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專文:冷的冬,暖的歌,願武漢人民早日坐在街頭吃碗熱乾麵

2020-02-03 06:2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武警配戴口罩執勤(AP)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武警配戴口罩執勤(AP)

我對武漢人民的遭遇深深感到痛心,我理解那種孤島的感受,這座英勇的城市最終會戰勝病毒,春暖花開,夏之將至,一切煙消雲散。

昨天,8名因散佈武漢肺炎謠言而被警方依法處理的傢伙,身份終於搞清了:全部是醫生。他們通過這三個群造謠傳謠:武漢大學臨床醫學04級群,武漢協和醫院紅會神經內科群,腫瘤中心群。

是的,醫生,負責治病的醫生因為在群裡探討醫學專業被負責治安的員警以謠言依法處理了。這個笑話比這個冬天還冷。

我承認我被震到了,這相當於郭德綱相聲升級版,火箭專家因為說火箭發射的燃料應該用液氫液氧,從而被那些認為火箭發射應該燒煤,水洗煤還不行,必須得用精煤……的哥們給依法處置了。

想想,上一次科學家因說出事實被當謠言法辦還是在420年前,義大利,布魯諾。當然我國依法治國,只是文明訓誡,沒有燒人,可喜可賀。

魯迅說:倘這樣下去,相聲業遲早敗給片警同志。

最高法給這八個預警的醫生正名了,中國疾控首席科學家曾光也說這八個人是可敬的,大家也提前給八個醫生評為感動中國人物。可是本可以只限於一城的病毒,就這樣擴散全國以及世界。

你一定還記得那些讓人悲傷的情景,女兒哭訴「我爸爸兩片肺葉全發白了,還是得不到確診」;32歲的黃岡孕婦一晚跑了五家醫院得不到救治,貧窮的丈夫借了20萬最後仍一屍兩命,帶著未出生的胎兒;《在人間》倩倩口述「媽媽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讓人種種的淚奔;以及腦癱兒因父親被強行隔離導致6天后死亡……相信你們還能回憶起更多紮心的故事。

我們討厭謠言,追求真相,可因為某個資料不準確就法辦,那是以抓謠的方式遮蔽真相。你看,男子王某因造謠山東礦難死亡9人,被警方以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抓了,被抓原因是:實際遇難人數其實是21個,數字不對,抓他是合法的。

冷不?

作為武漢冷笑話的一部分:那些醫生現在還戰鬥在第一線。

武漢肺炎疫情時爆發正值年節前夕,官方隱匿消息助長疫情持續蔓延(AP)
武漢肺炎疫情時爆發正值年節前夕,官方隱匿消息助長疫情持續蔓延(AP)

作為武漢另一個冷笑話,當初警方依法處理這8個醫生,群眾們暴擊了四萬個點贊。

不知這四萬個暴贊裡,有沒有此時正插著呼吸機或倉惶逃城被四處追攆的人,會想起食指一震瞬間爆棚的正義感。這,真讓人尷尬。

我想不明白,平時違章扣個六分都跟交警拼死拼活的,為什麼在網上見到他人被罰卻一片叫好,大快人心,恨不得拿個饅頭醮血吃。

這些食指正義君不明白,你我並沒有什麼不同,你我所處的城市和面對的事情也是彼此之間,今天武漢病毒,明天可能是成都地震,後天就是天津爆炸,大後天是上海禽流感。你雞賊地選擇了多少歲月靜好,放棄了多少權利,生活就會給你多少迎頭痛擊。

每到災難就看到一片感動,一排排蠟燭,一片片合什掌,不是不能感動,我也為醫護人員和全國馳援感動,但你能不能動動腦子再感動,什麼「看到白衣天使連防護服都沒有就沖上去,我流下感動的淚」,可是白衣天使在病毒肆虐時連防護服都沒有,你難道不應該感到憤怒?「好人一路平安,願天堂沒有肺炎」,你就不能想想為什麼很多逝者到死都無法確診死因,通知書只有「不明肺感染」,他們只是「死亡一例」的冰冷數字,還有「感動和自豪於我們能集中力量辦大事」,集中力量有好處,難道你不用反思一下集中力量層層拖延、集中力量瞞報、集中力量在病毒來襲時仍舉辦四萬家庭團年飯,以及第一製造業大國各種物資緊張連個口罩都不能充分保障?當然,每天擁有8個口罩的武漢留學生黑哥哥除外。

你以為你表演了感動,你就不感染了嗎?

你以為你顧全了大局,這就不是個局嗎?

有時候,大局就是個局,為了這個局,武漢官員必須搞出一派喜慶、奮進、歡快、祥和景象。如果條件允許,他們會親自率隊跑到附近山上捉一頭五彩祥獸,以預示盛世到來。武漢的官員也別說按程式無權公開疫情了,你總有權停止團年飯和聯歡會的。從不講程式正義的你們,忽然談起程式,怪怪的,還不如大清的總督錫良。

正所謂:多難興邦,多演穿幫。

我看到有一些人說,這時候就不要計較官員責任了,先戰勝疫情,中國人要一致對外,別讓外國人陰謀得逞。開始我有些懵逼,以為是有人惡搞,後來才發現他們是真這麼以為。因為他們認為,此次疫情是美國人發明的基因武器對中國人的進攻,證據是,非典時感染者有95%都是黃種人。

這貨的基因常識是一定是從九陰真經裡學的吧。美國人要是把基因武器掌握得如此精准靶向攻擊,早攻克癌症、艾滋了,美國人個個長生不老。

還有人分析,日本捐助的口罩有毒,會自動搜集中國人的DNA。或者又想要中國的稀土了。他(她)們天天點贊的手指從不去搜索一個事實,日本人是這些年來對中國捐助最多的國家。當然我說這點沒用,他可以反證捐這麼多錢,更證明日本人別有用心。還有人說歐美提出説明中國一起研究病毒疫苗,是想偷技術,因為中國在此領域已是世界第一。他不知道美國CDC才是世界頂級,連武漢P4也是法國人幫助建造的。

武漢醫生李文亮(取自網路)
武漢醫生李文亮是八位「吹哨者」醫師之一,他自己也成了確診病例。(取自網路)

表演愛國,別暴露無知,你的無知既讓同胞少了很多實際的救助,又給急需建立大國形象的中國抹黑。所以也別裝多愛國了,這些年你有捐過幾次失學兒童貧困山區白血病孩子?這種奇葩愛國,就是常識缺失+道德雞賊,導致了迫害型人格,跟橫店神劇沒什麼區別。所以朋霍費爾說,愚蠢首先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它是一種比惡意危險的敵人。

所以魯迅憤而棄醫從文,因為有些國人不是身體病了,而是精神病了。六神磊磊說文學也救不了國,我深表同意,因為魯迅那時候不知道互聯網可以批量製造腦殘,擱現在,魯迅肯定天天在網上被圍攻成反動大V,他又不敢回去當醫生,畢竟說不好哪天就有人拿刀抹了他脖子,倘被派去武漢前線,護具沒保障,還可能因在群裡聊疫情被依法處理。

此時正發生一對有趣的情況:一方面武漢人在全國遭到圍追堵截,不准武漢人來,另一方面大家又大罵外國人拒絕武漢遊客,這是歧視。我不明白,你到底是覺得我們的同胞武漢人有毒呢,還是把他們當肉體炸彈扔國外呢。

一名health crddit說:多少年,中國出不了大師,頂多出大師兄。

有沒有發現,這麼多年,這麼多災難,一切並沒有變化。在靠一副板藍根以及仁波切口訣包打天下的地方,科學只能靠神一般的鐘南山;在呼籲疫情資訊公開時都要先自我檢審查一下,有沒有想過借機達到可恥的目的,這令人沮喪。大家知道,如果拿出檢查言論的認真去檢查病毒,哪會有後來的封城。可思來想去最終頓悟修成正果,不信謠不傳謠:

畢竟魯迅說過: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叫新聞聯播,一棵叫人民日報。(註:魯迅原句:「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也是棗樹。」)

綜上所述,我對武漢官方釋然了,因為這是既定治理模式下,必然的操作。

我對武漢人民的遭遇深深感到痛心,我理解那種孤島的感受,這座英勇的城市最終會戰勝病毒,春暖花開,夏之將至,一切煙消雲散。

正逢災難,同生養于父母,不知道手中有生殺大權的同志們,舉刀之時心中有沒有一絲惻隱,成都昭覺寺大門有個對聯,佛說:諸善奉行,諸惡遠離。

忽然發現我自作多情了。抱歉。

再次真誠向包括那八個醫生在內的所有醫護人員致敬。

這裡貼上武漢民謠歌手馮翔的那首《漢陽門花園》:

小時候的民主路冇得那多人

外地人為了看大橋才來到漢陽門

漢陽門的輪渡可以坐船去漢口

漢陽門的花園

屬於我們這些住家的人

冬天臘梅花

夏天石榴花

晴天都是人

雨天都是伢

……

十年冇回家

天天都想家家

家家也每天在等到我

哪一天能回家

非常冷的冬天,非常暖的《漢陽門花園》,謹以此歌祝願漂泊的武漢人民,能夠早日放肆坐在街頭吃碗熱乾麵。

*作者為大陸政治社會論者,本文在微博上傳後立刻被刪除,只能在牆外備份。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