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我個人力量很小,留下來是我能做到最大的事。」專訪19歲高中生:死守是對香港最好的報答!

2019-11-21 17:00

? 人氣

香港理工大學(AP)

香港理工大學(AP)

香港理工大學被包圍已經第四天。大多數人都已經離開學校,有的被勸去「自首」,有人試圖逃走失敗被捕,有人則是受傷送醫。20日晚間,港警宣布已有上千人被捕或登記數據,目前沒有設下清場死線。四面楚歌之下,少數人卻仍然堅持留下。其中一位接受了德國之聲的專訪,為何他們認為死守才有活路?

夜深人靜,Joshua接起了德國之聲記者的電話。他預先告訴記者,因為警察隨時可能攻進來,所以這通電話可能會隨時結束。

訪談進行之際,已經有800人主動離開校園,當中300人是未成年的中學生。中學六年級(高中三年級)學生Joshua沒有跟隨多數同輩的腳步,卻選擇了留下來。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外,有工人操作大型器具移除路障。(AP)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外,有工人操作大型器具移除路障。(AP)

記者問他理大裡面狀況怎麼樣。 他說,跟前兩天人山人海的情景不一樣,隨著人數減少,警察直接進來清場風險更高,許多人已經找地方躲起來了。他環顧四周估計了一下,校內可能還有200人左右。以這個人數來看,他認為糧水應該還算充足,因為還有好幾個食堂還沒有用,礦泉水喝光的話也可以煮自來水來喝,生存條件沒有如外界想象般嚴峻。

他提到,雖然之前還有廚師會進來幫忙煮食物,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大家要自己煮或者吃乾糧。「這時候最想念的就是珍珠奶茶或是拉麵。」

但是他注意到,面罩、頭盔已經不夠,手邊也幾乎沒有材料可以做汽油彈。也就是說,如果警方強行進入學校,理大內的殘軍幾乎完全無力還擊。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內看到的塗鴉與殘景。(AP)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內看到的塗鴉與殘景。(AP)

被留下的人

Joshua說自己這幾天因為要提防警察,很多時候都要通宵,睡眠時間很不穩定,有時候睡半小時、長的話也只有三到四小時,神經很緊繃。但他評估自己的狀態可能還可以再撐一個星期,只是學校陣地本身可能支撐不了這麼久。

Joshua說:「直到18號晚上,很多人仍然認為有機會突圍回家,但我們的願望隨著越來越多人自投羅網而告吹。」

「我們悲傷的不是他們離開,悲傷的是他們自首。」他明白自己無法控制其他人是否「自首」,但有時候他還是不禁閃過幾個念頭:「如果那自首的幾百人都留在這裡、一起衝出去的話,被捕的人一定不會有幾百人這麼多。 也就是說,自首相當於加大自己的傷亡。」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入口外看到的塗鴉與殘景。(AP)
2019年11月20日在香港香港理工大學入口外看到的塗鴉與殘景。(AP)

經過連番警民對戰,Joshua和其他人被圍困在理大,時間一長彼此脫下面罩,才發現是以前在Telegram上面熟悉的代號。諷刺的是,若非這種場合,他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彼此的長相。現在他們迅速組成了一個家庭,大家互相照應,分享笑與淚。例如大家在想到一旦被判暴動罪成要被關十年的時候,心情鬱悶,就一起想像十年以後世界會變什麼樣子,聊以安慰,他笑說「出獄後車子都可能在天上飛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