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宗偉觀點:甜美的毒蘋果─法西斯精神的前世今生

2017-01-01 07:00

? 人氣

立於希特勒出生居所前的石碑,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主義。」(圖/Jo_Oh@wikipedia/CCBYSA3.0)

立於希特勒出生居所前的石碑,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主義。」(圖/Jo_Oh@wikipedia/CCBYSA3.0)

新竹光復中學,上周因為歲末舉辦表演活動,學生高舉德國納粹黨旗,還行納粹軍禮,甚至用紙箱自製一輛德軍「虎式戰車」模型,扮成納粹德國黨衛隊,引起一陣喧然大波。駐台北以色列經濟文化辦事處與德國在台協會都發出聲明,表達強烈失望與譴責,總統府也回應,向相關國家致歉,認為此舉是對苦難人民的不尊重,更是對近代人類歷史的無知。並且由教育部扣減其補助款,校長也被迫下台。

接下來台灣各界的反應更令人瞠目結舌了,任何事情到了民主化以來社會內戰分裂傷口從不癒合,還有很多政客鄉民愛吃人血饅頭的台灣,總會有令你意想不到的演變。正常的事情會變奇怪,奇怪的事情會化成酷斯拉。各方網紅蜂擁而上,在這起事件中任何與自己長期鬥爭的敵人特質能做連結的蛛絲馬跡,都被抓起來放大檢視,用以指責對方要對這件事情負責,當成敲打對方的武器。

雙方扣對方帽子的經典話術如下:

「轉型正義沒有成功,大家都不追究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真相與加害者。

殺人魔蔣介石還有中正廟,到處都有中正路與他的許多銅像,難怪學生會崇拜國民黨的老師納粹。」

────

「明明就是因為你們崇拜皇軍,一直想要當皇民,國家認同混亂。支持日本右翼當局搞軍國主義復辟。蔡政府上台後又有一連串親日活動,難怪學生會崇拜日本帝國的盟友納粹。」

新竹光復高中學生公然扮成納粹,還高舉納粹旗,引發軒然大波(取自網路)
新竹光復高中學生公然扮成納粹,還高舉納粹旗,引發軒然大波(取自網路)

然後該校學生嗣後也認為「我們沒有作錯,為什麼我們全校學生及老師要受到這樣的羞辱,只是一個單純的變裝活動,……我們只是變裝打扮人物,我們只是高中學生,沒有政治活動,沒有政治色彩,我們只知道在學校讀完高中三年,我幹嘛要了解希特勒這個不行那個不行。」甚至是學生們特別感到憤恨不平的:「教育部今天這種作法真的是丟臉,那抗日戰爭台灣死了那麼多人,女人被送去當慰安婦,那總統未何沒震怒,為何沒修理日本。」

一周以來藉此討論當代台灣歷史虛無主義的文本夠多了,本文認為,還是應該回歸一整個社會的歷史脈略與集體心理才能了解,這一整段故事的來龍去脈。為什麼台灣會有人仍然會崇拜納粹法西斯,為什麼台灣社會對此會有如此分歧的意見。

在中國大陸2006年中央電視台製播的歷史普及紀錄片《大國崛起》,把塑造現在世界面貌的9個大國分成三組,早期大航海時代的荷蘭西班牙葡萄牙,在工業革命的早期進入領先位置的英美法三國,以及在工業革命後期才崛起苦苦追趕的德日俄三國。

從這個現代化國家發展路線的典範來看,後面發生的事情就很清楚了。在這三組分類模型中,原先做為落後國家,後起追趕工業革命發達先進國的德日俄三國,在20世紀中後期都一度主導了區域乃至於世界等級大規模暴力衝突,兩次世界大戰與四十年的冷戰。各自產生血腥恐怖鎮壓大屠殺,對外擴張侵略對內極權壓迫的納粹、共產國家體制性的殘暴行為與軍國主義,這與他們的國家機器運作模式的類似性,豈是偶然?

立陶宛拉倒列寧像
立陶宛拉倒列寧像

納粹德國、共產蘇聯與日本軍國主義在20世紀的崛起與擴張,有什麼共通的套路與思想呢?

這幾個邪惡帝國的意識形態部門通通都會告訴你,為了要讓國家能快速完成現代化與爭取繁榮尊嚴,因此對內的意識型態上必須要統一思想,政治集中權力於執政集團,經濟上採取國家統制計畫管控的發展模式,這樣才能集中所有資源遂行國家的意志。對外必須要擴張領土或控制範圍到鄰國,以增加生存空間確保國家安全。

而20世紀的中國,包含1945年後的中華民國台灣,很不幸的就是以這三個國家作為自己發展國家整體快速現代化的楷模導師。日本帝國51年殖民統治下的台灣,自然更不在話下。德國在1930年代,蘇聯在1920年代,日本更是從19世紀明治維新以後,都獲得了整體國力快速發展的甜美成功。這些不都是中國與台灣在過去痛苦的工業資本主導現代化發展路途上,幾代人曾經艷羨的故事藍圖嗎?

於是日德蘇三國專制極權的悲劇,就在這樣的學習當中無可避免地被我們一併接收了,吃雞蛋時狼吞虎嚥地把雞屎一起吃下去。就如傳說中在開發北海道與西伯利亞的荒野時,所鋪設的鐵路每根枕木下都躺著一具骸骨。在納粹統治下的德國,有些人生來就是只配做焚化爐的燃料。戰後的台灣在冷戰外在局勢下的肅殺氣氛與戒嚴時期準戰時體制推動下,也發展出了自己版本的國家高速發展經驗,而且也伴隨著無窮無盡的,卻與德日俄歷史上高度驚人地相似的殘暴與悲傷的故事。

由於文化與地緣的特殊臍帶關係,這三個國家中離中國與台灣最近的日本成為我們近側的,既是家人也是(某些人所認為的)敵人的奇妙關係,在現代化的路途上影響我們最為深遠,當代中文中幾乎所有帶有現代化意涵的詞語,都來自於日語中的漢字。這就是此次有高中生特別反彈質疑的,大人為什麼不去修理二戰時同樣是軸心國,同樣有過種種殘暴屠殺罪行的日本?難道用武士刀殺人就比用毒氣室殺人高級?

蔣介石(圖/wikimedia commons)
在這一波高中生紛納粹風波中,蔣介石也被拿來做法西斯代表號。(圖/wikimedia commons)

指責對蔣介石與國民黨清算不徹底,故應為此負責的聲音,在這個國民黨的政治論述空前弱勢的時刻,顯然比趁機指責日本人的說法要來得大很多。本文只想請教這樣想的人,國民黨與蔣介石甚麼時候教導台灣人要去歧視膚色比你黑的人,把東南亞女性當成生殖工具與奴隸的想法,是國民政府教的嗎?所有指斥納粹屠殺猶太人,同時間卻對南方來的外籍勞動者與新移民在這個社會飽受歧視無所作為的台灣人,憑什麼認為自己比希特勒高尚文明呢?因為我們好歹還讓他們這些低等人種活著嗎?

因為其實已經灰飛煙滅71年大日本帝國所帶來的法西斯歷史幽靈,在許多台灣人心中作為一種典範始終沒有散去,這份歷史記憶的推崇不分藍綠。台灣本土人士固然有51年被日本殖民統治的經驗,相對的中國國民黨難道不也是由一批又一批不同世代的留日學生所組成?當明治維新把『富國強兵、殖產興業、文明開化』的或是類似變形的口號飄洋過海送過來給我們時,我們難道不是雀躍不已的吃下去嗎?怎麼就沒有想到從弱者的角度看來,『富國強兵』表示擴張國權,軍事獨裁,壓制民權?『文明開化』也同時就是對弱勢族群文化的壓制與消滅,『殖產興業』卻是指只要能賺錢,什麼壞事都可以做嗎?

當我們察覺這幾句口號表徵的意識形態看似輝煌無比,實則罪惡滔天的時候,這些現代化路線與其正當化其殘暴代價的話術,已經成為現代化路途上幾代人共同的歷史記憶、國家想像與思考邏輯。不管哪黨執政,在這條白骨森森的現代國家發展道路之外,我們找不到其他任何可以讓我們安身立命的所在。當整個社會都在分享法西斯思想的血肉宴席時,懲處一個小校長打擊一群高中生又有甚麼用?這才是我們要花很多時間才去想的問題。

讓我們再回到那個最基本的定義─什麼是法西斯主義?從這張基本圖可以看出端倪。

圖示
圖示

法西斯主義(英語:Fascism;意大利语:Fascismo;德语:Faschismus的概念如圖),拉丁字源為束棒(一種古羅馬的象徵),這表示政府像斧頭,人民如同木柴。政府要求人民聽命,人民只能照辦。

什麼時候我們事實上變成了法西斯主義者?問題根本不在我們穿著軍裝還是西裝,有沒有帶著軍帽;而在於我們甚麼時候把自己的想法當成斧頭,把別人的生活當成薪柴,砍劈了以後來給自己以為的國家現代化發展方向加溫生火。甚至就在這同一個事件中,看到教育部採取扣減學校補助款以懲罰這間學校,事實上在懲罰絕大多數並沒有模仿納粹的平凡學生時,這不就是一種集體究責的法西斯手段?這不就是眼下一眾覺醒青年最愛攻擊的中國國民黨,其軍事部門過去採取的革命軍連坐法嗎?

當整個社會其實沉浸於自己當斧頭,他人做柴薪的法西斯思想時,一群大人用法西斯手段懲罰模仿納粹的小朋友給外國朋友看,順便指責自己的對手該為此負責,這就正是當代台灣這個病態社會的偽善之處。今年以來轉型正義在我國高唱入雲,贊成反對就是劃分魔鬼與天使的正義之劍。但是因為德國式轉型正義基於基督信仰的人文關懷,尤其是原罪論。以致於歐洲的轉型正義的關懷主要針對反省自己,但是在其他地方比如我國,轉型正義的重點在於攻擊別人。整個社會欠缺完整的自我認罪悔改的機制,但這並非蔣介石造成的,而是我們的文化底蘊缺少對不同觀點的容忍與人人皆有罪的假設。這也就是二戰後轉型正義在歐洲以外的地區,尤其是東亞成功例子不多的原因。

1943年,維琪法國部長費爾南·德·布里農於波蘭上廷米奇斯瓦夫·斯莫拉文斯基將軍和布羅尼斯瓦夫·博哈季勒維茨將軍墓前。(維基百科)
1943年,維琪法國部長費爾南·德·布里農於波蘭上廷米奇斯瓦夫·斯莫拉文斯基將軍和布羅尼斯瓦夫·博哈季勒維茨將軍墓前。(維基百科)

本文一開始提到的藍綠陣營互相譴責對方才是法西斯的場景,令人想起1943年波蘭卡廷大屠殺的萬人坑中遇難者遺骸被發掘時,納粹德國與蘇聯共黨互相指責對方才是殺人兇手的噁心畫面。用法西斯手段反納粹的符號,絕對不是一個進步國家的象徵。台灣過去的法西斯是少數人當斧頭,多數人當柴薪。現在民主化在我國的意涵如果只是改成多數人當斧頭,少數人當柴薪,又哪有改變整個社會的法西斯性格呢?這樣子拿石頭先丟人證明自己無罪,還給這個社會的下一代這種示範,這真的是好的教育嗎?

從紅太陽帝國到白太陽黨國,台灣社會120年來的發展軌跡,本質上就是在兩個系出同源法西斯體制交錯地包覆與餵養下,完成了工商業資本主導的現代化。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法西斯的幽靈已經在整個社會成長的集體記憶深藏於每一個當代台灣人心中。不管你心目中理想的現代化典型是日本帝國還是國民政府,那個帶他們都是血脈相連的法西斯雙胞胎。希望這一次光復中學師生相擁的眼淚不會白流,能夠浸潤我們社會粗魯已久的集體心靈。讓我們真的可以完成每個人內心靈魂深處的轉型正義,從攻擊別人到檢討自己,這才是這一場意外的變裝秀教會整個社會最該學習的事情,也是我們要花很久時間才能學會,轉型正義理所當然的先從自己開始,向那些過去被傷害到與現在仍然繼續傷害的人悔改,而不是先拿石頭丟別人。

*作者為台大國發所博士生,PTT中國近代史版創版版主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宗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