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馭叛客在台灣》專訪吉豐重工OSVI:打造一個越宅懂越多的潮流派對

2020-02-13 08:30

? 人氣

吉豐重工負責人Andrew(陳灝)、OS:VI共同創辦人Yussef(胡兆沅)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吉豐重工負責人Andrew(陳灝)、OS:VI共同創辦人Yussef(胡兆沅)接受專訪。(蔡親傑攝)

2020年到了。這年份恍若科幻小說中的數字,事實上,就連幻想也已成為過去,於1982年上映的經典科幻片《銀翼殺手》,故事發生在2019年黑暗的洛杉磯裡,而同樣在1982年,日本漫畫《阿基拉》登場,爆走族少年騎著未來機車,在2019年的新東京街頭疾走……

這些作品,都隸屬於所謂的電馭叛客(Cyberpunk,又譯賽博龐克)風格,是1980年代誕生於美國、科幻作品的子類型,場景多發生於數十年後的近未來,獨裁者透過尖端科技監控人民,同時,人類也發明了裝載人工AI,幾可亂真的仿生人與機器人。

40個年頭過去,在現實科技慢慢追上幻想的今天,電馭叛客逐漸躍上主流,電影《銀翼殺手2049》、《攻殼機動隊》,以及影集《碳變》、《愛x死x機器人》等作品,陸續攻佔全球觀眾眼球,然而回到台灣土地上,電馭叛客又走出了怎樣的風貌?

冬夜的台北街上,總是黑夜鑲嵌霓虹招牌,不時飄著迷濛小雨,氣氛冰冷又魔幻;2019年11月1日,正是《銀翼殺手》的時空背景,一場難以被定義的活動「OS:VI視覺情報」(Oculer Sound Visual Intelligent,下稱:OSVI),在這個晚上於市民會館登場。

會場內的男男女女,有的穿著時髦,色彩鮮豔的頭髮搭配刺青、耳環,像極了電影中的未來人,也有人穿著簡單的牛仔褲、襯衫,對這個場合面帶侷促,好像這裡不太是他們熟悉的場景。

活動開始了。12公尺高、270度環繞會場的巨大投影幕上,播放起穿插《阿基拉》、《攻殼機動隊》、《龍族戰神》等科幻電影的片頭,接著畫面一暗,換上一個畸形又灰冷的未來世界;隨著DJ的音樂鋪展,由VJ(註)操控的遊戲角色,開始在這個虛擬空間奔跑,向觀眾展現全新的科幻國度。

(註:VJ,Video Jockey,負責在派對時於投影幕或背景上,播放影像或動畫,以配合DJ播放的音樂氛圍。)

「中二得離譜,帥到有剩」的跨界大計畫

OSVI由吉豐重工( 下稱:吉豐)團隊操刀,成軍於2013年的他們,過去被視作台灣服裝設計的潮流指標,但OSVI不只是個潮流派對,還橫跨了音樂、遊戲、科技以及服裝等領域,由吉豐負責人Andrew(本名:陳灝)統籌,共同創辦人Yussef(本名:胡兆沅)負責技術面,3D藝術家陳則安則操刀視覺設計,展示屬於吉豐的世界觀與故事。

20200116-吉豐重工OSVI活動現場,投影幕播放由VJ操作的遊戲畫面。(吉豐重工提供)
OSVI活動現場,透過12米高的投影幕播放由VJ操作的遊戲畫面。(吉豐重工提供)

看似充滿距離感的這個計畫,其實套句Yussef的話,只是想讓觀眾覺得:「怎麼有人中二得離譜,結果帥到有剩。」

Yussef談到,為了打造OSVI的未來世界,他們搬出曾用於製作《絕技求生》、《戰爭機器4》等遊戲的Unreal遊戲引擎工具,創建出吉豐世界的數十個場景,並在活動現場交由VJ播放、操控,「它可以做到極度真實,畫質又極限好。」他說,好萊塢要大筆預算才能拍出來的場景,遊戲引擎都能簡單辦到。

但OSVI想做的,不只是在電音派對放影片,Yussef談到,OSVI的目標,是讓觀眾也成為遊戲裡的一部分,比方說可以透過傳感裝置、動態捕捉等技術,讓觀眾在舞池裡做動作的,反饋回到遊戲畫面裡。

Yussef舉例,像可以結合穿戴式的傳感裝置,可能是臂章、腳環,並且連結回主控電腦,當大家聽DJ跳舞,跳得夠High、動能累積到一定程度時,就會觸發遊戲中的某個事件。

20191227-吉豐重工負責人陳灝,技術總監胡兆沅(圖中)專訪。(蔡親傑攝)
Yussef談到,OSVI的目標,是讓觀眾也成為遊戲裡的一部分。(蔡親傑攝)

「觀眾會慢慢體會到,做某些事可以引發某件事,比方說大家可以對付一隻由VJ操控的魔王。」Yussef指出,可以把這個活動想像成500人共同參與,連結DJ、VJ、觀眾之間的大型電玩,「其實這東西對我們也很新,我們還在摸索這東西是什麼,現在找到比較好的單字是『Action Cinema』,更動態的電影。」

從文明崩壞到自然反噬 童年記憶都成為創作養份

其實,OSVI從真正醞釀到執行,只有2個多月時間,Andrew坦言,第一次辦活動仍有許多可以檢討,目前只能算是「火力展示」,告訴大家吉豐有能力做這樣的東西,而儘管畫面都是VJ現場live操控,還是很多人都以為是預錄的影片,「這次缺少互動性,有互動性的話,大家就知道這不是預錄的。」

Andrew認為,下一次的OSVI要搭配實體服裝,也要有完整的故事劇情,將從各個感官面向,讓觀眾沈浸在裡頭,「我們想把品牌裡的故事視覺化,平常衣服品牌表現故事,是很簡單拍照就好,但我希望更實體化、沈浸式的感覺。」

20200116-吉豐重工OSVI活動現場,VJ操作遊戲畫面。(吉豐重工提供)
OSVI的畫面,是由VJ現場操作。(吉豐重工提供)

以軍事、科幻風格服裝著稱的吉豐重工,每季設計都有一套背景故事支撐,如今他們把這項概念與OSVI結合,以最新一季服飾《無盡之雨》系列為背景,從80、90年代的港片、黑道電影汲取靈感,並融合科幻元素,Andrew說,就有點像《銀翼殺手》裡的未來都市 ,「而活動辦在2019年11月,也是最強的呼應。」

「講直白一點,《無盡之雨》是融合我以前很喜歡的電影,像周潤發的港片、《明日殺手》、《黑雨》等。」Andrew談到,其實吉豐重工這個品牌,就是把他把小時候看過的電影、電動輸出,每一季都是如此,而接下來的主題,將是「自然災害」,Nature Diseaster,人類文明發展到末期、崩壞的時候,下起無盡的雨,天氣開始異常,並會探討人工AI的議題。

「這方面是我們對未來,是屬於比較悲觀的,現在整個社會、政局或自然狀態,都不是往好的狀態去發展。」Andrew解釋,自然災害的服裝輪廓會類似於自然天災發生時,人類穿著防護衣,並會透過影片、遊戲等媒材,講述故事如何從《無盡之雨》走進《自然災害》。

銀翼殺手劇照(取自Youtube)
OSVI在風格上,試圖打造類似《銀翼殺手》的世界。圖為《銀翼殺手》劇照。(資料照,取自Youtube)

服裝就像Cosplay 搭配互動裝置深化沈浸體驗

「我想呈現的是視覺、聽覺、觸覺。」Andrew說,要呈現OSVI與吉豐背後的世界觀,最初會選擇從服裝切入,而非拍影片、動畫,是因為服裝是實體化 、摸得到的東西,「我們想法蠻中二的,服裝直白一點就是Cosplay的感覺,而且它在表現上更直覺。」

他表示,潮流品牌更接近主流文化,台灣常常很多東西做出來,都只在同溫層擴散,甚至只是做給政府看,拿到補助就沒了,但他們希望觸及更多人,選擇用派對的形式呈現,就是因為受眾可以打得比較廣。

Yussef也從文化角度指出,「衣服就是辨識度,我怎麼穿代表我大概是怎樣個性的人,所以就會來什麼樣的派對,去派對不光是喜歡這個DJ、VJ等等,而是群眾是不是跟你有連結、處於同一個同溫層?」

20191227-吉豐重工負責人陳灝(圖中),技術總監胡兆沅專訪。(蔡親傑攝)
Andrew不希望作品只能在同溫層擴散,而潮流、派對應該可以接觸更多群眾(蔡親傑攝)

實體的服裝結合科技,或許確實能帶來更強烈的連結。Yussef談到,如他前陣子去德國柏林,朋友就告訴他,現在每個人都穿日本的Asics球鞋,因為便宜、好跳,CP值很高,是最好跳舞的球鞋,而他們也在思索,什麼是機能性的派對服裝?可能是有排汗性的衣物,或像外套進場後,可以變形成包包裝鑰匙、手機,或甚至本身就可以嵌入傳感裝置,跟整個活動互動。

其實,舉凡音樂祭、電音派對等活動,也常有活動紀念T等周邊商品,但Yussef認為,這些衣服,只是在視覺上表達「我屬於這個群體」,但真的適合派對嗎?如果一個品牌,在像OSVI這樣的活動中,推出的衣服有辨識度,又有功能性,是專屬為這個派對打造的機能服裝,就能代表一個完整的文化風格。

「這讓整個體驗更完整,我穿這件衣服是更有意義的,儘管上面可能一個Logo都沒有,但他就是為了活動、跳舞、伸展所做的衣服,(跟觀眾)產生的連結性會再往上一階。」Yussef說,當然這也包含商業性,他認為OSVI甚至可以重新定義商業模式。

20200116-吉豐重工OSVI活動現場,VJ操作遊戲畫面。(吉豐重工提供)
吉豐團隊企圖打造一個更佳沈浸式、與觀眾連結性更強大的展演形式。(吉豐重工提供)

OSVI新穎到「有點難解釋」 藝術、遊戲界看好後續

要用三言兩語定位OSVI,確實有些困難。Andrew也坦承,如此跨域、概念性的活動,即使放上國際仍是新穎,最初他們寫過好幾個版本的文案,仍難以讓受眾快速理解,「有人覺得這是視覺展覽,有人覺得是派對,有人以為是服裝發表會,跨的領域太多,群眾也都不一樣。」

他重申,這次的OSVI比較像火力展示,雖然劇情是零,但讓大家知道吉豐的世界觀,以及他們有能力做這樣的內容,而結束以後,確實有許多藝術家想要合作,「以前3D藝術家就是接案,供給東西給大型動畫公司,沒想過原來在他們的技術範圍內,可以跨領域做出這樣的東西,且是有互動性的,所以就會想加入。」

「其實那天連我們自己都嚇到,視覺這麼震撼。」Yussef說,當時大多數人都是站在後面看影像,在前面跳舞的人其實很少,「因為很少人看過這麼大的東西,有點像派對跟展覽的綜合體。」

20200116-吉豐重工OSVI活動現場,投影幕播放由VJ操作的遊戲畫面。(吉豐重工提供)
OSVI用12米高的巨大銀幕放出影像,震撼力就連吉豐團隊自己也嚇呆了。(吉豐重工提供)

Yussef提到,他有邀請電競、遊戲業界的人來,雖然對方最初以為是潮流派對而有些抗拒,但實際到場後,反倒很快就理解OSVI的內容,也期待之後怎麼提升,「我們真正想要的群眾,是看得懂這個東西可以有什麼發展,而不是想跟夜店搶客群。」

在技術面如何增強互動,將是OSVI的下一個課題。Yussef說明,除了傳感裝置外,目前他也在研究相機影像辨識系統,像iPhone的相機有人臉辨識功能,這可以用在遊戲上,如果在會場周圍架上鏡頭,就可以捕捉觀眾的動作,傳回到遊戲引擎,再套上遊戲造型,回到螢幕上生成即時影像,成為觀眾在遊戲裡的化身。

「現在遊戲都是用硬體操控,但如果可以用相機來操控,那會是一個新型態的遊戲。」Yussef談到,這種東西過去主流遊戲沒有,它可能會出現在OSVI,並且有機會做成其他遊戲。

20191227-吉豐重工負責人陳灝(左),技術總監胡兆沅(右)專訪。(蔡親傑攝)
未來OSVI將在互動性上繼續增強,並且會推展到國外。(蔡親傑攝)

Andrew提到,會選擇在台北舉辦第一場OSVI,不只因為這裡有主場優勢,也是因為這個活動對設備、場地的要求很高,而且台灣的硬體非常強,只要有好的案子過去,這些公司都會願意支援。

Andrew並透露,接下來OSVI打算推展到世界各地,對全世界來說,這都是很新的東西,目前已經預定會舉辦北京場,歐洲場次也在規劃中,雖然會根據場地、預算調整, 但還是希望故事跟互動程度,能維持在一定基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