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從「我是一個柏林人」到「戈巴契夫先生,請你拆毀這道牆!」

2019-11-09 19:08

? 人氣

1987年6月12日,雷根(Ronald Reagan)來到西柏林(West Berlin),背對著布蘭登堡大門,發表「戈巴契夫先生,請你拆毀這道牆!」演講。(AP)

1987年6月12日,雷根(Ronald Reagan)來到西柏林(West Berlin),背對著布蘭登堡大門,發表「戈巴契夫先生,請你拆毀這道牆!」演講。(AP)

美國駐德國首都柏林的大使館,8日為一座雕像舉行揭幕儀式,雕像主人是一位美國總統,不過當然不是注定要遺臭N年的川普,而是與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蘇聯共產帝國崩潰、冷戰落幕等歷史巨變息息相關的──雷根總統。

雕像矗立在大使館的陽台,目光約略與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的頂端齊平。1987年6月12日,雷根(Ronald Reagan)來到西柏林(West Berlin),背對著布蘭登堡大門,發表了著名的「拆毀這道牆」(tear down this wall)演講。

2019年11月8日,美國駐德國大使館為前美國總統雷根雕像舉行揭幕典禮(AP)
2019年11月8日,美國駐德國大使館為前美國總統雷根雕像舉行揭幕典禮(AP)

那天,雷根向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喊話:「戈巴契夫總書記,如果你追求和平、如果你追求蘇聯與東歐的繁榮、如果你追求自由化:請你來到這道門!戈巴契夫先生,請你打開這道門!戈巴契夫先生,請你拆毀這道牆!」

當時的布蘭登堡門位於柏林圍牆(Berliner Mauer)東側,頂端懸掛的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的國旗。2年5個月之後,柏林圍牆被歷史巨輪輾出一道又一道巨大的缺口,雷根已經卸任,回到第二故鄉加州終老;戈巴契夫仍是蘇共總書記,下令駐紮在東德的30萬紅軍按兵不動。1990年10月3日,東西兩德復歸統一。

談到雷根的「拆毀這道牆」演講,自然不能不提1963年6月26日、甘迺迪(John F. Kennedy)總統在西柏林舍恩貝格市政廳(Rathaus Schöneberg)發表的「我是一個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演講,當時柏林圍牆已經高高築起。

甘迺迪說:「兩千年前,人們會要驕傲地宣稱:『我是一個羅馬人』(civis romanus sum)。在今日的自由世界,最驕傲的宣稱則是:『我是一個柏林人!』……所有的自由人,無論生活在什麼地方,都是柏林人。因此,身為自由人的我,也要驕傲地宣稱:『我是一個柏林人!』」

甘迺迪之後半世紀,雷根之後26年,又一位美國總統來到柏林,已經「不分東西」的柏林。2013年6月19日,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在布蘭登堡門前緬懷甘迺迪總統主張的「正義的和平」(peace with justice),宣布美國將裁減戰略核武1/3,帶領全球邁向「無核化」的理想境界。

歐巴馬說:「柏林圍牆已是歷史陳蹟,但我們也要開創歷史。過往的英雄正在召喚我們,努力實現人類最高的理想。」

201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紀念日,柏林冠蓋雲集,但現任美國總統川普一如預期,缺席。但對於重視歷史的人而言,川普的缺席其實是好事;畢竟,意義如此深遠的場合,實在不適合看到一個無知、無能、無品、以築「牆」為能事的劣質政客,藉職位之便登上講台大放厥詞,玷辱世人對於甘迺迪、雷根與歐巴馬的記憶。

當然,柏林圍牆倒塌與冷戰落幕並不是從此一切圓滿的童話故事。自由主義民主體制、經貿全球化曾經儼然是人類社會的最終選擇,然而30年後的今日,非自由主義民主體制(illiberal democracy)、仇外的民粹民族主義(populist nationalism)席捲一個又一個國家。如果說,1989年的時代精神是「打開邊界、拆毀圍牆」,今日歐美社會的主旋律卻似乎是反其道而行。11月9日,川普不在柏林,但身影籠罩。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