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浩觀點:什麼是中美「新型夥伴關係」?

2017-01-22 07:10

? 人氣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如何與中國談判和確立「新型大國關係」,將是今後亞太安全的關鍵(美聯社)

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如何與中國談判和確立「新型大國關係」,將是今後亞太安全的關鍵(美聯社)

2017年1月11日,為應對即將就任的美國川普新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發表全文約1萬6千字的「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書。這是中國在亞太安全合作方面發表的首部白皮書,主要闡述過去4年習近平主席領導下的中國亞太安全政策。白皮書指出,亞太地區整體形勢「穩定向好」,是全球格局中的「穩定板塊」,但仍面臨諸多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其中,朝鮮半島問題複雜敏感, 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爭端繼續發酵。一些國家擴充在亞太的軍事部署, 個別國家推動軍事鬆綁, 非傳統安全威脅日益突出。白皮書對亞太安全合作提出6點主張,包括促進共同發展、推進夥伴關係建設、完善現有地區多邊機制、推動規則建設、密切軍事交流合作、妥善處理分歧矛盾。

針對夥伴關係建設,白皮書指出,中國致力於與美國構建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白皮書發布的當天,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進一步說明,中美合作對亞太安全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美國即使是超級大國,一個大國也維持不了亞太安全,中國也不會取代美國」。中方期待與美國新政府共同努力,構建新型夥伴關係。面對中國的呼籲,川普新政府如何回應?川普是否願意與中國構建夥伴關係呢?

其實,中國與川普政府的關係開局很不順利。2016年12月初,川普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通話,引發中國不滿,但川普仍接連批評中國操縱匯率、對美國產品課重稅、南海擴軍,他又大罵中國是史上最大工作偷竊國。2016年12月11日,川普表示,「我完全瞭解『一中政策』,但除非我們與中國在彼此有關的其他事項,包括貿易,達成協議,否則我不知道為何我們必須被一中政策綁住。」川普指責,不僅貿易,中國在人民幣匯率、北韓核武發展,或在南海局勢上,都沒有和美國合作。

美國準國務卿提勒森就南海問題對中國說重話,要求北京不准繼續造島。(美聯社)
美國準國務卿提勒森就南海問題對中國說重話,要求北京不准繼續造島。(美聯社)

而在中國白皮書發表後僅幾個小時,川普政府即開始回應。準國務卿提勒森對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表示,美中之間的經貿關係固然重要,但美中關係要看全域,包括如何處理北韓問題,而「中國並沒有盡全力阻止北韓發展核武,顯然已不是可靠的夥伴。」另外,獲川普提名出任國防部長的馬提斯,1月12日出席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時,形容國際秩序面臨二戰以來最大攻擊,而元兇便是俄羅斯、中國及國際恐怖組織。同日,被提名為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蓬佩奧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表示,中國也是美國的重大安全挑戰。他說:「近年來中國展現力量,積極擴展其軍事和經濟影響力,她在南海地區以及在網絡空間的活動正不斷推動界限,創造緊張關係」。很明顯,中國想要與美國分享亞太員警角色,構建新型夥伴關係,但川普政府認為中國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根本不是夥伴,雙方立場南轅北轍。從以下五點,可看出中美之間的差異為何:

一、朝鮮半島核問題:中國白皮書指出,長期以來,中國為推進半島無核化進程、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大局、推動儘早重啟六方會談作出不懈努力。白皮書指責美國和韓國不顧中國明確反對,推進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嚴重損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利益。美國對此持不同的看法,準國務卿提勒森在1月11日指責中國在處理北韓問題上「沒有盡全力阻止北韓發展核武,顯然已不是可靠的夥伴。」稍早的1月2日,川普在推文直陳:「中國在完全一面倒的貿易中,賺走美國钜額金錢與財富,卻在北韓議題上不幫忙,很好!」雙方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互相抱怨,分歧嚴重。

二、南海問題:白皮書指出,中國對南沙群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中國始終堅持通過談判協商和平解決爭議,中國堅決反對個別國家為一己私利在本地區挑動是非。對於侵犯中國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蓄意挑起事端破壞南海和平穩定的挑釁行動,中國將不得不作出必要反應。任何將南海問題國際化、司法化的做法都無助於爭議的解決,相反地只會增加解決問題的難度,危害地區和平與穩定。面對中國強勢的態度,準國務卿提勒森認為美國必須要讓區域盟邦清楚瞭解,美國的承諾不變,他還傳遞「清楚訊息」給中國:「一、中國在南海造島的行為必須停止,二、中國將不被允許進入這些島嶼。」他批評,中國在南海造島、部署軍事設備的行為,「就像俄羅斯控制克裡米亞」,佔領其他國家也宣稱擁有主權的領土。準國防部長馬提斯也指出中國持續在南海增加軍事部署,是破壞與鄰國的誠信。他強調美中兩國必須嘗試互動溝通,但如果中國選擇做出有違美方利益的舉動,美國必須做好準備,面對這種不適當的行為。

三、東海問題:白皮書指出,中日在東海存在釣魚島問題和海域劃界問題。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有著充足的歷史和法理依據。中方願繼續通過對話磋商妥善管控和解決有關問題。對此,準國務卿提勒森批評中國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是「非法行為」、「他們佔領、控制甚至宣稱不是他們的領土。」他說,若中國軍隊試圖奪取釣魚島,「我們將根據美日間的協議進行應對」。

四、網絡安全:白皮書指出,中國是網路安全的堅定維護者,支援並積極參與國際社會加強網路安全的努力。中國主張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互聯網國際治理體系,認為當務之急是在聯合國框架下制定各方普遍接受的網路空間國際行為準則。1月11日,川普公開指稱中國入侵美國2200萬電腦帳戶,明顯表示中國表裡不一。隔日,川普任命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在其政府中擔任網絡安全顧問。川普表示,網絡入侵在美國和全世界正成為發展最迅速的罪行,且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而準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也認為中國在網絡空間的活動創造緊張關係。

五、臺灣海峽的和平安全問題:整份白皮書1萬6千字隻字不提臺海和平安全問題,似乎臺澎金馬已經沉入西太平洋。過去60多年來,臺海安全問題一直是亞太安全的熱點,中國這種無視中華民國獨立存在的態度,無法讓亞太各國相信它的亞太政策背後的真實意圖。對此,準國務卿提勒森表示,美國透過《臺灣關係法》與「六項保證」向臺灣許下重要承諾,「我們必須再次重申這些承諾,讓臺灣清楚知道我們會履行承諾。」但他也說,「我不知道有任何要改變『一中』立場的計畫。」準國防部長馬提斯指出,他將向總統及國會提供關於他對臺海目前安全局勢,以及改變美國政策可能造成哪些後果的評估。

日本自衛隊拍攝到的遼寧艦照片。(統合幕僚監部)
日本自衛隊拍攝到的遼寧艦照片。(統合幕僚監部)

2017年新年開始,中國一方面發表「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白皮書,呼籲與美國構建新型夥伴關係,另一方面,卻以實際軍事行動測試美國維護西太平洋安全和穩定的決心。2017年1月9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多架軍機進入朝鮮半島西南海域的南韓防空識別區,接著穿越九州對馬海峽上空飛往日本海,南韓空軍緊急出動10餘架戰鬥機,向中方示警, 而日本自衛隊戰機也緊急升空30餘架戰鬥機警戒。1月11日至12日,解放軍航母「遼寧號」艦隊進入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沿著海峽中線西側,向北通過臺灣海峽,國軍全面警戒。針對中國這一連串對鄰國的騷擾,美國國務院出面喊話「我們在亞太地區整體戰略是試圖降低緊張情勢,我們當然不願看到任何武力展現,或者任何緊張情勢升高」,試圖緩和中國的挑釁行為所帶來的緊張氣氛。

其實,為因應解放軍軍力在西太平洋快速擴張,美國海軍自2016年起,研擬回歸二戰前後的「海洋控制」大戰略,美國的「新海洋控制」除了增加船艦數量,也提高關鍵海域的佈局。美國海軍水面船艦部隊指揮官羅登指出,美軍控制全球海域近1/4個世紀,美國及其盟邦的安全利益如今為新崛起的競爭者、無懼衝突的國家以及武裝的非政府集團所挑戰,全球已回歸大國在海上競爭的狀態,美軍必須因應做出調整。2017年1月6日,美國第3艦隊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打擊群駛入太平洋,這是美軍在二次大戰後,首度由第7與第3艦隊在西太平洋海域共同執行任務,具高度戰略意義。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指出,船艦已開始執行「新海洋控制」大戰略的訓練。

另外,美國海軍陸戰隊的10架最新型F35B隱形戰機,已前往日本美軍基地換防,這也是美國F35B隱形戰機首次在美國之外的地區實施部署。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空軍指揮官歐蕭尼西指出,太平洋戰區形勢劇變,中國軍機頻繁在南海飛行,美國將在區域全面派駐F35戰機,確保擁有空中優勢。

三種型號的F-35列隊飛行,從上到下分別是F-35A、F-35B和F-35C。(維基百科)
三種型號的F-35列隊飛行,從上到下分別是F-35A、F-35B和F-35C。(維基百科)

崛起的中國希望重新建構亞太國際體系,1996年臺海危機二十年後,中國不再容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獨霸,要與美國分享亞太員警角色,這恐怕也是習近平「中國夢」的一部分。中國挑戰美國時,一方面大規模地擴軍備戰,對鄰國態度強硬,另一方面不斷強調自己是和平崛起。但是,中國自己宣稱的和平目標並不能贏得美國的信任,不管中國的意圖是什麼,中國軍力崛起的本身就已經對美國在亞太的霸權地位造成客觀威脅。

美國認為它在亞太地區的核心利益是保證航行自由、威懾中國軍事冒險、防止單方面領土吞併,而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最根本的是經濟和社會價值觀念。美國準國務卿提勒森認為美國對中國的關係應有新思維,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相當重要,因此美國更有必要關注中國的動向,這也是中國政府愛說的「聽其言,觀其行」,對中國同樣適用。

但是,川普的真正目的可能是為了重新談判美中貿易關係,他曾經在選戰期間承諾要遏制來自中國的不公平貿易,還曾威脅自己上任後會宣佈中國為匯率操控國,並針對中國出口美國貨品開徵45%懲罰性關稅。2017年1月13日,川普表示,他在看見北京當局在匯率與貿易措施上有所進步之前,不會恪守「一個中國」政策,「每件事都在協商,包括一中」。川普政府對中國公開,強硬的批評可能只是一種談判策略。川普政府如何與中國談判和確立「新型大國關係」,將是今後亞太安全的關鍵。如果中美都無法客觀理性看待對方戰略意圖, 冷戰思維回潮,那麼亞太安全前景堪憂,中美新型夥伴關係純屬天方夜譚。

*作者為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士

喜歡這篇文章嗎?

汪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