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璽觀點:臺灣的「民主」選舉就是選自己的「頭人」

2019-10-09 06:50

? 人氣

選舉只是選民投票支持自己的「頭人」。(簡必丞攝)

選舉只是選民投票支持自己的「頭人」。(簡必丞攝)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書中曾經提及,1970年代,澳洲同意巴布亞紐幾內亞獨立,英國同意所羅門群島獨立,並在當地建立了類似英國國會體制的民主制度。這一套制度移植到上述國家實施後,其適用結果是一團混亂;因為美拉尼西亞地區的選民在投票時,並不理會政黨政綱,而是只支持自己的「頭人」與「萬托克」(one talk,講同一種語言的人);當某位「頭人」被選上國會議員時,他也會運用影響力,使政府投注資源在其所屬的部落上。雖然有中央政府存在,但是只有少數居民會認為自己屬於一個更大的民族,或是超乎他們部落的一個社會。從該地區的內部傳統來看,「頭人」只是在做向來「頭人」一直在做的事情,也就是將攫取到的資源分配給他們的親朋好友。

政治哲學家勒南指出,民族理念的核心要素,乃是民族的組成員之間的互信,這是一種是他們願意通過合作,以解決共同體範圍內部公共生活所衍生的各種問題的穩定互信關係。同一民族成員之所以為同一民族,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分享了一套足以使他們產生對彼此行為穩定的相互期待的,公共生活的互動模式。從這個視角來看,也很可以說明,為什麼西方的民主制度在非西方國家適用,會有「橘逾淮為枳」的效果。

長風基金會邀請史丹佛大學資深研究員法蘭西.福山(Francis Fukuyama)以「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崩解」為題 演講,並與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對談。(中央社提供)
蘭西.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中述及,美拉尼西亞地區的選民在投票時,並不理會政黨政綱,而是只支持自己的「頭人」與「萬托克」(one talk,講同一種語言的人)。(中央社提供)

牟宗三在論述《文化與中國文化》時,他認為每一個民族都有表現自己本性的特殊道路,即其心眼之傾向與氣質文化之間的聯繫,都有其獨特性。他並且表示,如果以一種文化全然取代另一種文化,只能是以「自敗」的結局收場。

牟宗三有關「自敗」的看法,或有疑義,因為從來就不可能發生以一種文化完全取代另一種文化的可能性;然而,牟宗三所言,卻給不假思索的接受西方觀念的當代華人一個提醒,我們不是西方人,我們有自己特殊的氣質文化,在解決我們民族的內部問題時,我們首先要對自己民族的特性,尤其是問題,有清醒的認識,否則我們將離民主所要達到的善治結果,不是越來越近,而是越來越遠。

在很多層面上,臺灣的民主與所羅門群島這一類的國家,沒有根本上的差異。孔子說的:「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大約與臺灣當前的民主政治沒有太大關係;反倒是北島說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更能代表著當前臺灣的一種虛偽、淺薄,甚至是惡質的政治文化;那是一種煽惑仇恨與報仇,有你則無我的低級習俗。

筆者其實絲毫沒有低估民主法治重要性的意思;但是卻不得不提醒一下臺灣的選民,在我們這個仍不具備西方民主法治基礎的社會中,為了保障自己的基本權利,選民必須清楚的認識到,那些正在臺上唱戲的人,或是準備登臺的人,他們只代表其所屬的「萬托克」利益而已;選民切莫會錯了意,因為你很可能根本不在這位候選人所要「照顧」的名單上。在此客觀事實上,選民就應該明白,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因為代表自己利益的「頭人」的個別瑕疵,就不去投票,甚或是糊塗到把票投給那個根本就不代表你的利益的「其他部落」的「頭人」。

*作者為浙江大學兩岸法律與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