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民黨的笨不能洗白民進黨的惡

2019-12-09 06:00

? 人氣

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抱起小白狗,而小白狗主人正是楊蕙如。(取自中評社)

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時,抱起小白狗,而小白狗主人正是楊蕙如。(取自中評社)

蔡總統認為民主可以當飯吃,從楊蕙如的網軍案,確實得證民主可以當飯吃,而且可以吃好吃滿,藍綠紅都適用。網路上營利網軍可以挺綠親藍,也可以反串紅色五毛,他們真正的政治立場已經不重要,在金錢面前,只要有人願意付錢買帳,逼死外交官的生意也可以承接。

楊蕙如與他的友人雖遭受檢察官以侮辱公署等罪提起公訴,但是法院的判斷會如何?實在很難預知!以言論自由的保護,行使不法利益與惡意攻擊,定當不適用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意旨。更何況抽象性的侮辱謾罵,也不適用誹謗罪免責的正當理由。楊蕙如的網軍案,最應該遭受刑責之處,應該在於拿錢辦事,而且還是故意逼死外交官的邪惡意圖。即使中國網軍在當時發揮統戰效應,故意挑起兩岸外交人員辦事能力的對照,但是攻擊駐日代表處謝大使或是大阪辦事處蘇處長的原始用意,還是有所差別與區分。藍營當初的誤判是受到錯假訊息誤導,但是卸責蘇處長、切割東京與大阪官方關聯的惡意攻擊者,何嘗不是以「黨國餘孽」、「爛到該死」等抽象言語,進行蓄意謀殺蘇處長聲譽與人格的網路戰?

立委有權監督外交部長,保六總隊的警察依法拱衛外交部的安全,二線二星的警官不是普通的員警,能不能依法穿便服執行勤務與公務?這不是徐部長說了就算數,警察依法執勤與執行公務,沒有「警察保留原則」可以適用,一切要有明文規定,不能避重就輕。陳宜民委員的行為縱然有情緒性,但無實質傷害性,女警官的帽子被撥落,沒有證據證明造成腦震盪等身體傷害,就算被推擠,只要行為不涉及妨害公務的故意,看在黃國昌等人妨害公務罪不構成的個案判決上(請參照臺灣高等法院106年矚上訴字第1號刑事判決),陳委員的行為何來苛責必要?挺謝綠委要提案移送立法院紀律委員會議處,難道把立法院當成民進黨開的?紀律委員會難不成就是挺謝委員會?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2019年12月6日,「卡神」楊蕙如涉網路帶風向侮辱大阪辦事處被起訴,國民黨民代再到外交部抗議,引爆衝突。(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國民黨的愚蠢,不能洗白民進黨的邪惡!到訪台大醫院,製造話柄徒留豬隊友的罵名,實在是政治精算失準,讓台大醫院的親綠特色再次發揮影響力。醫院與急診處,還是留給有需要的病患,政治攻防還是回到街頭與立院,讓媒體和社會輿論有個冷靜的空間想想是非對錯。

蔡總統與民進黨很自然要與楊蕙如切割,拿錢辦事而且涉嫌間接逼死外交官的醜聞或弊端必須予以保持距離。開除楊蕙如黨籍,也不能洗白楊蕙如挺謝挺到底的無所不用其極。謝長廷如果不是「助日代表」,怎會斷開行政倫理的上下級關聯,刻意指責大阪辦事處的無能因應?民進黨的官威很大,想想徐部長在立法院對記者的喝斥,還有外交部長不見立委就找保警阻擋的濫權行為,國家機器當成選舉工具,民主可以當飯吃,怎能說蔡總統錯了?賴前院長在民進黨初選時,還公開求饒,勸諭蔡總統不要使用國家機器與網軍攻擊他,遭受綠色網軍惡意摧毀的賴前院長,未來若是當選副總統,如何掃除網軍營利而故意殺人的無不忌憚?

楊蕙如看在金錢面子上,可幫藍也可挺綠,這樣的營利導向,何嘗不是證明網路上刻意罵人的韓粉,有可能是營利為之?如果挺藍親綠反中都可以造假,芒果乾的生產者難道不是國家機器使然?蔡總統愛台灣的初心不值得懷疑,但是保衛國家主權的政績,卻是令人嘲笑又遺憾!在美國等友台勢力幫助下,世界衛生大會去不成,國際刑警組織大會也不能參加,國際民用航空組織也不理會我們的國家……邦交國想斷交就斷交,美國也無法挽回!這樣的政績,難道愛台灣、護主權,只剩下一張嘴與數千億軍售而已?買武器不是得意政績,外交無戰績,處處被打壓,除了歸咎中國的鴨霸,請問民進黨與蔡政府,還有什麼藥方可用?有什麼政策可以因應?

亡國感不應該是蔡政府執政無能的遮羞布與擋箭牌,更不能利用民主與進步的恐嚇,任由國家機器自行釋放政績的錯假訊息。藉此轉移焦點又製造混亂,讓社會大眾在混亂中忘記明辨是非對錯。把亡國感提升成為蔡總統的王國感,這樣的民主與進步,實在可怕又危險!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