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檢討2020敗選 江啟臣:國民黨跟不上主流民意的腳步

2020-02-03 08:10

? 人氣

江啟臣(見圖)認為國民黨在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資料照,蔡親傑攝)

江啟臣(見圖)認為國民黨在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資料照,蔡親傑攝)

國民黨未能挾著2018年勝選氣勢,反而在2020年再度慘敗。參選黨主席補選的立委江啟臣表示,2018年是「討厭民進黨」,對國民黨有期待,但國民黨未能延續,反而露出「穩贏」觀感,上演宮廷政治與內鬥角力,流失民眾對國民黨的期待,加上2020年社會氛圍是「討厭共產黨」,國民黨被打成傾中,成為代罪羔羊。

江啟臣認為,國民黨在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跟不上時代,腳步太慢,論述、配備、組織設計都不足,「就像8、90年代的電腦,不足以因應現在的時代變化。」

江啟臣:國民黨2018年的大贏,不必然代表2020年的贏

國民黨2020年再度挫敗,改革聲浪再起。江啟臣回想2016年大敗,再到2018年的地方選舉大贏,很多人在2018年時曾問過他關於2020年大選的看法,他當時就認為「必須歸零思考」。

江啟臣說,2018年的贏是「討厭民進黨」的贏,一股「韓流」帶動「討厭民進黨」的氣勢,雖然民進黨對外辯稱是因為假新聞與共產黨介入,但「討厭民進黨」是事實,不過,他認為2018年的大贏,與2020年的選舉不必然劃上等號、不必然代表2020年的贏。

江啟臣說,2018年的贏是民眾看到執政黨的厭惡、濫用多數暴力,包括一例一休、年改、東廠等等累積下來的不滿情緒,等到2020年時會回到一個思考點:「在野的國民黨過去4年做了什麼,是不是和執政黨一樣爛?」

江啟臣直言,國民黨沒掌握2018年的勝選氣勢。除了延續「討厭民進黨」,應該也要讓民眾看到國民黨重返執政的論述、目標、願景,以及處理民眾問題的能力,當然包括兩岸問題、產業發展等主要議題,但江坦言,國民黨沒在重返執政時將這些目標、願景系統性地提出。

2018年11月21日,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晚前進鼓山、鹽埕地區掃街,上百台「韓粉」機車騎士一路緊隨(周怡孜攝)
2018年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選前掃街盛況。(資料照,周怡孜攝)

江啟臣也說,國民黨的總統黨內初選,已經搞得讓外界覺得烏煙瘴氣、看不下去,增添國民黨自認為穩贏的負面觀感,社會一向不喜歡的宮廷政治與政治角力浮現,因此流失民眾對其2020年的期待,加上台灣選舉向來受外部影響很大,而這次大選則有共產黨丟槍、反送中、一國兩制等外部因素。

反觀民進黨,則是快速檢討選策略,江啟臣表示,民進黨花了1個月左右進行檢討,從行政院長蘇貞昌開始,檢討為何「韓流」起來,導致2018年被投不信任票,也檢討選戰策略出問題,轉向網路經營,從內閣行政團隊開始,大量運用網路宣傳,讓政府宣傳脫胎換骨。

(延伸閱讀:專訪》2018年訪美遭頻問「韓國瑜是誰?」 江啟臣:挺身參選為重建對外關係

江啟臣:國民黨會輸,問題在於有沒有掌握社會脈動

江啟臣說,在民進黨檢討、調整選舉策略時,國民黨卻是陷入一種贏了之後的驕兵心態,讓民進黨得以快速脫離困境,從逆境一直往上打。

但江啟臣也說,民進黨當初設定2020選舉是國安牌與兩岸牌,這與過往無所不同,只是外在環境剛好也發生一些事,包括向習五點、反送中等等,若沒有這些事件,也不會有《反滲透法》的出現,這讓民生經濟社會議題全部被蓋掉。

2018年是「討厭民進黨」,到了2020年變成「討厭共產黨」,江啟臣認為,國民黨被打成親中的代罪羔羊,而黨中央面對大環境也沒積極處理,而是忙內部的事情,讓大盤情勢一直傾斜。

20190327-台大濁水溪社等獨派學生社團27日舉行「九二共識就是中國統治,和平協議就是併吞統一」記者會。(顏麟宇攝)
面對大環境的「討厭共產黨」,國民黨被打成親中的代罪羔羊,然黨中央沒積極處理。(資料照,顏麟宇攝)

江啟臣說,韓國瑜因素也是環環相扣,韓國瑜沒被提名前去中聯辦,以市長層級去賣水果沒問題,但一宣布參選後,將這兩個連結起來、繪聲繪影,加上澄清力道不夠,黨中央也沒去防堵擴散,催化「投給韓國瑜接下來就沒有選舉」的荒謬說法,但很顯然地影響年輕人的投票意向。

很多人看這一場選舉是世代之爭或世代對決,但江啟臣覺得這樣看很表面,實際上今天國民黨會輸,不是因為世代交不交替,問題在於民主社會下的政黨,有沒有掌握社會脈動?要不要調整論述?成為佔有50%以上民眾支持的政黨。

江啟臣說自己會跳出來選黨主席,是因為認為國民黨在面對主流民意與社會脈動已經跟不上時代且腳步太慢,包含論述、配備、組織設計等都已落後,不足以因應現在的時代變化。

喜歡這篇文章嗎?

羅暐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