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人不只不戴口罩,上完廁所還常常不洗手!她道出奧地利人衛生觀念,與台灣大不相同

2020-02-05 12:47

? 人氣

新型冠狀病毒相關新聞在全球燒得沸騰,好幾個歐洲國家皆傳出疑似和確認病例。台灣媒體用著聳動的標題報導歐洲病例:「歐洲淪陷!」「歐洲捲起武漢肺炎風暴!」「武漢肺炎殺到歐洲!」似乎歐洲就要陷入大恐慌了?我住在中歐國家奧地利,這裡也傳出幾名疑似病例,受到媒體高度矚目,經醫院和健康部確認是虛驚一場。

沒人戴口罩 就連診所的醫生和護士都老神在在

前幾天歐洲各國紛紛派出軍機,將本國國民從中國接回家。位於奧地利北方的德國,也派遣軍方從中國撤離逾百位德國人,新聞媒體守在機場進行即時報導,讓社會大眾了解官方如何統一隔離這些返國人士。新聞畫面上可看到機場接駁車上的司機戴著醫療用口罩,神情凝重在等待乘客。這個畫面讓我感到那麼點不習慣,想了一下我才反應過來為什麼,因為這是這幾周來,我首度看到戴上口罩的歐洲人!

回想這幾周,不論是在街上、大眾運輸工具或是公共場合,幾乎不會看到任何人戴著口罩,我前幾天恰巧分別去看家醫和婦科醫生,兩家診所的醫師、櫃台人員和護士,都是老神在在,都沒有戴口罩。奧地利是個人種大熔爐的國家,聚集不少亞洲住民,路上看到的亞洲人臉上也是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戴。

嚴正待命防疫的亞洲各國(尤其是動作迅速果決的台灣)相比,各國政府除了宣導「平常多洗手、少出入公共場合、別到中國疫區旅遊」以外,就沒有什麼太大的動作了。

在網路上不時可以讀到台灣人充滿疑惑的評論:

「歐洲人怎麼這麼沒有危機意識?」

「難道他們沒有衛教常識嗎?」

「都不怕被傳染嗎?」

「該不會他們認為新型冠狀病毒離他們很遙遠,所以不需要危機感?」

老實說,每當我踏入電車時,看到車上擠滿男女老幼,我心裡不免也會浮上類似的想法。尤其是看到神色看似虛弱的老公公老婆婆咳個一兩聲清喉嚨,我可是整個後頸的毛髮都會豎起來,冒汗的手緊緊抓著放在外套口袋中的口罩,心裡一直猶豫不決:「我到底要不要拿出來戴阿?!」

我終究掏出口罩戴上,其他的乘客們也沒有對我拋來異樣眼神。或許也是看過戴口罩的亞洲人,所以見怪不怪?

上廁所不洗手的奧地利同學們

雖然在台灣受到的教育時間不長(我是十三歲離開台灣的),但我還記得很清楚,在上小學的時候,學校老師多麼注重衛教。台灣為副熱帶、亞熱帶國家,而我又來自第一線的熱帶城市屏東,學校對於傳染病和衛生習慣非常講究,班上衛生股長會檢查各個同學的指甲是否乾淨,小蘿蔔頭們會排隊一起去洗手,我們也養成飯前飯後都要洗手的習慣,班級與班級之間也有整潔比賽。

當我來到號稱歐洲文化古都、音樂立國的奧地利,愕然發現我在台灣學會的衛教習慣,可以說是沒有人在乎。我最震撼的一個經歷發生在中學,我當時上的是一所校風森嚴的天主教女子私校,下課時女孩子總喜歡三三兩兩一起去上廁所。奧地利的學校都天天由專人打掃,非常乾淨,歐洲女孩子多半十來歲就開始化妝,我的同學們身上隨時都戴著蜜粉、眼影、口紅,青春年華的女孩們吱吱喳喳的,站在廁所洗手台鏡子前搔首弄姿,迫不及待地補妝。

我訝異地發現,我好幾位同學上完廁所是不洗手的!這也就罷了,竟然還直接打開蜜粉盒、眼影盒,手指頭這裡那裡沾沾,然後就往臉上抹。我目瞪口呆,而同學還會好心地把化妝品遞給我,開心地問:「妳要不要?」我趕緊搖頭說不!不僅如此,飯前飯後也沒有同學會離座去洗手,跟同學去餐廳吃飯,也不會提供消毒過的小毛巾給客人擦手。

奧地利觀念:考試或工作很重要,但都沒有健康來得重要

雖然奧地利人平日的衛生習慣讓來自亞熱帶國家的我看來,實在難以領教,但是他們在面對生病一事,卻又非常嚴謹。同學如果感冒流感,老師都會嚴正建議不要來上學,生病幾天就請你好好在家裡休息幾天,好好養病。如果得了傳染病,也請勿出門,以免感染他人。

因病假錯過考試或學校進度也沒有關係,老師會視考試重要性來判斷,要嘛就是直接跳過不需要補考,老師會依據你平常表現給分,不然就是老師會另外出考題給你(因為你可能因為缺課而錯過了進度,老師自然不會拿這些範圍考你)。學校傳達給學生和家長的觀念就是:考試和成績固然重要,但都沒有你的健康來得重要。

這個重視健康和養病的觀念也一直延續到奧地利人出社會工作後。上班族如果生病,可以大大方方請病假在家裡好好休息,一直到病好為止。家裡有小朋友生病,無法去上學,家長也可以順理成章地請家庭照顧假。

勞工不論是請家庭照顧假或是病假,都是受到政府保護的,薪水照發(一半由雇主出,另一半則是由健保局買單)。依法規定,在工作的第一年可以請六周有薪病假和四周半薪病假,第二年到十五年可請十周有薪病假和四周半薪病假。

生病了,就請你什麼都不要擔心,好好地在家裡養病!

比起害怕被傳染,奧地利人更在乎培養個人免疫力

天下父母心,奧地利人雖然完全不重視口罩,然而家長們對於兒童的健康也是非常重視的。相對於保護孩子不受到病毒感染,他們更在乎的是孩子對抗疾病的抵抗力。奧地利主張人人該從小就接觸大自然,認為幼稚園兒童唯一該做的工作就是玩耍(這裡的孩子絕大多數是上了小學才開始學寫字),多在戶外活動,這樣才能培養強壯的身體,進而擁有強而有力的抵抗力。

奧地利家長選擇幼稚園或是小學,不是先看學校是否有雙語教學或是先進的設備,而是校園有多大,孩子在有日曬的活動空間有多少,校方是否絕大多數時間可讓孩子在戶外跑跳動。我還看過有幼稚園自己養牛養羊養兔子,孩子天天都可以到小牧場和動物互動呢!

面對口罩,民情大不同

在這裡,就匴是醫療人士如醫生、護士,我也很少看到他們戴口罩,印象中就只有在大型醫院、無菌實驗室才比較有可能看到有人戴上口罩。

奧地利人對於不喜歡把臉遮住是有多偏執呢?就來看看奧地利政府於2017年10月以「防恐攻」為由,實施的「禁蒙面法規」(Vermummungsverbot)吧!這項法規禁止民眾在公眾場合(包括公家機構和學校)穿著遮蔽住臉部的罩袍和服飾,理由是「這樣無法辨識面孔」。

奧地利「禁蒙面法規」。圖/想想論壇
奧地利「禁蒙面法規」。(圖/想想論壇)

那戴口罩算不算遮蔽住臉部?答案是算。只有在醫院的醫療人員和有醫療需求的病人可以戴口罩,一般人(不論是奧國公民或是外國人)在公眾場所戴上口罩恐觸法,警方看到時有權要求民眾拿下口罩,不僅可以依法開罰,甚至可對拒絕露出面孔的民眾動武。

姑且不談這項在奧地利社會引起熱烈討論的「禁蒙面法規」,絕大多數的奧地利人覺得出門沒有必要戴口罩,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從小被灌輸「生病了就該在家裡養病,不要出門傳染給他人」的觀念。

此外,奧地利地廣人稀(面積是台灣的三倍大,人口卻只有台灣三分之一),公共醫療也算是做得不錯,不論是上個世紀或是這十多年來,從未爆發過大規模的特殊傳染疾病,相對地一般民眾對於傳染病都沒有太大的警戒心。

我的奧地利朋友常常問我:「為什麼好多亞洲遊客都戴著口罩呢?是生了什麼重病嗎?如果生病為什麼還要出門?」因為他們從小到大的觀念就是「只有生重病的人出門才會戴口罩」,所以自然而然會這麼聯想。

我解釋說,有些人確實可能因為咳嗽流鼻水,不希望飛沫傳染給他人,所以戴上口罩。但是就算健康的人也有出門戴口罩的習慣,這也是一種防止被傳染不明疾病的方式,而且有時候純粹只是因為許多亞洲城市空氣汙染很嚴重,大家習慣出門戴口罩。

他們露出不解的表情對我說:

「只是感冒流鼻水這種不痛不癢的小病,沒有必要戴口罩吧?」

「奧地利最後發生一次大型傳染病,是好幾百年前了啊!到底是怕被傳染什麼?」

「這樣不就是先入為主認為外面都是病人,出門就是會被傳染疾病嗎?病人都會在家休息啊!抱著這樣一直要防他人的心情,不會很累嗎?」

「我們這裡空氣品質這麼好,有必要擔心空汙嗎?」

台灣人的想法可能會是這樣:就算抵抗力很好,但是每個人也都會有虛弱和免疫力降低的時候啊!而且,我們又如何能夠保證生病的人都會乖乖待在家裡養病呢?當跟自己坐在同一車廂的那位乘客不斷咳嗽,我們又如何有辦法保證他不是得了什麼奇怪的傳染疾病呢?基於防患未然的心理,主動戴上口罩不是將被感染的機率降到最低,也是最直接的自我保護嗎?

關於口罩,實在沒有誰對誰錯,真的就是純粹民情不同。或許,最好的防疫和保健方式,就是參考奧地利人從小培養的抵抗力和穩重的平常心態,搭配台灣紮實而仔細的衛教觀念,大家都可以彼此學習。

作者介紹|楊佳恬

13歲從國境之南屏東赴奧地利學音樂,用看漫畫和小說的方式自修中文,長大後在奧地利南方落地生根。結束長年的國際鋼琴演奏生涯後,現為多媒體製作人和德文專欄作家,文字中揉入西方的角度和東方的靈魂。曾入圍奧地利全國外國血統傑出婦女選拔決賽,獲歐盟執委會頒發「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首位也是唯一獲得此頭銜的台灣人。中文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小國也可以偉大》《從宜蘭海港孩子到英國企業楷模》。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對「口罩」敬而遠之的奧地利人,衛教觀念與台灣大不同!)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