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圍牆倒塌,初嘗自由滋味的那一天》東德人到西方做的第一件事──排隊領錢、放手血拚!

2019-11-09 09:30

? 人氣

1989年11月9日,將柏林一分為二的圍牆倒下,阻隔兩德的邊界重新開放,通往西方世界的大門一敞開,無數東德人馬上湧向西柏林,除了「投奔自由」之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理由:每一位前往西德的東德人民,都能領取每人100元西德馬克的「歡迎津貼」。

作為時任西德總理勃蘭特(Willy Brandt)推行兩德關係正常化的「東方政策」(Ostpolitik)一環,西德政府自1970年代起開始實施這項歡迎津貼(Begrüßungsgeld)計畫,補貼透過各種管道來到西德的東德人民,每人每年可獲得100元西德馬克(約合新台幣3000元)。

面額100元的德國馬克鈔票。(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面額100元的西德馬克鈔票。(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圍牆倒下引發的消費狂潮

柏林圍牆倒下後,成千上萬的東德人來到西德,在銀行外排起長長人龍,而西德當局直到該年度12月29日才停止發放歡迎津貼。據估計,西德政府在短短7周內就為此付出40億西德馬克,東德博物館(DDR Museum)的歷史學家馬洛茲(Sören Marotz)更推測,1600萬東德公民中,高達95%都曾領過這筆錢。

《時代》(TIME)雜誌形容,這筆援助彷彿在施普雷河(River Spree)掀起「消費狂潮」,儼然是一場「從社會主義轉移至資本主義物質世界的商業革命」。

在此之前,東德民眾只能在黑市或為外國人設立的「國際商店」(Intershop)買到來自西方的巧克力和流行唱片。霍爾曼(Nicole Hartmann)記得,當她收到西德親戚寄來的二手衣,總是捨不得把衣服拿去洗:「我喜歡衣物中寶瑩(Persil)洗衣精的味道。」

他們30年前買的第一樣東西是...

在柏林圍牆倒塌30周年前夕,《時代》雜誌訪問了10位前東德居民,請他們分享30年前用歡迎津貼買了什麼東西,受訪者包括藝術家、足球員、甚至是為東德政府效力的史塔西(Stasi)探員,每個人用這筆錢產生的回憶都獨一無二。

芭比娃娃

儘管彭基特(Susan Penquitt)當時年僅8歲,但她還清楚記得全家人第一次駕車穿越兩德邊境的情景,當彭基特走進百貨公司的玩具區,一眼就看見陳列架上的芭比(Barbie)娃娃:「你知道就是它了,我甚至不記得店裡還有什麼玩具。」30年來,這個娃娃被彭基特精心保存,如今傳給了她的女兒諾拉(Nora)。

黑色麥克筆

穆勒(Jens Müller)在他位於薩克森邦(Saxony)的工作室受訪,而他更為人知的身分是塗鴉藝術家「塔索」(Tasso)。穆勒回憶,當他和友人開車經過西柏林的克羅伊茨貝格區(Kreuzberg),「我第一回看見每個地方的每個角落都充滿塗鴉,我想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到的。」於是,穆勒用歡迎津貼中的10馬克買了支「Edding 850」黑色麥克筆。對當時的穆勒而言,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朋友們都認為他瘋了,但這支麥克筆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愛迪達球鞋

柏林圍牆倒下前,足球員托姆(Andreas Thom)在東德也早已過著特權生活。當年24歲的他,已經代表東德國家隊出征超過50場比賽,所屬球隊也五度奪得東德高級足球聯賽(DDR-Oberliga)總冠軍。即使身為明星球員,托姆還是領取了屬於自己的歡迎津貼,「我當然有拿,每個人都拿了!」

領取津貼後,托姆到德國最大的「西方百貨」(KaDeWe)買了雙愛迪達(Adidas)黑底白條紋的足球鞋。兩德統一後37天,托姆成為史上首位轉投西德足球俱樂部的前東德球員,他回想起轉隊後上陣的首場比賽:「每個人都在看我,就好像我有三頭六臂一樣,但是我得分了,一切都很順利」。

托姆在1987年獲得東德年度最佳足球員的榮譽。(Bundesarchiv@Wikipedia/CC BY-SA 3.0)
托姆在1987年獲得東德年度最佳足球員的榮譽。(Bundesarchiv@Wikipedia/CC BY-SA 3.0)

兩德統一後「看不見的牆」

而《時代》雜誌也指出,德國人民及企業至今仍需支付稅率5.5%的「統一附加稅」(solidarity surcharge),挹注前東德地區發展,但東部地區的經濟表現仍遠不如西部—平均薪資較低、失業率較高、人口外移情形更是嚴重,人口數創下114年來新低。

1989年11月10日,西德民眾幫助東德人民爬上分隔城市的柏林圍牆。(AP)
1989年11月10日,西德民眾幫助東德人民爬上分隔城市的柏林圍牆。(AP)

德東地區的經濟水準持續低迷,無形在東西部之間築起無形藩籬,也激發當地人民的「懷舊」情緒,想望起東德時期的生活及社會福利,部分地區更成為民粹極右翼政黨的大本營。10月27日,中東部圖林根邦(Thuringia)舉行地方選舉,極右派另類選擇黨(AfD)的支持度就高於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基民盟(CDU)。

無論如何,曾居住在東德的基普(Peter Keup)仍清楚記得將西德馬克握在手上的觸感,以及遠遠超越金錢的價值。他當時看著鈔票上陌生的人物和城市名稱,對著牆的另一端產生模糊想像:「鐵幕後面的名字,那是一個看不見的世界。」

 

喜歡這篇文章嗎?

鍾巧庭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