號不同,而是制度不同,國民黨「反對一國兩制、捍衛民主價值,捍衛我們下一代選擇的權利。」

至於過去四年國民黨幾已放棄的對美關係,江啟臣則說,只要他當選主席,一定會重建對美關係,「再窮也要把窗口建立起來」,讓國民黨的主張跟聲音能在美國呈現,不能再讓美國輿論從智庫到國會都是民進黨的聲音,國民黨完全被淹沒。

不能把責任推給黃復興

他指出,前總統馬英九執政八年,華府決策圈不會認為國民黨是親中政黨,但過去四年國民黨卻被美方認定是親共。一八年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他到美國訪問,「每個人都問我韓國瑜是誰?」顯示美方完全忽略國民黨,國民黨也沒告訴美國人什麼事,雙方溝通管道完全斷訊。

雖然對國民黨改革有不少構想,但江啟臣強調,黨主席應該只是一個平台,個人或許有看法,但也要尊重大家討論的決定。他也清楚,即使補選勝出,僅一年多的主席任期,「搞不好討論黨的路線就得花上半年」,反正黨已成立改造委員會,有共識後就送全代會照程序通過執行,黨主席能馬上做的是組織結構調整、提升效率,黨中央、智庫與黨團則可聯手協助黨籍立委,在立院強化問政攻防、快速反映民意,「打漂亮的仗,讓人民看到。」

另外,黨內有人認定黃復興黨部是敗選主因之一,黨務改革應優先裁撤黃復興黨部,對此江啟臣並不贊同。他解釋,政黨是社團法人,黨員都是會員,「社團經營不佳、活動辦不好卻去怪會員,這沒有道理。」黃復興是「改革的伙伴」,不是「改革的對象」,黨要服務、說服他們,一起改革讓黨更好,「人家沒離開你就該高興了」,不能把責任推給黃復興。

喜歡這篇文章嗎?

晏明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