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美中貿易戰也重創美國經濟?關鍵指標顯示:多數領域幾乎無損

2020-01-14 10:39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農戶遭受重創。汽車零組件、家具和機械進口商受到懲罰性關稅的衝擊。全球兩大經濟體之間的投資也大幅下滑。回顧一下關鍵經濟指標卻不難發現,雖然這些貿易相關領域受到損害,大部分美國經濟還是安全渡過了長達兩年跌宕起伏的美中貿易戰,而且幾乎毫髮無傷。

這種結果與2018年某些人提出的警告形成鮮明對比,當時有人認為,貿易衝突可能導致美國發生經濟衰退。世界貿易組織(WTO)總幹事阿茲維多(Roberto Azevdo)2018年3月份警告,全球範圍針鋒相對的關稅可能演變成「以牙還牙的爭鬥,讓我們陷入盲目,讓全世界陷入嚴重衰退」。

不過,美中準備於15日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之際,部分經濟學家警告,貿易戰的影響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會全部浮現,特別在大多數中國進口商品仍需要繳納美國關稅的情況下。

無黨派政策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人員鮑恩(Chad Bown)表示:「人們想為這件事做個了結,吸取教訓,然後把它拋諸腦後,但我真的認為現在為時過早。」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還有人質疑,這份協議帶來的好處是否能彌補為此付出的代價,這包括2019年美國經濟增長率只有將近2%,遠低於川普(Donald Trump)政府設定的3%目標。美國經濟也許沒有被打垮,但這一年也算不上輝煌。製造業的就業增長步履蹣跚,農產品銷售也暴跌。

「中國除了恢復農產品採購、並在金融服務和知識產權問題說了些好話之外,幾乎不會做什麼,」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國際經濟部主任斯泰爾(Benn Steil)說,「川普兩年前就可能得到這個結果,而且不用經歷關稅造成的損害。」

川普政府則反駁說,未來幾年,這項協議將被證明是對中貿易關係中一個里程碑式的突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表示,這項協議在美中貿易「所有主要領域」都取得了「重大進步」,「沒有人想到我們能做成這樣的事情」。

現在來看看,這場貿易戰對關鍵經濟領域的影響。

農業

中國基本上停止採購大豆等美國主要出口產品,美國農戶首當其衝。美國對中年度農產品出口從近年來的約250億美元(約台幣7467億元)大幅下降,截至2019年4月的12個月,降至不到70億美元的低點。

中美貿易戰,美國大豆,美國內布拉斯加的農民正在種植黃豆。(美聯社)
中美貿易戰,美國大豆,美國內布拉斯加的農民正在種植黃豆。(美聯社)

美國政府向農戶提供280億美元援助,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他們的損失。美國農業部估計,2019年援助款將佔美國農業收入的1/3。

農戶還擔心,他們之前努力與中國達成的貿易關係可能永遠無法恢復。根據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如今農業採購將重新啟動,目標是每年達到400億到500億美元。

通貨膨脹和價格

川普政府對價值3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最初主要是針對企業購買的機械和資本品,但後來擴大到一系列消費品。

包括汽車零組件、家用電器和家具在內的種種商品都被加徵關稅,導致相關商品的價格從2017年以來上漲了3%左右,相比之下,核心商品價格在此期間下跌約1%。不過,整體物價仍大體保持穩定,過去一年總體消費者物價指數(CPI)上升了2%。

雖然川普頻頻宣稱中國將為關稅付出代價,但實際情況卻是美國進口商為關稅買單。

通膨問題資深專家、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教授卡瓦洛(Alberto Cavallo)的研究表明,針對被施加關稅的商品,進口商支付的價格明顯上升,這意味著中國出口商並沒有下調價格,也沒有透過人民幣匯率貶值來吸收關稅影響。

卡瓦洛指出,關稅負擔大多落到了美國進口商的身上,因為中國出口商沒有降低這些商品的美元到岸價格,與此同時,美國進口商/零售商也沒有把大部分的額外成本轉嫁給美國消費者。卡瓦洛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首席經濟學家、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和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的經濟學家聯合撰寫了一篇文章,探討關稅對經濟的影響。

美國和中國是兩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他們之間的商貿往來在經歷數十年激增之後出現大幅倒退。美國對中出口額下降近300億美元,從中國的進口則下降700多億美元,雙邊貿易額減少了1000多億美元。

中美貿易戰不僅顯示美中對立的激烈程度,也讓中國經濟受到重挫。(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中美貿易戰顯示美中對立的激烈程度,中國經濟也受挫。(翻攝自China Xinhua News Twitter)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美國經濟學家達科(Gregory Daco)說:「我們已經知道,貿易戰對貿易往來影響巨大,但對貿易逆差影響較小。」牛津經濟研究院是一家總部位於英國的預測和量化分析公司。

美國對中商品貿易逆差也有所下降,這是川普政府的政策目標之一,但只下降了600億美元。截至2019年11月的12個月裡,美國對中商品貿易逆差保持在3600億美元左右。

雖然中國並沒有直接為關稅買單,但美國對中貿易逆差的減少還是引起了北京當局關注。美國從中國的進口減少衝擊到了中國港口城市的製造企業,導致一些小公司倒閉,也促使較大的供應商若不想辦法降低成本,就是把成本轉嫁給美國買家。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之際,美中貿易戰令中國2019年的出口陷入停滯,與2018年10%的出口增幅形成對比。

投資

對美國經濟的投資銳減。外商直接投資增長在2018年初放緩,達到幾乎停滯的水準,2019年年中則再次走軟。

2019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中國對美國經濟的總投資出現收縮,包括建設新工廠等設施投資,也包括替這些工廠採購設備。

國際投資組織(Organization Fo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主席麥克勒農(Nancy McLernon)表示,跨國公司在美國投資的意願普遍下降,這是個壞消息,特別是考慮到跨國公司雇用美國20%的製造業勞動力,還製造了美國25%的出口商品。

就業

在全球貿易和投資放緩之際,美中兩國的工廠都受到了衝擊。

全球範圍的工業活動大幅下滑。而美國工廠一直是薄弱環節。美國勞工部上周五發布的就業報告中稱,去年12月份製造業就業人數減少了1.2萬人。

但大多數美國人從事的領域與貿易戰無關,美國就業增長一直由專業服務、休閒餐旅和醫療保健等產」業推動。

經濟增長

2018年初時,川普政府正在慶祝勝利,他們實現了經濟年增長3%甚至更高的目標。當年2月份,白宮預計美國經濟將在2018年和2019年繼續以每年超過3%的速度增長,同時,考慮到經濟態勢如此強勁,聯準會(FED)預計將繼續加息。

然而,美國經濟並沒有強勁到足以支撐加息的程度,相反,隨著貿易戰持續,政府開始請求聯準會大幅降息以提振經濟。聯準會隨後三次降息。即便如此,經濟增速依然回落至2%。雖然步履蹣跚,但距離經濟衰退還很遙遠。

中美貿易戰,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達成,牽動美股情勢。(AP)
中美貿易戰,中美第一階段協議達成,牽動美股情勢。(AP)

其他因素也導致美國經濟放緩。2017年稅收改革的提振作用開始消退。歐洲和中國經濟面臨長期人口挑戰。阿根廷和土耳其等主要新興市場遭遇貨幣危機,對全球經濟增長造成拖累。總體而言,2019年全球增長是上一次金融危機以來最糟糕的一年。

中國經濟增速也在放緩,在2017年增長近7%之後,世界銀行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將低於6%。這場貿易戰令人們對美中關係的基礎產生懷疑,讓中國的商業信心陷入低迷,普通消費者的心態也變得謹慎。

許多中國企業認為,華府的最終目的是阻止中國崛起。不確定感佔據了上風。由於自身結構性問題,中國經濟在過去10年大部分時間裡已經放緩。隨著許多企業擱置投資和擴張計劃甚至裁員,中國經濟增速降至約30年來最低水準。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達科估計,如果沒有貿易戰,去年美國經濟增速可達2.6%,全球經濟增速約為2.9%。

具體的損失大小很難確定,因為沒有人知道,如果沒有貿易戰,會有多少工廠開業;在企業高層尋求關稅豁免的情況下,有多少計劃被延後;如果不是貿易戰,原本會進行多少投資;中國原本又需要從美國農戶手中購買多少噸大豆。

「我們了解到的一點是,不光是關稅本身以及關稅金額有多大,」 世界銀行(World Bank)研究全球宏觀經濟展望的負責人柯塞(Ayhan Kose)表示 ,「關鍵是這種不確定性。(美中)對話的方式會強烈衝擊這種不確定性,進而波及經濟活動。就是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文/Josh Zumbrun、Anthony DeBarros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9.8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