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習大危機!集權造成武漢肺炎難擋

2020-02-05 15:06

? 人氣

湖北省許多城市都因肺炎疫情嚴重而封城,市民購買日常用品也要全副武裝。(美聯社)

湖北省許多城市都因肺炎疫情嚴重而封城,市民購買日常用品也要全副武裝。(美聯社)

習近平高度集權,一是造成官僚們因畏懼「妄議中央」、沒有習的批准誰都不敢做決定,二是摧毀了正直、值得信賴媒體提出的質疑之聲,三是社會NGO組織消亡,無法讓社會發動起來抗疫,終於讓武漢肺炎奪走一條條珍貴的性命。

一月二十五日,庚子鼠年的大年初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神色凝重地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緊急開會,為蔓延全球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俗稱武漢肺炎,台灣衛福部命名「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下達指令,但恐慌已籠罩全中國,中國人根本無心過年。

封城,習大採最原始防疫手段

早在去年的十二月初,武漢傳出有人罹患不明肺炎,武漢衛健委聲稱「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嚴禁各醫療單位對外發布訊息。但周邊國家接連有病例出現,遇上中國啟動三十億人次移動的春運,以及春節期間大量中國遊客出國(去年達七百萬人次),境外如臨大敵。

一月十九日,習近平首次對武漢疫情公開談話,武漢當局口風大變,央視對疫情猛進行報導,病例驟然直線攀升。當年抵禦SARS功臣、中國首席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十九日率領「國家高級別專家組」南下調研武漢疫情,隔天透過央視表示「肯定有人傳人現象」。武漢政府才證實有十四位醫護人員已感染。

武漢肺炎疫情動態
武漢肺炎疫情動態

中國三十一省隨後都淪陷,全球二十六國遭殃,美日等國也從武漢撤僑。

十七年前,SARS在二○○二年十一月至○三年七月像野火燎原在中國蔓延,全國五千多人感染,奪走三四九條生命。當時胡錦濤剛接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但中央軍委主席還在江澤民之手,胡尚未大權在握就疲於應付SARS的疫情。

如今習近平黨政軍大權一把抓,面對武漢嚴峻疫情,高唱「四個意識」(政治、大局、核心與看齊意識)、「兩個維護」(維護習核心與黨中央)等老調,採取最原始、霹靂的防疫手段──封城。

政治掛帥的防疫指揮體系

一月二十三日凌晨,武漢宣布封城,但在封城前已有五百萬人離開武漢;黃岡、鄂州、仙桃、赤壁等湖北城市跟進封城。解放軍進駐疫區,興建火神山和雷神山隔離醫院,並由解放軍接管。

北京則宣布延長春節到二月二日;全面禁止中國旅行社出團;延後大中小學開學時間;關閉北京紫禁城、上海迪士尼樂園和長城等各大旅遊景點;春節賀歲電影全面撤檔,電影院無限期停映。

中國疫情趨勢
中國疫情趨勢

武漢肺炎爆發後,確診、疑似和死亡人數急速攀升。截至二月四日,依中國官方統計,中國確診二○五一三例、死亡四二六人。封城後的武漢宛如煉獄,武漢當地病毒致死率至今高達五%、湖北三%、中國二%,其他國家○.六%。

大年初二,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會議並擔任組長,副組長為王滬寧,成員有中辦主任丁薛祥、管衛生的副總理孫春蘭、中宣部長黃坤明、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管外事的國務委員王毅、國務院秘書長肖捷、公安部長趙克志。習近平會見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等官員時,還強調「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這次疫情防控阻擊戰。

從小組成員解讀,這次防疫指揮體系還是政治掛帥,副組長是王滬寧而不是管衛生的孫春蘭,是要貫徹習的意志,而七位成員中有四位(丁薛祥、黃坤明、蔡奇、趙克志)是習家軍。

武漢疫情為何一發不可收拾?首先是武漢政府隱匿疫情。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專家聯合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發表的論文就透露,新型冠狀病毒早在去年十二月就在武漢發生「人傳人現象」,且有醫護人員感染,這與武漢衛健委堅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說法不符。

上級沒授權,地方冷處理

武漢市長周先旺接受央視專訪時,坦承披露疫情不即時,指需要上級授權才能披露訊息。武漢協和醫院醫師林羽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訪問時表示,武漢市最初應對疫情的策略是「冷處理」。協和醫院當時就通知,沒有授權,不允許私自在公共平台談論病情,不允許私自接受媒體採訪,「整個就不讓說」。

其次是習近平高度集權,造成官僚體系懶政,錯失防疫關鍵時機。習近平正式談話,整個行政機器才動起來。

官員看習近平臉色辦事,但病毒可不聽習大的話。《日經東亞評論》分析,習近平的一人獨大領導風格下,官僚們因畏懼「妄議中央」,避免在沒有習的批准下做決定,阻礙了中國因應疫情,導致防疫工作一開始就處於落後局面。

武漢肺炎: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在北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AP)
習近平(右)會見WHO秘書長譚德塞(左),強調「親自指揮」。(AP)

第三是中國媒體集體缺位。中國作家許知遠在社群媒體寫道:「十七年前,我是個剛入行的記者,覺得SARS迫使中國重新思考自己的治理模式,還可以對《紐約時報》表達自己的感受。上一場危機還有蔣彥永、鍾南山這樣的醫生、柴靜這樣的記者,以及大批追蹤媒體,如今似乎只有《財新》一家雜誌在繼續正常的報導。」

許知遠感嘆:「這個系統最成功之處,就是摧毀了正直的人、值得信賴的機構,以及一個社會自我敘事的能力。只剩下一個傲慢的權力以及一堆雜亂的信息與脆弱、孤獨而憤怒的個體。」

NGO只剩失去公信力的紅會

第四是社會NGO組織的消亡。最典型的例子是武漢協和醫院指出,北京森根比亞公司捐出三.六萬N95口罩,並透過湖北紅十字會分送。紅會將一.六萬個口罩分給莆田系的武漢仁愛醫院,而真正需要援助的武漢協和醫院只分到三六○○個。

目前在前線的社會組織只有已經失去公信力的紅十字會。災情當前,全靠政府組織,無法滲透到所有領域,這個時候最需要全社會發動起來,可是中國大陸的社會NGO已經消亡了。

第五是醫療條件欠缺,導致疫情失控。中國在做愛國主義宣傳與對外展示經濟成就不遺餘力,但在公共衛生的人均投入遠不及一些中等國家。

一八年中國衛生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約為六.六%,對比美國的一七.八%差距鉅大;若以人均健康衛生支出值來看,中國一八年約六百美元,不僅無法與已開發國家相提並論,甚至不及巴西、土耳其等國。

武漢疫情蔓延全球,確診數字逐日攀升,外界高度懷疑中國是否有辦法控制得住疫情。據傳,中國兩會(人大、政協)將從原訂的三月延後召開,甚至取消。

中國因應武漢肺炎與SARS疫情比較
中國因應武漢肺炎與SARS疫情比較

北京決策層沒有和專家對話

中國防疫權威鍾南山原本說疫情高峰「可能在二月七日至十日」,但二月三日接受央視採訪時改口說:「疫情在未來十天至兩周出現高峰,仍需加強防控。」

外國防疫專家向西方主流媒體投書的預估較為悲觀,認為領導小組沒有公衛專家、漫長的交通管制、訊息管控、民怨造成社會不安定,疫情會比中國官方的預估還要嚴重。

甚至中國《財經》雜誌也質疑,武漢肺炎確診和死亡數字可能與官方公布不符,武漢許多病患未確診就死於「普通肺炎」,出現症狀卻不能住院的不算確診病例,官方數據無法反映疫情全貌。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鳳凰衛視》專訪時批評:「每個決策層與專家不見面,並沒有直接對話。」

防疫能力沒比十七年前進步太多

武漢肺炎是習近平面臨的空前執政危機,更甚於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國政府應對新病毒的防疫能力沒比十七年前應對SARS進步太多。習近平宣稱今年全面進入小康社會,但若不解決醫療改革和公衛體系的問題,邁向「強國」恐怕還是個夢想。

武漢肺炎疫情事件簿
武漢肺炎疫情事件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